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朝鮮戰爭期間,“聯合國軍”侵朝部隊最多時達到93.26萬人,受“聯合國軍”指揮的南朝鮮部隊59萬多人,共計152萬多人。其中美國出兵居第一位,兵力達30多萬人;英國居第二位,兵力達14000多人;加拿大居第三位,兵力達6100多人;土耳其居第四位,兵力達5400多人;其余出兵數量的排列順序是澳大利亞、菲律賓、新西蘭、泰國、埃塞俄比亞、法國、希臘、哥倫比亞、比利時、荷蘭、盧森堡、南非。

【本文為作者陳輝向察網的投稿】

【原編者按:今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70周年;今年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70周年。
朝鮮戰爭中國人民志愿軍的戰場對手是“聯合國軍”16國部隊,70年后,我們用歷史照片,甚至是戰場對手公開的歷史照片來展現朝鮮戰爭,對這場震驚世界的戰爭作出客觀、公正的結論?!?/blockquote>

“聯合國軍”的誕生

“聯合國軍”的名詞第一次出現在聯合國的歷史上是朝鮮戰爭,美國打著聯合國的旗號,組織16國部隊軍事干涉朝鮮問題,擴大朝鮮戰爭,把戰火燒到中國邊境地區,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

朝鮮戰爭從1950年6月25日開始,至1953年7月27日結束,歷時3年零1個月。在此期間,美國操縱聯合國通過了多項決議,將拼湊的16國部隊組成“聯合國軍”,投入到朝鮮戰場。

“聯合國軍”究竟是一支什么樣的部隊?它由那些國家組成?它是怎樣拉著聯合國的“大旗”做“虎皮”的?軍事科學院編著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戰爭史》、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編著的《抗美援朝戰爭風云錄》和韓國出版的《朝鮮戰爭》對“聯合國軍”從不同立場、不同角度做了簡要介紹,于江欣對“聯合國軍”做了深入研究,在《軍事史林》雜志上也發表文章加以論述,筆者綜合各種資料,并采訪的有關專家,對朝鮮戰爭中的“聯合國軍”內幕進行系統披露,以飧讀者。

朝鮮戰爭爆發后,美國在以武力進行干涉的同時,操縱聯合國通過一系列決議,為其武裝干涉披上了合法外衣。其實,美國利用聯合國采取“集體行動”是其在亞洲的既定方針,蓄謀已久。

1948年3月29日至5月10日,美國占領軍出動幾萬名軍警強行在南朝鮮進行普選,李承晚通過南朝鮮單方面非法選舉上臺后,在美國的唆使下,狂妄地叫囂:“要解決南北分裂,就必須用戰爭來解決。”并提出“北進統一”的口號。在李承晚的挑釁下,1949年1月至10月,南朝鮮軍警在“三八線”上向北朝鮮發動武裝挑釁432次。

1950年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做了題為《亞洲的危機——對美國政策的檢討》的演說。在演說中,艾奇遜在西太平洋劃了一條為了對付共產主義陣營軍事威脅的環形防線,這條防線沿阿留申群島、經過日本的琉球群島直到菲律賓,南朝鮮和臺灣被劃在了防線之外,并表示當這兩個地區受到軍事攻擊時,“首先必須依靠被攻擊的民族來抵抗,然后就要依靠整個文明世界在聯合國憲章下所承擔的責任。”這就為美國對朝鮮和臺灣的政策定下了基調,即依靠“聯合國行動”來處理這在兩個地區發生的軍事行動,這種政策決定了美國在朝鮮戰爭中利用“聯合國行動”的形式,組織“聯合國軍”進行干涉。

正是在美國慫恿和李承晚“北進統一”的挑釁下,才使南北朝鮮的戰爭一觸即發。

紐約時間1950年6月25日凌晨3時,朝鮮戰爭爆發。朝鮮人民軍突破“三八線”,開始統一祖國。

當日,聯合國安理會為此召開了緊急會議。在美國的操縱下,安理會通過了旨在挽救南朝鮮軍隊的頹勢的3項決議,并在第三項中明確要求:所有各成員國須就朝鮮問題向聯合國提供一切形式的援助,從而為組建“聯合國軍”奠定了基礎。

6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駐日本的美國空、海軍協助南朝鮮作戰。

6月27日,安理會在蘇聯缺席的情況下,又通過一項決議,呼吁各成員國為“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向南朝鮮當局提供軍事“援助”。當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宣布美國從軍事上支持南朝鮮軍隊作戰,向南朝鮮派遣??哲?。同時派美國第7艦隊開赴臺灣海峽,幫助國民黨防衛臺灣,以阻止人民解放軍解放臺灣,公開侵略朝鮮,干涉中國內政,并把戰火燒到了中國東北邊境城市。

6月30日,杜魯門又下令將美陸軍部隊投入朝鮮,7月5日美軍參加了第一場對北朝鮮的戰役。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6月30日,大丘,擁擠的人群和一面聯合國旗幟,人們等待一名聯合國的官員發表談話。攝影Girard副本

7月7日,美國操縱聯合國安理會又在蘇聯代表缺席的情況下通過決議,授權由美國組成“聯合國軍”司令部,統一指揮參加干涉朝鮮的各國部隊;由美國指派指揮該部隊的司令官,并授權該司令部使用聯合國的藍色旗幟;“聯合國軍”總部設在東京。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接受聯合國旗幟

7月8日,杜魯門任命美國遠東部隊總司令麥克阿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

至此,一支所謂的“聯合國軍”就這樣誕生了。

至此,朝鮮人民為爭取獨立、統一的國內戰爭,演變成帝國主義的侵略戰爭。美國武裝干涉別國內政是違反聯合國憲章的侵略行動。

這支“聯合國軍”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荷蘭、新西蘭、加拿大、法國、菲律賓、土耳其、泰國、南非、希臘、比利時、盧森堡、哥倫比亞、埃塞俄比亞共16個國家的作戰部隊。值得指出的是,韓國軍隊也受“聯合國軍”指揮。

二、7月5日美軍參加了第一場對北朝鮮的戰役。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第一騎兵師成員,他們正離開日本,去到一個未知的戰場。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美國海軍士兵在軍艦上站成一排凝視海洋。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孔x書來放松自己。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美軍正在實施兩棲登陸。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新來的軍隊聚集在海灘上等候向內陸地區移動的命令。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18日,美軍第24團士兵前往戰區。(美國陸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24日,滿載帶刺鐵絲網的貨車??吭谀铣r大丘。(攝影:Riley)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Sen. Walker在觀察美軍登陸。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美國高級軍官,姓名不詳。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參戰美軍在登陸后小憩。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7月。共乘一輛吉普車的美軍士兵和南朝鮮士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8月,新一批美國海軍士兵剛剛抵達南朝鮮釜山供給港口。(國際新聞圖片社)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8月1日,美軍一等兵在釜山操作電話交換機。(攝影:Crowe)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8月9日,美軍第24步兵團一等兵克拉倫斯·惠特摩爾無線電報話務員在前線閱讀最新消息。攝影 Charles Fabisza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8月。軍醫在照料受傷的士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3日,美軍第9團M-26坦克等候阻擊我軍。(攝影:Thomas Marotta)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5日,搭載美國海軍士兵的登陸艦向仁川海濱進發。(攝影:Frank C. Ker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仁川。麥克阿瑟將軍登上旗艦麥金利山號,親自督促他的X部隊(2團第1陸戰師)登陸作戰。.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仁川。麥克阿瑟將軍登上旗艦麥金利山號,親自督促他的X部隊(2團第1陸戰師)登陸作戰。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5日,利川被攻占。(攝影:C.K. Rose)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5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月尾島被毀建筑之間進行巡邏。(攝影:Frank C. Ker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5日,美國海軍士兵豎好梯子為登陸仁川做好準備。(攝影:W. W. Fran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6日,一個南朝鮮的小姑娘坐在街道旁大哭。南朝鮮和北朝鮮軍隊在附近的村莊進行了交火。攝影Ronald L. Hancoc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7日,美國的Al Jolson到戰斗一線勞軍時對美軍表演的場景,他從朝鮮戰場上回國后不久就死去了。攝影Kondrec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18日,美軍第31團登陸仁川港。(軍方 Hunkins)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20日,美軍部隊在漢城(現稱“首爾”)展開巷戰。(攝影:Robert L. Strickland and John Romanowski)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9月27日,美國海軍陸戰隊一等兵將美國國旗插在美國駐漢城(現稱首爾)領事館。(攝影:John Babya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8,從戰火中逃生的一個家庭生活在難民營中。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19日,美軍官員和62名工程師站在火車頭前面,他們修建了第一條連接漢水和漢城之間的鐵路。(攝影:Albert Guyette)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美軍騎兵第一師推進到平壤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美軍騎兵第一師美軍在平壤。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美軍騎兵第一師在平壤發起對朝鮮人民軍的攻擊。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橋上美軍士兵,橋下北朝鮮女孩涉過小溪。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被美軍釋放的俘虜。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超速行軍塵土飛揚中的美軍第八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美軍騎兵第一師士兵Rilly M. Nixon在包扎他受傷的手腕。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對北朝鮮俘虜做脫衣檢查。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美軍騎兵第一師隨軍韓國翻譯向隧道內的北朝鮮軍人喊話:“放棄抵抗,或者是死。”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美軍騎兵第一師在檢視戰死的北朝鮮士兵尸體。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美軍騎兵第一師在用稻草偽裝他的坦克。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平壤附近。以前從未在戰斗中使用過的巴頓坦克聯合部隊。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0月,戰斗間隙玩玩音樂。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返回漢城的第八軍坦克和吉普車車隊;以及逃難的北朝鮮民眾。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美軍在坦克的掩護下進入平壤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美軍在平壤欺凌朝鮮婦女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美軍占領布滿偽裝的“紅色宮殿”

抗美援朝戰爭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6月10日,中朝軍隊連續進行了五次戰役,以運動戰為主,屬于戰略反攻性質的作戰,中朝軍隊共殲敵23萬余人,迫使敵軍從總攻擊變為總退卻,并將戰線穩定在“三八線”地區,扭轉了朝鮮戰局,徹底戳穿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第一次戰役: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志愿軍以1個軍的主力配合朝鮮人民軍在東線進行阻擊;在西線集中5個軍和1個師,給“聯合國軍”以突然性打擊,將其從鴨綠江邊驅逐到清川江以南,挫敗了“聯合國軍”企圖在感恩節(11月23日)前占領全朝鮮的計劃,初步穩定了朝鮮戰局。第一次戰役志愿軍共殲敵1.5萬余人。

第二次戰役:1950年11月7日至12月24日,西線志愿軍六個軍主力在清川江地區,東線志愿軍3個軍在長津湖地區給“聯合國軍”以出其不意的打擊。“聯合國軍”兵敗于西部戰線的清川江兩岸和東部戰線的長津湖畔,放棄平壤、元山,退至“三八線”以南。第二次戰役志愿軍共殲敵3.6萬余人,扭轉了朝鮮戰局。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1月15日,美國海軍AD-3俯沖轟炸機空投2000磅航空炸彈,轟炸鴨綠江大橋朝鮮一側。(美國海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1月20日,美軍士兵在清川江北部準備向地方據點開火。(攝影:James Cox)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7日,幾名美軍士兵正在用朝鮮當地的大米做飯。攝影Donald Dunba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美國海軍陸戰隊第5團和第7團士兵遭到突襲。(攝影:美國海軍陸戰隊Frank C. Kerr中士)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11日,美軍在朝鮮東部興南港撤離一些供給和設備。(攝影:Emerich M. Christ)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13日,一艘聯合國登陸艦在仁川港附近。(美國海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17日,一個無家可歸的小男孩和他的姐姐在鐵路線旁,搜尋可以吃的食物和可以取暖的地方。(攝影Fulton)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26日,美國“密蘇里”號戰列艦向朝鮮東部港市興南發射炮彈。(美國海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26日,美軍海軍陸戰隊士兵在有效打擊我方空中供給之后繼續前進。(攝影:McDonald)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0年12月27日,一名美軍醫療兵正在為前方的流動醫療小組挑選止血繃帶等物資。攝影Fred Rice

第三次戰役: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為打破美國政府“先?;?,后談判”,爭取喘息時間,卷土重來的陰謀,志愿軍集中6個軍,在人民軍3個軍團的協同下,向“聯合國軍”發起全線進攻,將其從“三八線”擊退至北緯37°線附近地區,占領了韓國首都漢城,共殲敵1.9萬余人。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向敵方發射火箭彈。(美國海軍陸戰隊)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美軍空降士兵和設備。(美國國防部)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一家HRS-1直升機吊裝1000磅供給。(攝影:Ed. Waite)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3日,美軍士兵在距漢城(現稱首爾)10英里的山區雪地中行進。(攝影:James J. Jacquet)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3日,漢城,巡邏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8日,漢城。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13日,原州,美軍清剿行動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20日,原州,迫擊炮陣地

第四次戰役: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防御戰役。志愿軍連續取得三次戰役勝利后,主力轉入休整。“聯合國軍”發現志愿軍補給困難、第一線兵力不足后,在1951年1月25日向志愿軍發動攻勢,志愿軍立即由休整轉入防御。在這次戰役的第一階段,志愿軍以一部兵力在西部戰線頑強抗擊敵軍,同時集中6個軍的兵力在東部戰線的橫城地區實施反擊,但未能打破“聯合國軍”主要方向上的進攻。第二階段,為了以空間換取時間,掩護后續兵團到達,志愿軍在全線轉入運動防御,力圖抗擊和消耗“聯合國軍”。3月14日,中朝軍隊撤出漢城。4月21日,“聯合國軍”被扼制在“三八線”南北附近地區。第四次戰役志愿軍損失較大,但仍殲敵7.8萬余人。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23日,美騎1師簡易浴池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月26日,陸戰隊與朝鮮游擊隊交火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2月23日,砥平里,傷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2月16日,美軍第24團一等兵愛德華·威爾森在前線戰斗中腿部受傷等待撤退。(美國陸軍一等兵Charles Fabisza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2月25日,運送傷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美國總統代表弗蘭克·勞少將在前線視察(攝影:Vance Jobe)。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7日,漢江,歡迎美軍的韓國兒童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7日,橫城,陸戰隊傷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12日,35度線,25師士兵與寵物狗共進午餐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21日,第九軍軍長穆爾少將的棺材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23日,美軍傘兵空降試圖切斷敵方撤退道路。(攝影:P. T. Turne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3月24日,漢城,坦克拉吉普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4月3日,一名受傷的美軍士兵被擔架抬到直升機上,準備運往后方的戰時醫院接受治療。

第五次戰役:本次戰役自1951年4月22日發起,6月10日前后結束,歷時50天。志愿軍和人民軍將“聯合國軍”從三八線附近地區打退到漢江南岸地區,但又被“聯合國軍” 推回到三八線南北地區。至6月10日,戰線穩定在“三八線”南北地區。志愿軍和人民軍共殲滅 “聯合國軍”8.2萬余人,自身作戰減員8.5萬余人。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4月22日,1951年4月22日,兩名美軍第24團士兵攙扶受傷的同伴撤離。(攝影:Tom Nebbia)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4月28日,美軍用香煙套取朝鮮老漢的情報。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5月1日,漢城,美國坦克兵對在戰場上受傷的士兵進行第一時間的幫助。攝影Charles Fabisza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5月22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遇敵軍攻擊藏身坦克之后。(攝影:John Babyak)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5月23日,受傷的美軍士兵通過直升機轉移到離戰場最近的戰時醫院進行救治。攝影McMasters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9日,美國勞軍團在朝鮮慰問演出時的場景。攝影McKinney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9日,美軍炮兵與我方交戰。(Peterson)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14日,夜間行駛中的美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19日,美軍牧師在前線為士兵舉行祈禱儀式。攝影Nelse Einwaechte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21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5團第1營少尉約翰·霍普金斯帶領大家唱美國國歌。(攝影:Valle)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24日,西部戰線,娛樂的坦克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24日,哀悼陣亡美軍士兵

第二階段—戰略防御階段(1951年6月—1953年7月27日)

1951年6月23日,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提出關于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建議,主張交戰雙方談判?;鸷托輵?,把軍隊撤離“三八線”,戰爭雙方均表示同意舉行停戰談判。7月10日,停戰談判在開成舉行。但是,美帝國主義采取拖延和破壞的政策,并企圖以“軍事壓力”配合談判,達到其不合理的要求。我方針鋒相對,以打促談,打談結合,同敵人進行堅決斗爭。從此,朝鮮戰爭形成了一個長期的邊打邊談,軍事斗爭和外交斗爭交織在一起的復雜的斗爭局面。

在這個階段,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執行“持久作戰、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以陣地戰為主要作戰形式,進行持久的積極防御作戰。

其特點是:軍事行動與停戰談判密切配合,邊打邊談,以打促談,斗爭尖銳復雜;戰線相對穩定,局部性攻防作戰頻繁;戰爭雙方都力圖爭取主動,打破僵局,謀求對自己更有利的地位。1951年7月10日,戰爭雙方開始舉行朝鮮停戰談判,自此開始了雙方長達兩年多的邊打邊談的局面。

經過五次戰役,中朝軍隊收復了朝鮮首都平壤,攻占了韓國首都漢城,把戰線伸展到“三七線”,徹底扭轉了朝鮮戰局,最后把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6月25日,一名美軍士兵搬運啤酒。攝影William Goodman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8月14日,美軍運送醫療設備和人員到前方成立醫療小組。攝影Charles Abrahamson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8月17日,一名受重傷的美軍士兵正在接受手術。攝影Dimiitri Boria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9月15日,撲克。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9月2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直升機支援南朝鮮軍隊。(攝影:T. G. Donegan)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9月24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在摧毀一個狙擊手埋伏點之后暫時休息。攝影 美國海軍陸戰隊Frank W. Sewell中士。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1月15日,美軍第5期兵團一等兵德懷特在前線寫家信。攝影 ames L. Chancello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2月1日,一名受傷的美軍士兵在救助站喝水,幾名美軍士兵在對他進行救助。攝影Robert Kiser。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1年12月14日,美軍第19團士兵在江原道錦城舉著寫有新年祝福的牌子祝福國內的親屬。攝影 Mervyn Lew。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1月10日,美軍坦克向對我方陣地開炮。(攝影:Harry M. Schultz)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3月7日,仁川港,聯合國燃料傾倒場。(攝影:Dimitri Boria)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3月10日,臨津江“自由之橋”被炸毀。(攝影:Dimitri Boria)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3月21日,陸戰1師的復活節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3月30日,防彈衣救了他一命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8月4日,一名受傷的美軍士兵正在接受手術,手術地點距離前線僅僅20英里。攝影Feldman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9月25,搶救傷兵輸血。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8月10日,美軍第27步兵團士兵在距敵方40碼的掩體中。(美國陸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8月12日,美國一個戲劇團到朝鮮戰場勞軍。攝影John Scoblic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11月22日,分配新靴子的第三師士兵。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2年11月,美國海軍艦載機執行轟炸朝鮮橋梁任務。(美國海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3年1月9日,美軍士兵進入運兵船為登陸做準備。(美國陸軍)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3年4月15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1團發動夜襲。(攝影:Eugene C. Knauft)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1953年8月3日,治療的傷兵弗蘭克芮默,他在停戰前15分鐘受傷

停戰協定簽字

朝鮮戰爭交戰雙方最后將陣線穩固在“三八線”上,迫使“聯合國軍”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于1953年7月27日,在《關于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上簽字,確定“三八線”為臨時軍事分解線。至此,歷時2年零9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以中朝軍民的勝利和美國的失敗而告結束。在停戰協定上簽字的“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后來在回憶錄中說:他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沒有勝利的停戰協定上簽字的美國司令官”。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板門店談判會場,彭德懷總司令隆重出席步入會場。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中朝代表進入會場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美軍談判代表進入會場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簽字大廳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會談進行中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朝鮮戰爭停戰談判中的戰俘問題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在中美朝鮮戰爭停戰協議上,彭德懷司令員簽字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在停戰協定上簽字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簽署朝鮮停戰協定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朝鮮戰爭談判現場,圖為中美兩軍代表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朝鮮戰爭談判現場,中美兩軍代表簽字。

陳輝 | 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歷時三年零三十三天的朝鮮戰爭停戰協定簽字儀式花了10分鐘。

朝鮮戰爭期間,“聯合國軍”侵朝部隊最多時達到93.26萬人,受“聯合國軍”指揮的南朝鮮部隊59萬多人,共計152萬多人。其中美國出兵居第一位,兵力達30多萬人;英國居第二位,兵力達14000多人;加拿大居第三位,兵力達6100多人;土耳其居第四位,兵力達5400多人;其余出兵數量的排列順序是澳大利亞、菲律賓、新西蘭、泰國、埃塞俄比亞、法國、希臘、哥倫比亞、比利時、荷蘭、盧森堡、南非。

1950年6月25日爆發的朝鮮戰爭,歷時3年零32天。美國三軍大規模卷入了侵朝戰爭,它動用了陸軍兵力的三分之一,戰場兵力最多時達到302483人;海軍兵力的二分之一,出動各種艦艇210艘,海軍航空兵的作戰飛機383架;空軍兵力的五分之一,先后出動各種飛機數萬架,戰場上保持飛機最多時達1700多架。

【陳輝,新華社原北京軍區支社社長,高級記者,大校軍銜,獲新華社“十佳記者”榮譽。撰寫出版了《世界王牌敗兵錄》《沙場淘金百戰歸》(上下冊)《軍旗下的鐵甲雄師》、《軍旅歲月拾零》(一至五集)等9部專著,在國內外發表新聞作品2000余篇。新聞和文學作品先后獲得國家“五個一”工程獎、第一屆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聞獎一等獎、第三屆中國報告文學大獎賽一等獎、伊拉克戰爭報道獎、國家抗震救災報道獎等50余個獎項,新聞作品收入國家語文課文。先后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4次,獲國防服役金質獎章;簡歷被收入《中國專家大辭典》和《二十一世紀人才庫》;作品被收入《中華文庫收藏作品名典》?!?/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圖說朝鮮戰爭:請看鏡頭里的美軍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history/202006/58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