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勁松:20世紀30年代危機時期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與人民的苦難

80多年后的今天,我國的一些“學者”連篇累牘地向我們介紹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價值,介紹那“神奇”的自動調節。他們在告訴我們這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真相和實質方面,還不如杜蒙德、曼徹斯特和羅斯福等人。美國那些資產階級人士多少指出了自由經濟掩蓋著資產階級的殘忍、罪惡、為所欲為和不人道,介紹了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神話的破滅。而這些,在對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頂禮膜拜的我國“學者”的文章和演講中,卻根本看不到。

【本文為作者葉勁松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葉勁松:20世紀30年代危機時期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與人民的苦難

【作者按:《30年代危機時期的自由市場經濟與人民的苦難》這篇文章,首發于某雜志2001年第5期。1929年10月間美國工業生產指數開始迅速下降,10月24日美國股票價格急速下跌,并開始了美國30年代經濟危機。因此今年10月是美國30年代經濟危機爆發90周年。
2007年6月12日,在美國華盛頓,搞了一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揭幕儀式。美國總統布什出席該儀式,并在儀式上對共產主義大加誣篾。其中布什說,共產主義想抹消“受難者”的記憶,而“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的落成,就是要歸還他們的人性,重建他們的記憶。他們將永遠不會被忘記。”
實際上,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才給廣大勞動人民造成了無窮的災難。為使人民更多知道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給人民帶來的苦難,并逢今年10月是美國30年代經濟危機爆發90周年,所以貼出此文章?!?/blockquote>

20世紀30年代席卷全世界的經濟危機,首先從美國爆發。其根本原因是生產的社會性和生產資料的私人占有之間的矛盾。千百萬工人的生產成果被資本家私人占有,資產階級剝削工人創造的剩余價值,造成總供給巨大而有效需求(購買力)不足。哈定、柯立芝、胡佛等美國壟斷資本代理人推行自由市場經濟政策,放任和鼓勵壟斷資本盲目投資,促使生產畸形發展,而有效需求(購買力)不足,是加速美國爆發這次經濟危機的重要因素。危機中,胡佛政府對國民經濟和人民的困難繼續采取放任不管的方針,既加重了人民的苦難,也加重了經濟危機。

30年代危機中,只有1.2億人口的美國,有1500萬人失業,200萬人流浪(曼徹斯特《光榮與夢想》商務印書館1980.38、24)。流浪者的命運是悲慘的,流浪者的隊伍“就像破船爛木,隨處飄流”,一些流浪的姑娘,

【“為了活命,她們只得向路人出賣肉體,然而一次交易的通常代價只有10美分”(《光榮與夢想》26、27)?!?/blockquote>

面對流浪者的悲慘情景,

【“汽車大王、福特公司的老板亨利.福特卻說‘嘿,到處流浪,這才是教育青年的最好辦法呢!他們只要流浪幾個月,得到的經驗就比在學校里讀幾年書還要多’。要說胡佛總統不贊成福特的話吧,他可從沒吭過一聲。”(《光榮與夢想》29)】

這就表明,高喊人權的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不僅漠視勞苦大眾的人權,而且對人民的苦難幸災樂禍。因為人民流浪、人民貧困是符合資產階級的意愿的,他們企圖用貧困、失業來“教育”人民。他們認為,經過饑寒交迫的人民,將饑不擇食,能忍受資本家施加的高勞動強度,也更能接受資本家給的低廉工資,也就是說,更能忍受資本家的殘酷剝削壓迫。因此,金融巨頭們

【“在《文摘》雜志里讀到的文章,無非是盛贊大蕭條帶來的好處……一個共和黨的新澤西州州長候選人給選民帶來好消息,‘繁榮太過分,就會敗壞人民的道德品質’”。(《光榮與夢想》59)】

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為了對人民上好這堂“教育課”,他們反對國家對饑寒交迫的人民給予救濟,反對國家經濟干預。

【“因此,他(胡佛)反對所有會降低私人能量或阻礙私人投資與進取心的,像由聯邦經營馬瑟肖爾斯水電站那樣的法案。”(阿瑟.林克《1900年以來的美國史》中冊,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20)
“1932年5月20日,他(胡佛)寫信給一個提倡公共工程的人說:‘美國不可能靠亂花錢得到繁榮。’民主黨占多數的國會通過了一項20億元的救濟法案,胡佛總統把它否決了,并且發表了一篇措辭嚴厲的咨文,稱之為‘空前未有地濫用國家巨款’的議案。”(《光榮與夢想》34)】

被胡佛總統請來出主意的人,幾乎全是主張自由競爭、對失敗者(窮人被認為是社會的失敗者)不給任何幫助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他們出的主意都是“傳統的聰明辦法”,即靠自由市場的競爭度過難關。對于人民的貧困,美國壟斷資本及其喉舌公開發表的言論,也多是靠自由市場經濟而不是靠國家干預來解決。

【“《斯克內克塔迪明星報》爭辯說‘如果聯邦政府救濟饑民,這就會開一個危險的先例’,因為這將像英國的失業救濟法一樣,有使工人不想干活的危險。美國總商會會長賽拉西.斯特朗說:‘要是國會通過失業救濟法的話,國家一定走下坡路。’……亨利.福特宣稱,實行失業保險只會使更多的人失業,人們認為這話完全正確?!缎腋!吩驴斆鳠o比的編者說,如果讓非經濟因素侵入自由市場,自由市場的良好作用就會被破壞,所有工商界人士不要認為自已應對社會負什么責任。”(《光榮與夢想》32、31)】

作為資產階級代理人的美國總統胡佛也說,

【擺脫經濟蕭條的唯一正當做法是各人自己想辦法。”(《光榮與夢想》32)】

壟斷資本及其代理人胡佛的上述言行,當然符合自由市場經濟的“道理”。在這里,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是對貧困的人民不予救濟的最好的辯護理由。但胡佛對資本家是愿意救濟的。持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立場的美國歷史學家L•杜蒙德在《現代美國》一書中寫道,

【“(胡佛是)頑固地反對聯邦政府撥款救濟饑餓的人。他的復興計劃的實質是,拿出千百萬美元來挽救許多公司免于破產,而這些公司卻已經把幾百萬人趕出去挨餓,等到重新雇用他們可以賺錢的時候才愿重新雇用”。(《現代美國》商務印書館1984.488、489)】

胡佛還通過減少私人和公司所得稅來救濟資本家。對這種只救富不救窮的做法,他又用“曲線救國”似的“經濟利益逐層滲透”論來辯護,即“只要大公司得到繁榮,千百萬失業勞動群眾最終也會得到好處”。胡佛這話實際表明政府不會救濟饑餓的人民,他要人民在饑寒中再掙扎一年、兩年……直至公司狀況好轉,再靠公司雇用來使人民生活有所好轉。

胡佛鼓吹“經濟利益逐層滲透”論是先資助富人,然后“滲透”點給窮人。他不肯給饑餓的人民以救濟,使他們的購買力有所提高,這樣來減少商品過剩,提高開工率,增加產量來使公司獲得好處。

【“工業界不肯按照這樣的原則辦事,即經濟的復興有賴于群眾購買力的恢復。” (《現代美國》476)】

為此,資產階級還

【“發起了一場激烈的配合一致的運動,反對使用公款救濟失業者。”(《現代美國》494)】

由于危機時期資本家大大壓低工人工資,以至

【“《時代》周刊寫道:‘無法無天的雇主’已經‘把美國工人的工資壓低到中國苦力的水平了’。”(《光榮與夢想》51)】

而1500萬失業者及其家庭的生活就更加困難。因此,一方面

【“農產品價格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低。一蒲式耳(約36公升)小麥售價不到25美分,一蒲式耳玉米7美分……:豬、牛肉每磅2.5美分……。”(《光榮與夢想》49)】

并有大量牛奶被倒掉,大量過剩的農產品在地里爛掉。另一方面,全世界最富裕的美國,有千百萬人挨饑受餓。

【“千百萬人只因像畜生那樣生活,才免于死亡。賓夕法尼亞州的鄉下人吃野草根、蒲公英;肯塔基州的人吃紫羅蘭葉、野蔥、勿忘我草、野萵苣以及一向專給牲口吃的野草。城里的孩子媽媽在碼頭上徘徊等待,一有腐爛的水果蔬菜扔出來,就上去同野狗爭奪。”(《光榮與夢想》56)】

千百萬群眾挨俄,是因為勞動者生產的糧食“太多”;千百萬勞動群眾受凍,是因為勞動者開采的煤“太多”;勞動人民缺乏起碼的生活用品,是因為他們生產的生活用品“太多”。杜蒙德寫道:

【“蕭條期間,千百萬人在食物異常充沛的當兒卻瀕于饑餓的邊緣。這進一步證明了分配制度的不當已達到無可求藥的地步。諾曼.托馬斯說這是‘站在沒膝的麥堆當中領配給面包的窮人隊伍’。農業部長華萊士把這叫做‘在世界儲有大量必需用品時出現的匱乏,真是可悲的荒唐現象’。”(《現代美國》448)】

這就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驚人矛盾,而堅持自由市場經濟的放任不管的做法,更加深了這一矛盾。

1931年至1932年間,美國工人舉行過兩次各100萬人進軍華盛頓的反饑俄游行,強烈要求政府提供失業救濟和生活保障。而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運用自由市場經濟理論,論證出千百萬美國人民應該挨饑受凍而不予救濟的“合理性”。事實充分證明,實踐中的自由市場經濟是與工人利益相對立的。事實也證明,溫文爾雅、頗有學院氣的自由市場經濟理論,是資產階級殘酷剝削工人和漠視人民命運的最好的辯護理論。

自由市場經濟的自由是誰的自由?是什么樣的自由?一些資產階級學者也有所揭露。杜蒙德寫道,共和黨政府的不要國家干預的自由放任政策,

【“讓工業界和金融界的巨頭在經濟領域內為所欲為,并且把他們引進政府內部來制訂政策”(《現代美國》396)】

當美國大資本家及其共和黨向體現國家干預的羅斯福新政進攻,羅斯??偨y需要人民的支持時,他揭露了一下自由經濟的自由。羅斯福說,

【“這么多年以來,一個自由國家的人民卻逐漸被管制起來,只為少數特權分子服務,這樣的自由,我是不主張恢復的。”(《光榮與夢想》147)】

阿瑟.林克等也寫道:

【“擔心發生革命動亂而又有感于下層階級的不幸,許多企業家不再相信資本主義的自動調節,并開始懷疑具有如此富饒卻又如此苦難存在的這種經濟制度的價值。”(《1900年以來的美國史》中冊.16)】

80多年后的今天,我國的一些“學者”連篇累牘地向我們介紹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價值,介紹那“神奇”的自動調節。他們在告訴我們這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真相和實質方面,還不如杜蒙德、曼徹斯特和羅斯福等人。美國那些資產階級人士多少指出了自由經濟掩蓋著資產階級的殘忍、罪惡、為所欲為和不人道,介紹了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神話的破滅。而這些,在對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頂禮膜拜的我國“學者”的文章和演講中,卻根本看不到。

【葉勁松,察網專欄學者】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history/201910/51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