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資本是活力之源嗎?——評《資本的力量》中“財產的政治經濟學”傾向

《資本的力量》首集名曰《活力之源》。資本被認定為經濟的活力之源,企業的活力之源。這個唯資本獨尊的片子標題和基調,自然是西方庸俗經濟學觀點。資本的流動性只是生產的一個因素,它的作用如同水桶理論中的一塊板,和其他要素一樣,缺一不可。但相對于一切生產要素,勞動者創造剩余勞動的主動性、能力有多少,才是經濟活力的根源。把資金的貨幣職能和市場、客戶需求最佳的結合起來,依靠的是活勞動的力量,而不是處在耗散狀態的物化勞動的力量,更不是投機資本的資金流。

【本文為作者紫虬向察網的投稿】

紫虬:資本是活力之源嗎?——評《資本的力量》中“財產的政治經濟學”傾向

馬克思對勞動合作企業的出現,評價為:“勞動的政治經濟學對財產的政治經濟學還取得了一個更大的勝利。……不論給予多么高的估價都是不算過分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605頁)

從五集電視片《資本的力量》中的定位與立論觀點,在我國的巨變中,人們沒有看到歷史唯物主義對資本生產作用的合理分析,只看到了一種拜物教,看到了近代以來占世界統治地位的資本崇拜。它發布在主流媒體上,很顯然,是財產的政治經濟學對勞動的政治經濟學取得的勝利。

《資本的力量》首集名曰《活力之源》。資本被認定為經濟的活力之源,企業的活力之源。這個唯資本獨尊的片子標題和基調,自然是西方庸俗經濟學觀點。本文側重于從實踐角度觀察其對企業活力的誤導。

從計劃經濟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邁進中,現代社會化大生產的活力之源,首先來自于企業能否成為優化組合資源的集體團隊。而這樣團隊的建立,是創業者、企業家、科學家、工程師和一切勞動者創造性、主動性迸發的結果。

資本的流動性只是生產的一個因素,它的作用如同水桶理論中的一塊板,和其他要素一樣,缺一不可。但相對于一切生產要素,勞動者創造剩余勞動的主動性、能力有多少,才是經濟活力的根源。把資金的貨幣職能和市場、客戶需求最佳的結合起來,依靠的是活勞動的力量,而不是處在耗散狀態的物化勞動的力量,更不是投機資本的資金流。

實現這樣的效果,相對于市場經濟商品交換,企業首先要成為一個市場主體。

只要是唯物主義者,就不能不承認,建國以來,大慶就是這樣一個優秀的商品生產主體。憑借“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寧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超越等價交換的大慶鐵人精神,早在20年前,不算承擔的價差,大慶上繳的各種稅費,“為國家同期總投資的44倍”(馬富才《大慶油田的歷史貢獻與跨世紀發展》)。大慶是中國工人階級無私奉獻、白手起家的典范。

對于國企來說,“建立產權明晰的現代企業制度”,不過是社會主義建立后實踐列寧的“經濟核算”,毛澤東的“價值規律”,使國企從政府的附屬機構變成市場主體,這是企業產生活力、微觀搞活的第一步。首先,這一步不能違背三個規律:1、克服商品生產的盲目性,2、保持生產資料公有主體,3、企業以勞動員工為主體。其次,必須承認,即使公有企業的體制為了變革成市場主體,加入到“按資分配”的股份制行列中去,但也不是“自然而然”能夠激發企業活力的充分條件。

在企業和勞動兩個主體地位中,企業是聯合生產的形式,而勞動主體是內容實質。在勞動與資本的軸心維度中,勞動才是活力之源。這在不同所有制中有不同質的表現。在國企和勞動合作等公有企業,理論上不存在矛盾,但在實踐中,依然處在一個消除官僚主義等級制,遠離雇傭勞動,激發創新勞動活力的不斷革新過程。這個勞動主體過程,“講是講,做是做,做起來并不容易”。(《毛澤東年譜》1959.12.11),時至今日,不少國企的改革還在實踐中蹉跎。

陷入私有化誤區,用資本本位的“使用自己的錢比使用別人的錢更加用心”(阿爾欽),來解決原有類似雇傭勞動的消極性,以建立起面向市場的內部機制,并不能找到多少實踐依據。觀察一下各地被私有化企業的興衰史,考察其悲劇命運及其壽命周期,除了資本積累的軌跡,不難得出也是有些國企改革最初發動者不想看到的結論。公企私有化,正如習近平總結隋煬帝亡國的教訓時引用的:“損百姓以奉其身,猶割股以啖腹,腹飽而身斃”。

紫虬:資本是活力之源嗎?——評《資本的力量》中“財產的政治經濟學”傾向

教訓:把建立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偷換概念為以“產權清晰”。然后,或以“產權清晰”為包裝,推行私有化;或者以“產權清晰”作為國企改革徘徊的主線,這是勞動的政治經濟學向財產的政治經濟學投降繳械的第一步。

在企業市場主體的形成中,2018年私營企業市場主體占84.08%,其中決大部分是不能穩定構成雇傭勞動的小微企業。這些“企業主”是承擔艱苦創業勞動的小生產、小資產者,他們的企業壽命周期,公認的說法是不足2.5年。

在市場經濟中,華為的產業鏈命運共同體精神,自備“備胎”“爬山”,擁抱世界創新力量;資金密集性的國家電力公司,建立了世界高電壓標準;格力以“讓世界愛上中國造”為使命,捍衛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大疆快速更新迭代產品,寧愿損失熱銷產品收益,穩居行業翹楚;直至電商龍頭阿里巴巴等,這些頂尖企業無一例外都有一個共性,恰恰是駕馭資本,而不做唯資本馬首是瞻的仆人。吹噓、夸大資本在生產中的力量,在馬克思對穆勒的諷刺中,不過是生產要素簡單的列舉,是“淺薄的同義反復”。過了160年,依然如此。

企業活力能夠呈現一流,管理者首先聰明在竭力營造勞動創新的主體地位,以圍繞市場需求創造出更多剩余價值。格力為了維護員工創新的企業活力,維護市場主體地位,不斷取得令資本垂涎的業績,卻被持續私有化。董明珠面對大股東,喝道:給你們掙了180億。把錢放到別處,誰能給你們180個億?從格力的長遠看,“搞活”國企導致的私有化,是原有活力的逆行。格力的創業團隊,今天竭力維護的,還是全體勞動者的愛國、強國的使命驅動。

大疆在技術創新上的成就,令資本蜂擁而來,號稱別人融資靠撮合,大疆融資靠競標。大疆貫徹全員的和開放的創新和質量控制,“全球有十萬名無人機技術開發者通過大疆的平臺實現各種任務”,摸索出大疆研發人員和客戶方工程師、第三方研發協作的產業融合方式,傲視美國打壓。這里顯示的活力之源,還是活勞動而非資本。

在這些一流企業中,聯合勞動與生產資料私有的矛盾依然有深層次的陰影,始終籠罩著企業。馬云在華爾街證交所宣布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和“996是福報”的矛盾,正是其反映。一些明星企業,員工跳樓、猝死所反映的勞資矛盾時有暴露。

中國證監會前主席在《活力之源》中說:證券市場建立后,“所有制就搞活了,所有制搞活了以后,經營就搞活了,效率就提高了。”這不過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人們以為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積累的絕對規律過時了,要親口嘗嘗資本梨子味道時的主觀想法。

這個想法,前谷歌總裁、美國國防創新咨詢委員會主席埃里克·施密特談及中美經濟活力易位時,做了評價:中國科技發展并不像歐美那樣,過度依賴一切以金錢收益為第一要義的私人企業或者機構。——無意中,做了一個旁觀者清的觀察。

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是個深邃精密的體系,是剩余價值理論的基石,中國四十年的探索,再次證實了這個理論體系。

2020.6.26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資本 經濟 政治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expose/202006/58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