加勒萬河谷沖突:那天夜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修訂版)

印度軍人的自行其是,預示著另一種前景:少數軍人的冒險行徑惡化邊境局勢,迫使印度政府陷入冒險主義戰略。這種可能性是可怕的,而且確實出現了一些苗頭性的現象,我們不能不防。一場低烈度、高質量的對印防御戰爭應該成為備選方案。不錯,那很艱難,但總比被迫陷入一場有美國撐腰的印度對華全面戰爭要輕快很多。

【本文為作者地球村過客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加勒萬河谷沖突:那天夜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修訂版)

直到6月16日早晨,幾乎所有人都以為加勒萬河谷地區的中印對峙將和平結束。即使是那些有志于看熱鬧的西方媒體也在幾天前悻悻然宣布:大家洗洗睡吧,中印打不起來了。孰料到了夜里,消息靈通的環球時報主編突然宣布:打起來了,印度死了三個;中方也有傷亡。

于是,加勒萬河谷事件就主宰了今天全國的各種媒體。但是經過了一整個白天,事情仍然不是太清楚。大家都在問中國方面傷亡多少?沖突還在繼續嗎?下一步會發生什么?沒有人能夠準確地回答,但我們能夠從大量的網民議論中感受到一種漸趨濃郁的戰爭氛圍。這可不是好苗頭,讓人好不焦急。直到傍晚,王毅外長與印度外長通電話,透露出一些有價值的信息,至少能讓我們相信:中印戰爭暫時還打不起來。

這樣,今晚我們總可以安然入睡了,不必在床上苦思我們如何部署一場低烈度高質量的戰爭,既要擊潰傲慢的當面印軍卻又不導致大規模戰爭。不過,在睡覺之前,不妨利用可獲得的印方信息,重構這次沖突的情況,求證這次沖突并沒有更為復雜的背景,以便睡得更踏實一些。

根據印度媒體的報道,這次中印軍隊間的沖突于星期一晚間發生在加勒萬河谷,導致印軍包括一名指揮官在內的二十名人員喪生。這是1967年乃堆拉山口戰斗以來,雙方最為嚴重的軍隊間沖突,導致這一地區已然危險的對峙明顯升級。值得注意的,是印軍方起初在星期二說有一名軍官和兩名士兵死亡,但是在夜深時分將死亡數字修訂為二十名,說其他十七人“在執行任務時受重傷,由于暴露在對峙地區零度以下的氣溫中而不治”??雌饋?,印軍是處于迷蒙慌亂之中,這使得這次沖突更像是偶發的而非有預謀的。

至于中國方面的傷亡,印方明智地選擇了不去玩猜數字游戲。1967年,它偽造了乃堆拉山口沖突中的“優勝紀略”,卻無法掩飾被迫后退的事實。在間諜衛星橫行的時代,這種做法并無益處。

那么,加勒萬事件是如何發生的?根據今日印度報等印媒,經過一番辨析和考證,我們可以得到這樣一個故事:

6月6日,雙方為解決長達月余的東拉達克邊境對峙,舉行了軍長級會談,達成雙方軍隊象征性脫離接觸的協議,并計劃在6月16日舉行更高級別的軍官會談。然而,僅僅幾天之后,大約在6月10日(當地時間,下同),印度軍人卻進入中國邊防部隊控制區域,試圖拆毀中方營房,自然導致雙方爆發混戰,雙方都有若干軍人受傷。

注意,盡管印度媒體百般掩飾,聲稱中國軍隊在“脫離接觸”后“去而復來”,卻不得不承認這樣一個事實:是一直呆在原地不曾挪窩的印度軍人主動找到中國邊防部隊門上去鬧事的。“脫離接觸”既然被印度無視,事態難免轉向惡化。

6月13日,星期六。印度媒體報道說,更多的中國軍人到達沖突地點。但印度記者們顯然覺得沒有必要解釋為什么在雙方“脫離接觸”后,印度軍人會留在原地,進入原本就由中國軍人控制的地界,而且竟然要拆除中國軍人的行軍床。

6月14日,星期天。雙方出現了互擲石頭的行為。

6月15日,星期一。大型沖突爆發。時間是晚上。印度陸軍的一位奇葩軍官,比哈爾邦第十六團的山托什·巴布(Santosh Babu)上校竟然帶領一支巡邏隊,前往中國哨所進行“交涉”。我不知道他要交涉什么,是宣布“接管中國防區”呢,還是指責中國軍隊沒有“脫離接觸”?印度軍隊一直賴在原地不動,有權指責中國軍隊沒有“脫離接觸”嗎?毫不奇怪,這種無視外交規則的行為不可能換來他所期望的結果,而他及其手下也就決心用武力解決問題。

巴布上校原本以為上門打人實在是件不足掛齒的區區小事,萬沒有想到第一輪交手就讓他受了重傷,躺在地上默念發昏章。這不符合他的謎之自信。他大概以為自己自有天神相助——至少也有神一樣的隊友們相助。然而,他的神隊友也跟他一樣,陷入了麻煩。

據印度媒體說,雙方在加勒萬河邊的一道陡峭山脊上發生沖突。沖突迅速升級,很多印度軍人加入戰團。但據印度媒體說,許多擅長山地戰的印度士兵在沖突中掉到了河里,而且沒有能夠施展攀巖神技,重新爬到岸上來。

印度軍隊終于落荒而逃,只來得及將神武非凡而神志全無的巴布上校和一位名叫K·帕拉尼的受傷中士搶回己方營地,而將其他受傷官兵丟在后面。據印度媒體說,那些傷兵立即就成了中國軍隊的俘虜。

過了大約40分鐘,印軍同一支部隊在一位少校的率領下回到沖突地點,向中國哨位發起攻擊。事情進一步升級。印度媒體宣稱印軍的攻勢很兇猛,造成了一些中國軍人受傷。但它們目前尚拿不出可信的數字。沖突地點仍然是那處山脊,又有很多印士兵落下懸崖,掉入狹窄而湍急的加勒萬河。印度媒體慚愧地承認,雖然印軍勇猛如貓,但人數并不占優……它就此點到為止,沒有說出“僅有招架之功”這幾個字,偏偏事實正是如此。

印度媒體說,盡管曾有中國指揮官示意雙方停止戰斗,但雙方的徒手搏擊仍然持續到夜深。午夜,戰斗停止了,歷時三個多小時。天明時,幾具印度士兵的遺體順江漂下,很多傷口是在凌晨的嚴寒中掙扎時形成的。

根據印度媒體的報道,我們能夠還原的情形就是這樣。未必準確,但可供參考。今天印度方面的消息說,印軍共計死亡20人,受傷76人。諸多跡象表明:這起事件是印軍若干官兵自行討打的結果。因為畢竟印軍后來沒有采取連續的對抗行動,這說明印度人事先并沒有一個足夠宏大的計劃。事情似乎到此為止了。兩國外長通話中,印方表示“愿從兩國關系大局出發,同中方落實好兩國領導人共識,通過對話和平解決邊境地區爭端,緩和邊境地區緊張局勢。”和平顯得有望。但印度軍人的自行其是,卻也預示著另一種前景:少數軍人的冒險行徑惡化邊境局勢,迫使印度政府陷入冒險主義戰略。這種可能性是可怕的,而且確實出現了一些苗頭性的現象,我們不能不防。

一場低烈度、高質量的對印防御戰爭應該成為備選方案。不錯,那很艱難,但總比被迫陷入一場有美國撐腰的印度對華全面戰爭要輕快很多。

2020年6月17日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expose/202006/58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