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申紀蘭:她是中國農民的女兒

從我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那天起,從我當全國人大代表第一天起,我的人生追求就同黨和人民事業的需要連在了一起?,F在這些說法可能在有些人中不時興了,可我一直真的是這樣想的,也一直真的是這樣做的。黨給了我一切,西溝土地給了我一切。我只不過是認真按照黨的要求,做一個真正有社會主義覺悟的農民代表罷了。如果說,個人有什么值得總結的地方,那就是“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這是毛主席教導我們每一個共產黨員、每一個中國人的,我們要永遠記住這個真理。

紀念申紀蘭:她是中國農民的女兒

【導語】申紀蘭是唯一一位連任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女性,也是男女“同工同酬”的推動者和實踐者,更是拒絕領導待遇,永遠堅持在基層勞動,有著基層工作智慧的農村婦女干部。以申紀蘭為代表的與共和國共同成長起來的老一輩婦女代表們正在告別歷史舞臺,她們質樸的精神呼喚青年一代能真正理解前輩經歷過的經驗曲折和歷史沉浮,繼續披荊斬棘,守護前人締造的農村集體經濟的道路!
今天我們節選推出2009年馬社香對申紀蘭的訪談,對中國農民的女兒申紀蘭表達深切的懷念。

申紀蘭,全國著名勞動模范,山西省平順縣西溝人,1929年12月生,195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西溝農林牧生產合作社副主任、中共平順縣委副書記、山西省婦聯主任、長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職。她從1954年當選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到2008年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是全國唯一的一位從第一屆連任到第十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被國際友人稱為資格最老的“國會議員”。

紀念申紀蘭:她是中國農民的女兒

申紀蘭與農民在一起

馬社香:今年是新中國成立60周年,您從年輕時就擔任全國人大代表,一直當了十一屆。從這個角度,您感悟最深的是什么?

申紀蘭:1954年我被推選為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時,才25歲,2008年我擔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時,已近80歲。

解放前在山區農村,我和千千萬萬勞動姐妹一樣,沒有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我是解放初期掃的盲。1952年西溝村成立了燈下掃盲小組,每晚四五個人圍著煤油燈學認字,學讀報紙。我就是這樣打下的文化基礎。我常常想,沒有共產黨,我和祖祖輩輩山溝婦女一樣,只能圍著鍋臺轉,難見外面的天。有了黨的培養,才會有我這個大山溝里的第一屆至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再往深一點說,沒有社會主主義,沒有農業合作化,也不可能發現和培養我這個女社員當全國人大代表。

馬社香:根據一些歷史資料和鄉親們的介紹,您在上世紀50年代初期帶領女社員爭取男女同工同酬,在全國影響很大。能談談整個過程嗎?

申紀蘭:好。我們西溝屬太行山革命老區,成立互助組和合作社都比較早。1943年,共產黨員李順達帶領村民成立了全國第一個模范互助組。那時候我還是平順山南底村的小女孩。我是1946 年嫁到西溝的,丈夫張海良是革命軍人。西溝是1951年12月成立的初級社,入社的共26戶。李順達被選為社長,我被選為副社長,是社員們用放豆子的辦法,一人一顆放在我身后碗里選上的。

西溝合作社剛成立時,男勞力只有22人,女勞力24人。如果不發動婦女干農活,整地、增產、廣開門路増收,都會成為一句空話。村黨支部要求我這個副社長把婦女帶動起來參加勞動。西溝媳婦幾千年都是“好女不出院”,不離鍋臺、炕臺、碾臺“三臺”轉。成立互助組后雖有所改變,但由于沒有從同工同酬上考慮,開始動員婦女下地干活盡碰鼻子。我進東家門,東家媳婦說婦女干活從互助組到合作社都是老五分,不如在家納鞋底。進西家門,西家提意見,干活都記在自己男人工分本上,婦女怎么勞動都顯不出來。我說現在是新社會了,婦女下地勞動,應和男人一樣同工同酬。

那一年李順達隨中國農民參觀團到蘇聯訪問去了,我把婦女們的這些意見向黨支部委員宋金山作了匯報。宋金山一聽有道理,說黨支部應該支持??赡腥瞬徽勼w力,光農活技術就比婦女高得多,怎么同工同酬呢?

我建議,能不能派幾個技術好的男社員教教婦女,縣里新技術培訓班,也讓婦女參加。正好平順辦支農新技術學習班,村黨支部就派我和呂桂蘭等人到縣里培訓?;貋碲s上鋤麥,社里分配35畝麥地由婦女負責。一鼓動,有7位婦女愿意參加。人不夠,我又到從不參加開會的李二妞家,二妞正為丈夫沒有好臉色而煩惱。我說下地干活可以多分糧食,丈夫就會待見自己。二妞一想有道理,第二天拿著鋤頭上了地。當天她就被推選為婦女勞動模范,吃晚飯時,村里廣播員播送了這個事,全村都震動了。第三天,就有19個婦女下地,35畝麥田3天就鋤完了。

社里緊接著發動老年婦女成立農忙托兒組,解決有孩子婦女的后顧之憂。婦女一心撲在下地 上,勞動技術提高得也很快。社里最反對男女同工同酬的人也服了氣。這樣一來,男女社員一起下地干活,收工回家后一個燒火,一個做飯,夫妻關系融洽了許多。西溝女社員人人都成了香餑餑。

在西溝合作社社章上,特別新增一條:

【“婦女月經期間五天不上地。”】

社里還添置了新法接生箱。我擔任義務新法接生員,宣傳推廣新法接生、新法喂養。過去給娃娃只知喂清米湯,現在改喂稠米湯還加一個雞蛋煮成羹,娃娃吃了長得結實,媽媽也能抽時間下地了。男女同工同酬,改變了西溝婦女的經濟地位、社會地位。

馬社香:西溝男女同工同酬第一次受外界關注,大概是什么時候?

申紀蘭:1952年12月初,長治地委召開農村互助合作會議,平順縣委書記李琳鼓勵我把西溝男女同工同酬的事講一講。我從來沒有在大場合講過話,心里害怕??梢幌雽嵲拰嵳f,就請李琳書記站到會場外面,以免自己講砸了害羞。李書記理解地笑了笑,走出去了。我抬頭一看,滿會場都是生面孔,放開膽子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將村上男女同工同酬經過講了出來,掌聲如雷。

過了幾天,記者到村里調查了解男女同工同酬的事。1953年1月25日,《人民日報》登出了長篇報道《“勞動就是解放,斗爭才有地位”——李順達農林畜牧生產合作社婦女爭取同工同酬的經過》,我記得記者叫藍邨。報道發表后,全國婦女界展開了討論,我的名字也一下子傳開了。

1953年4月15日,我出席了第二次全國婦女代表大會。緊接著又被選派參加中國婦女代表團, 前往丹麥出席世界婦女大會。一個大山溝里的女社員獲得這么多的榮譽,這里面的政治意義可不是一個人的??!

馬社香:后來您被選為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能談談接到通知時的感受嗎?

申紀蘭:1954年,我光榮當選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這是我意料之外的。

我們西溝農業合作社當時又叫金星農林牧合作社,社長李順達是1952年農業部愛國豐產金星獎章獲得者。金星獎章全國就評選過這一次,共四個人,第一個就是李順達。1949年10月,李順達被邀請到中南海見過 毛主席。1950年,他參加了第一屆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是全國著名的老勞模。金星獎章的第二人叫郭玉恩,也是我們平順川底村的老勞模,全國試辦第一批農業合作社10個老社的代表。第一屆全國人大,他們兩人都是山西推選的在全國有影響的代表,我和他們比起來差得太遠。

所以,在接到開人代會的通知以前,我想都沒有這樣想過。一個縣怎么可能有三個全國人大代表,我們一個只有二百多戶的農業合作社,怎么可能有兩位人大代表。自己怎么也想不到。后來才知道,我是全國婦女界推選的農民人大代表。接到通知時,我的心嘣嘣直跳。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黨和人民非常重視革命老區的農業社,希望全國女社員和男社員一起同心協力辦好農業合作社。

馬社香:參加第一屆全國人大會議的婦女代表多嗎?

申紀蘭:不多,在我印象中,可能是十一屆全國人大會議中女代表最少的一次。

山西代表團26名代表中僅有4位女性,一是劉胡蘭的母親胡文秀,一是著名歌唱家郭蘭英,還有就是革命老區臨汾的婦女干部李輝。

我和胡文秀住一個房間。她從報到第一天就念叨想見毛主席。我是在1953年第二次全國婦女代表大會上見到的毛主席。這次會上我和胡文秀見到毛主席時,都很激動,胡文秀還高興得哭了起來,黨和毛主席對我們這么重視和關懷,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為了這個英雄的國家、這個偉大的黨。

馬社香:在以后您參加的歷次全國人大會議中,還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基層女代表?

申紀蘭:給我印象深刻的基層女代表還有很多。

像下鄉女知青代表邢燕子,當時就很有影響。她是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人大開會時毛主席還請她吃過飯。

呂玉蘭在人大代表中也是很有代表性的。她高小畢業回家務農,15歲擔任農業社社長,是全國最年輕的社長。30歲時她被提拔為河北臨西縣委書記,提出了著名的“農業要上去,干部要下去”的口號。她是第四屆、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常委。

沈陽模范營業員李素文是第三屆、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她擔任過農村高級社副社長。第四屆全國人大時,李素文被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素文沒有架子,樸實得很,聽說后來又重新回到基層當了副廠長,干得很不錯。

這些女代表的根一直都扎在基層,當黨需要她們從領導崗位重新回到基層工作時,又高高興興回去了,這才是真正的人民代表??!我本人也有這樣的經歷。

馬社香:聽說您曾經被選任山西省婦聯主任。

申紀蘭:是的,那是1973年黨的十大召開以后。一天,我正在地里干活,接到縣委組織部送來的通知,上面蓋著中共山西省委組織部的紅印章,要我去太原參加山西省婦聯籌備委員會,出任省婦聯主任??粗@個通知,我可傻了眼。我是黨員,應該聽黨的話,黨叫干啥就干啥??蛇@個省婦聯主任和西溝副社長不一樣,她是要脫產當干部的。

我當時怎么想都不得勁,自己能吃幾碗飯還不清楚?我打定了主意,我是勞模不勞動不行,我是西溝人民代表,離開西溝不行。

我當選省婦聯主任后,立即和省委談了自己的想法:不領工資,不轉戶口,不定級別,不坐專車。省委很快答應了,說省里根據中央安排,正在培養一批不脫產扎根基層的領導干部。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中一批不脫產的高層婦女干部,可能就是這樣產生的。到了改革開放后的1983年,我堅決不當省婦聯主任,這和上級安排也正好吻合,全國各地勞模就是勞模,不兼任什么領導職務。這也是我們黨深化改革的一條有力措施吧,我認為很好。我堅決要求回到西溝,重新像過去一樣天天勞動,繼續發揮勞模的作用。

第四屆全國人大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有一件事,就是那次還是周總理作政府報告,他顯得很吃力。晚上我很想去看看他,但看不成,總理身體不好已住進醫院。我心里特別難過。想起1958年12月參加全國婦女建設社會主義積極分子代表大會,周總理邀請我和其他五位女社長一起到西花廳他家里做客。那時候總理日理萬機,精神百倍。十幾年來,總理身體累成這樣了,我心里怎么也舒坦不起來。

馬社香:改革開放后,全國人大會議也有了新的變化。

申紀蘭:是這樣。如1983年6月召開的第六屆全國人大,那是按照新憲法選舉產生的首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2978名代表中,有76.5%都是新代表。過去一起參加歷次代表大會的老代表已經很少了。就拿我們平順縣來說,第一屆的三個代表,郭玉恩眼睛得了青光眼,第二屆就沒有參加全國人大會議。李順達1978年2月第五屆全國人大,沒有能夠參加,那時候對他進行了錯誤批判,1980年山西省委為李順達平反,他擔任了省農委副主任,離開了西溝。1983年他當選為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在這一年的7月1日,李順達不幸去世。

我剛從北京開全國人大會議回來,心情十分沉重,像壓上了一塊大石頭。我是黨組織和老李一手培養起來的。西溝壓在自己身上的擔子一下子重多了。全國人大每一次大會,都有令我難忘的地方,說不完。

馬社香:聽說江澤民總書記在全國人大會議上曾贊揚您“鳳毛麟角”?

申紀蘭:是的,那是在第九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2000年3月)討論中,江澤民總書記來到我們山西代表團。省委書記田成平介紹我時,江總書記笑著說,唯一的從第一屆到第九屆人大代表,鳳毛麟角。江總書記對我的“鳳毛麟角”的贊譽,從此傳開了。

其實我哪里有什么突出的,新中國60年來,有許多全國人大代表都比我做出了更多更突出的貢獻。我只不過參加第一屆全國人大時比較年輕,那都是靠黨的培養啊。就說我們山西,也有一些優秀的全國人大代表,像大寨的郭鳳蓮,還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我們的聯系比較多,除了全國人大一起開會,她來過西溝不止一次,我也多次去大寨。全國各地的農村人大代表,都在努力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

馬社香:您是一位農民代表,我在西溝居住期間,看到不少農民都來西溝找您,請您向上級反映他們的意見。

申紀蘭:作為人大代表,反映群眾呼聲是應盡之份。

確實,每次開人代會時,我都注意將農民的真實想法反映上去,應該說有作用。黨中央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都將農民放在重要的位置。歷任黨中央領導人,也都注意聽取我們農民代表的意見。

因為我是一個老代表了,江澤民總書記、胡錦濤總書記參加會議時都特地過來,問一問我們有什么意見和看法。我們也注意將農民的意見提交上去。

平順緊鄰河南,附近幾個縣包括河南林縣經常有人到我家來送材料,請轉達。我沒有什么文化,但都耐心了解,有的解釋,有的上下溝通,有的據情陳述。

比如退耕還林,上世紀90年代時有一條政策,就是25坡度以上全部退耕還林。我們西溝大多數土地都在25坡度以上。怎么退,退了農民吃什么?前幾年在全國人大小組討論時,我就提岀這一點,說了自己的看法。胡錦濤總書記說,作為山區來講既要因地制宜,也要保證糧食自給,這一點很重要。后來中央下達的文件就強調因地制宜,25度坡地退耕還林不搞“一刀切”了。

黨中央是非常重視我們農民代表意見的。

馬社香:您當了半個多世紀的全國人大代表,這在全國是唯一,我想在世界各國也是罕見的。您總結過自己一生的成功之處嗎?

申紀蘭:對我個人來說,沒有什么成功和失敗。

從我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那天起,從我當全國人大代表第一天起,我的人生追求就同黨和人民事業的需要連在了一起?,F在這些說法可能在有些人中不時興了,可我一直真的是這樣想的,也一直真的是這樣做的。

黨給了我一切,西溝土地給了我一切。我只不過是認真按照黨的要求,做一個真正有社會主義覺悟的農民代表罷了。

如果說,個人有什么值得總結的地方,那就是“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這是毛主席教導我們每一個共產黨員、每一個中國人的,我們要永遠記住這個真理。

紀念申紀蘭:她是中國農民的女兒

申紀蘭與農民在一起

【本文原載《黨的文獻》2009年第6期,原標題《撫今憶往60年:擔任歷屆全國人大代表的經歷和感受——申紀蘭訪談錄》,作者馬社香老師授權察網發布?!?/b>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申紀蘭 農民

原標題:紀念申紀蘭:她是中國農民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