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紀蘭:一輩子的承諾

如今忙碌了一輩子的申紀蘭,依然為村里忙活著:到施工現場詢問進展,入村民家中了解需求,學習中央有關精神,為社會各界講黨課……申紀蘭總說:“我雖然年齡大了,但還能做一些事情,黨需要我,我就要一直干下去,聽黨話、跟黨走,是我一輩子的承諾?!?

【致敬共和國勛章 國家榮譽稱號人物】

申紀蘭:一輩子的承諾

九月的上黨大地秋意漸濃,香菇大棚里卻還是讓人感到有些悶熱,90歲高齡的申紀蘭正在采摘蘑菇。深藍色衣服、齊耳短發、黑白布鞋,依然保持著熱愛勞動的本色,一如她對國家深沉的愛始終不變。

山西省平順縣西溝村是太行山南麓一個普通又不普通的小村莊,申紀蘭在這里用自己的一生,陪伴著共和國的每一次進步。

曾經的西溝村,山高土薄,高寒多旱。申紀蘭回憶說:

【“西溝農民輩輩苦,打一擔糧交八斗租,十冬臘月換不上衣,糠菜一年糊不住,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

當時還有一句流傳很廣的話——“好男走到縣,好女走到院”。每次想起這個說法,申紀蘭都很生氣:

【“舊社會呀,不把婦女當人。婦女只能到院里頭,男人就高一步了,就能到縣里頭。你說這話能有道理嗎?我就不服氣。”】

1951年,西溝村成立了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申紀蘭被選為副社長。那時社里勞動力短缺,社長李順達就鼓勵申紀蘭發動婦女下地勞動。

【“走出‘三臺’參加社會主義建設,要男人看得起婦女真難呀!”】

申紀蘭感慨地說。

所謂“三臺”即碾臺、鍋臺、炕臺。除了思想上的桎梏外,還有一大困難擺在申紀蘭面前:那時候10分算一個勞動力,兩個婦女只能算一個男勞力,所以婦女只能記5分。這種按性別劃分的不公道計分方式,直接打消了婦女們干活的積極性。

為了爭取婦女同工同酬,申紀蘭決定組織婦女和男人比賽撒肥,看誰先撒完,并且撒得又快又好。在申紀蘭的帶領下,姐妹們先把地劃成行,然后一行一行地撒肥,撒進去的肥料又勻又實,不到晌午就率先干完了。那天,她們終于第一次掙到了10個工分,和男人們一樣多。

就這樣,申紀蘭動員婦女積極參加生產勞動,爭取男女同工同酬的社會實踐,為新中國的農村集體勞動管理探索出一個最初的分配模式,為我國制定按勞分配政策和法律作出了實驗性的貢獻。

1954年,申紀蘭也因此當上了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而男女同工同酬也在此次大會上正式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八十二條第二款規定:

【“國家保護婦女的權利和利益,實行男女同工同酬。”】

從此,申紀蘭開始了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風雨同行的65年。

申紀蘭回憶說:

【“第一次開的人代會,在中南海的禮堂里。投票是把紙發到手里頭,那時我真正的感覺是人民當家作主了!”】

65年的代表生涯,申紀蘭提出的建議和議案涵蓋“三農”、教育、交通、水利建設等各領域,有關系國計民生的大事,也有涉及群眾利益的小事,山區交通建設、耕地保護、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農村干部選舉、貧困地區旅游開發等,不斷得到采納、得以實現。申紀蘭,也成為全國唯一一位出席從第一屆到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人大代表。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中國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申紀蘭開始了人生又一次重大轉折。

1983年,西溝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兩年后,申紀蘭帶領鄉親們辦起了平順縣第一個村辦企業,西溝村逐漸走上了快速發展道路。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西溝村也提出發展“旅游、農產品加工、服裝加工”三個產業。近年來,西溝村不斷走科技創新道路,建起了60多個光伏香菇大棚,實現了棚上發電,棚下種菇。種驢場、核桃露廠、潞麻廠、服裝生產車間……依次建立。

與申紀蘭一同工作30年的西溝村黨總支書記郭雪崗驕傲地說:

【“我們還建成了展覽館、太行之星紀念碑、村史亭、老西溝互助組雕塑、西溝森林公園等旅游景點,形成了以愛國主義教育、森林休閑為主的紅色旅游和綠色旅游線路,西溝村已經從一個落后的純農業村變成了農林牧工商游全面發展的現代化新農村。”】

如今忙碌了一輩子的申紀蘭,依然為村里忙活著:到施工現場詢問進展,入村民家中了解需求,學習中央有關精神,為社會各界講黨課……申紀蘭總說:

【“我雖然年齡大了,但還能做一些事情,黨需要我,我就要一直干下去,聽黨話、跟黨走,是我一輩子的承諾。”】

【察網摘自《光明日報》(2019年09月20日08版)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