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愛玥:勸君多學郭沫若,做人不可太公知!

公知為何要抹黑郭沫若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郭沫若是進步愛國文人,素來是反動買辦文人的天敵,進一步來說,公知抹黑郭沫若從根本上來說是為了抹黑毛主席,抹黑一個時代??墒?,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郭沫若的愛國情懷絕不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有所褪色,倒是那些為虎作倀的公知,無論是當年的胡適,還是當下的誰誰誰,都注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當前,美國像惡狼一般狂咬,公知像野狗一般狂叫,無論是為國還是為己,做人還是多學郭沫若的好,千萬不可太公知了。

林愛玥:勸君多學郭沫若,做人不可太公知!

這些年,被公知往死里黑的人很多,要說公知黑的最厲害的,郭沫若肯定是其中之一。今天是郭老逝世42周年,就讓我們借著回顧郭老的往事洗去后世潑在郭老身上的污泥濁水,還原一個真實的鐵骨錚錚俠骨柔情的郭沫若。

公知抹黑是有套路的,大事大節上否定不了你的,就通過“個人敘事”在小事小節上惡心你。郭沫若的文學造詣、愛國情懷這些大的方面肯定不是公知能否定的,因此,為了抹黑郭沫若,公知專門在下三路上發力,通過郭沫若的拋婦別兒來“證明”“無情無義”,通過郭沫若對毛主席的歌頌贊美來“證明”“奴顏媚骨”。

熟悉中國近代文學史的人大概都知道魯郭茅、巴老曹的說法,魯自然是魯迅,排名第二的郭指的就是郭沫若。郭沫若的早年經歷和魯迅很像,都是早早留學日本,并很快棄醫從文。作為中國新詩的旗幟性人物,郭沫若的水平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以1920年2月發表在《時事新報·學燈》上的《爐中煤》為例:

【啊,我年青的女郎!我不辜負你的殷勤,你也不要辜負了我的思量。我為我心愛的人兒,燃到了這般模樣!啊,我年青的女郎!你該知道了我的前身?你該不嫌我黑奴鹵莽?要我這黑奴的胸中,才有火一樣的心腸。(節選)

這里,詩人通過用心愛的姑娘隱喻祖國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赤子之心,怎么樣,這水平說甩那些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作家公知幾條街應該不過吧?!

隨著名聲大噪,郭沫若的影響力扶搖直上,1926年3月,郭沫若投筆從戎,隨國民革命軍北伐,并被授予了中將軍銜,而后來的國民黨“二當家”陳誠當時還不過只是個中校參謀而已,可以說,如果郭沫若沿著這條路走的話,那就完全沒胡適那些公知文人什么事了。

可郭沫若畢竟與胡適那種“最無品格之文化買辦(蔣介石語)”不是一類人。在預感到蔣介石即將背叛革命后,郭沫若沒有選擇隨波逐流,在1927年“四·一二”事變前夕,寫了《請看今日之蔣介石》一文并于4月9日發表于《中央日報》,公開揭穿了蔣介石的畫皮。由于得罪了蔣介石,郭沫若受到了通緝,可郭沫若并沒有退縮,不僅參加了南昌起義,還在白色恐怖之中加入中國共產黨,成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這樣鐵骨錚錚的郭沫若,豈是那些為了保住體制內飯碗就連夜刪帖繡紅旗的公知可比的?

1928年,迫于形勢,郭沫若流亡日本,開始了自己將近10年的異國漂泊之旅。1937年5月,隨著戰爭迫在眉睫,蔣介石通過郭沫若好友郁達夫表達了希望郭沫若盡快回國的想法:“有所借重,乞速歸。”在盧溝橋事變的消息傳到日本后,郭沫若留下遺囑交給金祖同:

【“臨到國家需要子民效力的時候,不幸我已經被帝國主義拘留起來。但我絕不怕死辱及國家,對于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惟有以鐵血來對付他。我們在物質上犧牲當然是很大,不過我們有的是人,我們可以重新建筑起來。精神的勝利可以說是絕對有把握的,努力吧,祖國的同胞!”】

8月2日,在上海文藝界舉辦的歡迎宴上,郭沫若如此答謝:

【“此次別婦拋兒專程返國,系下絕大決心,蓋國勢危殆至此,舍全民族一致精誠團結、對敵抗戰外,實無他道。沫若為赴國難而來,當為祖國而犧牲……”】

從這些文字不難看出,郭沫若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回國的。英雄未必無情,像郭沫若這樣的充滿詩人浪漫情懷的男人就更不可能是無情之人。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郭沫若之所以“別婦拋兒”絕非絕情,之所以狠下心撇下共效于飛的妻子離開溫柔鄉,是因為對國家的愛超越了一切。這樣的男人,何其光明正大、頂天立地,怎么到了公知嘴里就成了“無情無義”之人了呢?

或許,公知天生對救國救民這些“宏大敘事”不感興趣,才會在這些細枝末節上糾纏不休,可當對象換成公知推崇的蔣介石時,公知卻又習慣性大談特談“正面戰場”這樣的“宏大敘事”了,而對蔣介石尋花問柳,甚至與戴季陶在日本和日本女子“三人行”等這些“個人敘事”角度的丑事就選擇性忽略了……

眾所周知,胡適是公知的“精神領袖”,與郭沫若別婦拋兒投身抗戰相比,同時期的胡適在做什么呢?他還在勸蔣介石為“和平”再努力努力,嗯,這些,公知是絕對不會說的。說起來,日本鬼子都打到家門口了,胡適還在幻想“和平”,是不是和公知在美國挑起貿易戰后高呼“和平”如出一轍?

說什么不說什么是一個人的自由,但說什么不說什么卻足以體現一個人的立場。既然公知的立場是一貫的,那么,很多事情就一目了然了。公知反對的,十之八九肯定是對的,而公知支持的,十之八九恐怕就不那么靠譜了。這邏輯沒毛病,不接受任何反駁。

圍繞郭沫若的謠言還有很多,一個一個回應是回應不過來的,不過,其中最惡毒的大概要數公知捏造的郭沫若拍毛主席馬屁的謠言了。

網上有人造謠說,郭沫若寫過一首名為《毛主席賽過我親爺爺》的“詩”,據網友查證,這首“詩”最早出現在2012年鳳凰視頻“騰飛中國:文化紀事(76)郭沫若與領袖和詩”中,節目未給出處。第二次出現是在高曉松《魚羊野史》第1卷第93頁,湖南文藝出版社2014年版,名為《毛主席,你賽過我的親爺爺》,也沒有出處。網上的出處是《郭沫若文選》第12卷第765頁,但并沒有這本書。

研究過郭沫若的人都知道,《郭沫若文選》從來沒有編到過第12卷,郭沫若也沒有自己編過文選。超過12卷的只有兩套,一個是《沫若文集》,50年代末60年代初出版的共17卷,另一個是《郭沫若全集》38卷。從來沒有過《郭沫若文選》第12卷這樣的書,郭沫若的書更沒有超過765頁的,最多500來頁。這個來源一看就是假的。(李斌)

這種無出處、無邏輯的“詩”居然被公知當成攻擊郭沫若的“法寶”,可見公知那啥到了什么程度,更可笑的是,就連《甲申三百年祭》在某些人眼里都是郭沫若為了討好毛主席而寫的。坦白說,我嚴重懷疑持這種說法的人的智商,《甲申三百年祭》出版于1944年3月19日,1944年是什么時候大家都能知道吧?那個時候日本鬼子都還沒趕跑呢,有多少人能把形勢和李自成那檔子事聯系起來?退一步講,就算郭沫若預料到抗戰勝利為期不遠,那要討好也該討好實力明顯占優的蔣介石才對啊,不然怎么“證明”公知口中的“奴顏媚骨”呢?

公知為何要抹黑郭沫若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郭沫若是進步愛國文人,素來是反動買辦文人的天敵,進一步來說,公知抹黑郭沫若從根本上來說是為了抹黑毛主席,抹黑一個時代??墒?,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郭沫若的愛國情懷絕不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有所褪色,倒是那些為虎作倀的公知,無論是當年的胡適,還是當下的誰誰誰,都注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當前,美國像惡狼一般狂咬,公知像野狗一般狂叫,無論是為國還是為己,做人還是多學郭沫若的好,千萬不可太公知了。

最后,送公知《何典》中的一首詞吧,不謝!

如夢令
不會談天說地,不喜咬文嚼字。一味臭噴蛆,且向人前搗鬼。放屁,放屁,真正豈有此理。

【林愛玥,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林愛玥”,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公知 抹黑

原標題:勸君多學郭沫若,做人不可太公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