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北京近日的新冠疫情和當初武漢一樣蹊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不管武漢之前的疫情和北京此次新冠疫情是不是反華勢力投毒造成的,至少我們追溯源頭時不能簡單排除這種可能性,未來的疫情防控同樣也要做好食品和水源及相關設施的檢驗檢疫工作。是不是這個道理呢?

【本文為作者鹿野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近幾天來,北京新冠疫情的死灰復燃牽動了每個人的心。目前已經有三例確診病例,其中兩例是中國肉食品綜合研究中心的員工。

鹿野:北京近日的新冠疫情和當初武漢一樣蹊蹺

6月12日下午,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大門已經緊閉

有些朋友表示,在國外疫情還很嚴重的情況之下,出現個別病例是很正常的現象。但是,筆者持不同的看法。

沒錯,在國外疫情還很嚴重的情況之下,的確無法難以避免國內個別零星病例的出現。但是,這指的是和入境人員密切接觸的情況,也就是之前所說的“境外輸入關聯病例”。像此前的廣東、東北和北京等多地都出現過這種情況。這的確是正常的,在某種程度上是難以完全避免的。

但是,這次北京的新冠疫情明顯不是這種情況。相關人員不僅沒有發現出境經歷和與入境人員密切接觸的情況,而且大多是中國肉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員工這一點更是不同尋常:

我相信,經歷了這么長時間新冠病毒防控的情況之下,中國不可能不知道和食品密切接觸的檢驗檢疫人員染病意味著什么,對于這些人的防護和檢測肯定是遠遠高于其他人的。在這種情況之下,防范最嚴密的首都北京還出現了肉食品研究中心員工染病,發生的概率實在是很小的。

鹿野:北京近日的新冠疫情和當初武漢一樣蹊蹺

雖然此波疫情目前只有三例病例,但是由于源頭詭異,造成的損失可一點不小。一個突出的例子是,據《北京青年報》報道,現在北京六大批發市場已經全部或部分停業:

【有消息稱,有確診病例曾到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京深海鮮批發市場、順鑫石門批發市場、懷柔區萬星農副市場、平谷區東寺渠農副產品市場、朝陽區松榆東里市場等6大批發市場地執行食品抽檢任務。據悉,目前這6大批發市場部分交易大廳關閉或整體暫停營業。
根據6月12日的疫情通報,西城確診病例曾在6月3日去過豐臺新發地菜市場采購海鮮和肉。今天北京新發地市場牛羊肉大廳暫時封閉,市場所有生鮮肉類、冷凍肉類已全部封存,相關部門已上門病毒采樣。新發地市場董事長張玉璽表示,目前牛羊肉大廳360家商戶已做核酸檢測,市場是否全場關門,待核酸檢測結果后再定奪,目前,正在積極籌備方案中。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從今天中午開始,京深海鮮市場已經關閉,處于“不讓進也不讓出”的狀態。京深海鮮市場相關部門回應表示,目前市場確實處于關閉狀態,暫不對外營業,此外其他情況無可奉告。
豐臺與西城確診病例在新發地市場有過交集,北京六大批發市場全部或部分停業
https://mp.weixin.qq.com/s/KWANd4BcYnj-YR41ckWHpg】

當然,現在對北京疫情源頭的追溯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據最新的報道,在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上發現了病毒: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董事長張玉璽接受采訪時表示,新發地市場蔬菜、水果大廳6月13日將照常營業。同時他指出,相關部門抽檢時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而該產品的貨源來自京深海鮮市場。據張玉璽介紹,該抽檢結果是6月12日早上收到的通知。目前新發地市場涉及三文魚的9名相關人員已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結果暫呈陰性,目前均處于隔離中。
北京新發地市場進口三文魚切割案板檢測出新冠病毒_網易新聞
http://news.163.com/20/0613/00/FEV9AROV0001899O.html】

但是,這仍然無法打消筆者的疑惑,在進口的三文魚上并沒有發現病毒,涉及三文魚的相關人員也沒有發現病毒,那病毒是怎么跑到案板上的呢?三文魚在很多時候是生吃,不一定是魚本身被感染或者注入,冷鏈運輸過程中魚身上的冰也很可能攜帶病毒,所以選擇三文魚下手不是偶然的。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幕和武漢疫情源頭追溯時的情況非常類似。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不少人都宣稱“華南海鮮市場發現病毒,因此病毒來源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一直到不久前的兩會上,高福院士才指出,當初調查的時候根本沒有在華南海鮮市場的動物身上發現病毒,而是在下水道廢水當中發現的病毒: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接受鳳凰衛視記者采訪表示,病毒溯源目前仍未有進展,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很可能是受害單位。高福說,一月到武漢提取的動物樣本中沒有檢出病毒,但包括下水道在內的環境樣本中,有檢出病毒。
鳳凰記者對話高福:武漢動物樣本無病毒 華南海鮮市場或為受害者_鳳凰網資訊_鳳凰網
http://news.ifeng.com/c/7wl2J8hMSO0】

試問,要是病毒真的來源于野生動物的話,那么顯然動物身上的病毒應該多于下水道廢水等環境樣本當中的病毒。怎么會在動物身上發現不了病毒,而卻能在下水道廢水當中發現呢?

當然,如果要是換一個視角來看,食品和水源與食品加工用具等設施當中出現病原體,是從古至今生物戰投毒的常規套路。從漢代霍去病之死到抗戰時期731部隊對抗日根據地的生化戰,絕大多數情況采取的都是這個套路。

當初的武漢和這次的北京疫情是不是也是這種情況呢?筆者不敢斷言,但是恐怕不能簡單的排除這種可能性。

記得筆者在疫情爆發之初的多篇文章當中就曾經提出過,這次以武漢為中心的中國新冠疫情明顯不同于自然情況下傳染病發展的一般規律:

就傳染病發展的一般規律來說,病原體的發展演變是需要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的。要先從“只能感染動物不能感染人”變異到“可以感染人但不能人傳人”,然后再變異到“有限人傳人”,最后才能變異成“快速持續人傳人”。要是從“只能感染動物不能感染人”在極短的時間內一下子變異成“快速持續人傳人”,那就不是病毒而是神仙了。

因此,絕大多數的新型傳染病都是在“不能人傳人”或者“有限人傳人”的階段就發現了,如果要是在“快速持續人傳人”階段才發現,那也往往不會是集中于一個地區而是多點開花。像這次爆發階段才發現,而且集中于武漢一個地區大爆發的情況,在自然條件下發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F在很多朋友批評的在這次疫情一開始的時候很多專家雖然都懷疑人傳人,但是還說“未發現人傳人”,可能也有這方面因素。

再加上美國去年的電子煙肺病,以及拒絕《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上簽字等等諸多詭異的情況,我們在病毒溯源工作中絕不應該忽視人為投毒的可能性。隨著中國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和歐美疫情的全面爆發,反華勢力在中國再次投毒的可能性也不斷增長,除了要做好入境人員的檢驗檢疫工作,也要做好食品和水源及相關設施的檢驗檢疫工作。

而筆者在做出上述論斷的時候,不僅北京此輪疫情沒有爆發,高福院士沒有公布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調查情況,甚至外交部和央視也還沒有關注美國生物武器實驗室。后來事態的發展,也的確在不斷印證筆者的擔憂。

這當然不是說,現在就可以100%的確定武漢之前的疫情和北京此次新冠疫情,都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反華勢力投毒造成的,因為畢竟相關的病毒源頭仍然在追溯當中。但毫無疑問的是,近一段時間疫情的發展事態與病毒源頭的調查工作不但沒有排除這種嫌疑,而且這種情況的可能性還在不斷增大之中。

更何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不管武漢之前的疫情和北京此次新冠疫情是不是反華勢力投毒造成的,至少我們追溯源頭時不能簡單排除這種可能性,未來的疫情防控同樣也要做好食品和水源及相關設施的檢驗檢疫工作。是不是這個道理呢?

最后,我衷心的祝愿北京挺住,中國挺??!希望這次北京的新冠病毒疫情能夠早日解決,也希望未來即使無法完全避免零星的境外輸入關聯病例出現,也不要再出現這種源頭不明,而且涉及食品安全等重要問題的蹊蹺情況了。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politics/202006/58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