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富強:北京新疫情的毒源溯源路徑越來越清晰

如果是中國進口的肉類無意間被國外感染了病毒的工人污染了,那么應該是中國范圍內或者北京市多個生鮮市場出現感染才對。但目前沒有發現這種情況,所有關聯都指向北京新發地海鮮市場。病毒怎么會這樣精準地指向了北京最大的生鮮市場?

羅富強:北京新疫情的毒源溯源路徑越來越清晰

本文要點:

一、突發情況

二、形勢嚴峻

三、詭異疫情

四、溯源路徑

五、最新線索

六、病毒來源

七、幕后真兇

一、突發情況

已經連續56天沒有新增疫情的北京市,6月11日突然新增1例新冠病毒感染確診病例,而且“來歷不明”。

從6月11日到6月14日7點,北京新增新冠肺炎確診者51人,公開了50人流調信息,其中1人尚在流調。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6月14日0時至7時,北京市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8例,均與新發地市場有關聯。

于是,在全國抗疫戰爭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情況下,祖國心臟——首都北京的海淀區、石景山區、西城區、豐臺區所有社區恢復二級響應,豐臺花鄉成全國唯一高風險地區,其余10個街鄉為中風險。

二、形勢嚴峻

第一、確診患者活動范圍廣

確診的前幾位患者中,有2位是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負責市場肉類采樣檢測的工作人員,他們的工作范圍就是到各大市采樣和監測,足跡與接觸人員較多;還有患者發病后輾轉兩三家醫院檢查就診,足跡所及路徑過程同樣會接觸很多人。

第二,確診患者與他人接觸面廣

確診的患者中,多位是新發地海鮮市場老板或者攤主,有2位是餐廳承包人員(其中1人是大廚,1人是接待顧客的服務員)……這些從事銷售和服務工作的人員,其工作特征就是與顧客打交道,這半個月來他們到底近距離接觸的人,真是難以數計。

第三,確診患者分布廣

根據疾控部門公開的消息,目前病例至少涉及6個區、22個小區、12家單位、12所就診醫院。

從這個數據可以看出,確診患者們在市場里、交通工具上、餐廳商場里、單位和家庭里所接觸的人,必然是幾何級的倍增數量。

與他們有過近距離甚至接觸的人,顯然會有一些到了京外其他省份。

遼寧省通報:6月13日0時至24時,遼寧省新增2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均為6月12日沈陽市報告的無癥狀感染者轉歸確診病例,均系北京市6月12日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

這個形勢,真的太嚴峻了!

三、詭異疫情

北京這一波新冠疫情新動向非常詭異,其詭異之處在于四個方面:

第一是城市——位于中國的心臟,首都北京。

這一方面,最詭異之處在于北京的這一波新增疫情,是北京市已連續56天無本地報告新增確診病例的情況下發生的。

北京是什么地方?中國的首都。而中國的首都地位,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地位。

第二是時機——北京這一波新增疫情,是在中國抗疫取得了決定性勝利而全世界都處于疫情泛濫的狀況之下。

從兩個月前開始,中國除了東北地區由于俄羅斯方面的輸入性病例致使東北部分地方的疫情出現反彈以外,包括中國國內疫情最早發源地湖北在內的全中國所有地區,基本消除了本土新增病例的情況,全世界有最基本良知和正常思維的國家和民眾,普遍認為中國的抗疫取得了決定性勝利。

作為所謂“最早爆發疫情”的國家,現在卻唯有中國“一枝獨秀”,堪稱全球抗疫經典畫面。區區3.3億人的美國,公開的確診患者人數210多萬,死亡11余萬人;而14億人的中國,確診總數遠遠低于美國的死亡人數。

這本是中美政治優劣的絕妙說明。

但沒曾想,突然間,中國疫情管控最嚴格的城市北京會爆發如此新冠病毒新疫情,其確診和被檢測呈陽性的人數,居然超過武漢當初的第一波人數。

北京,是中國的什么地方?是世界的什么地方?關注時事的群體眾所周知。

第三是地方——又是海鮮市場。

中國第一波疫情爆發的地方是湖北省會城市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那可是武漢最大的市場。

而北京這一波極為意外的疫情爆發地,竟然也詭異地還是海鮮市場——新發地海鮮市場。這可是北京最大的生鮮批發市場之一。

這就奇了怪了,來到中國的新冠病毒,就那么喜歡人員流動量最大的大型批發市場?

第四是載體——莫名其妙的“海鮮”。

按照所有人的生活常識和科學認知,都會感到很奇怪:

——水生動物沒有肺,怎么“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總是圍繞著海鮮市場呢?武漢爆發疫情是在華南海鮮市場,北京突然新增新冠肺炎疫情,也是在北京的新發地海鮮市場?

特別是,據多家媒體報道:相關部門抽檢時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

這也奇了怪了,原先不是有諸多專家肯定地說,新冠病毒來源于穿山甲或者蝙蝠么?怎么這一次卻跑到三文魚身上了?

三文魚并沒有肺,且生活在含鹽量很高能夠可以殺死病毒的海水里,怎么會攜帶專門給肺部致病的新冠病毒呢?

四、溯源路徑

新冠病毒怎么跑到北京去了?

迄今為止,可信度最高的解釋就是這個了:

——少數在水、和含水分的食物等的研究發現,冠狀病毒在這些有水環境中可以存活更長時間。

而在冷凍狀態下,病毒更是可以長期存活。

因此,一旦新冠病毒污染了冷凍前加工處理的海鮮和肉類食物,冷凍后,病毒就可以在其中長期存活。

海水會利于新冠病毒的存活嗎?

新冠病毒不是細胞,也就是說其表面沒有細胞膜,只是一層核糖核酸蛋白,所以檢測新冠病毒是否存在,就是檢測是否有核酸存在。

正是因為新冠病毒沒有保護膜,自然干燥情況下特別是陽光照射下病毒也存活不了多久,所以通常采用消毒劑就能滅殺,堿性消毒劑對新冠病毒具有顯著的滅殺效果,鹽性液體也對新冠病毒具有一定的滅殺作用。

因此,新冠病毒在海水里不可能存活太長時間。

因此,這兩個問題就很值得我們思考了:

第一個:海鮮(海生動物)生長在含鹽量較高的海水里,新冠病毒能夠長時間存活嗎?

第二個:即便有在海水里有勉強存活下來的新冠病毒存在,并污染海生動物,但依靠呼吸道傳染為主并感染肺部的病毒,能夠在海生動物身上長期存活下來嗎?

不過,有一項可靠的研究證明:

——新冠病毒在淡水環境和冷凍情況下存活時間更長。

海鮮被捕撈上來以后,大多會用淡水沖洗,然后冷凍,再運輸、出售。

而中國,恰恰是世界海鮮市場的最大進口國之一,進口的海鮮來自歐美、日本、韓國以及東南亞國家。

早就沒有了本土新冠病毒疫情的中國,怎么會突然在首都,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超大城市之一里突然重新爆發新冠疫情呢?并且是與海鮮市場具有密切聯系呢?

有人說,加工三文魚案板上檢測出新冠病毒,并非一定是三文魚傳染的病毒,有可能是因為人或者刀或者水被新冠病毒污染了,所以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上存留了新冠病毒。

那么,這人又是被什么感染的呢?

中國本土早就沒有了自發性的新冠病毒,目前的病例都是輸入性病例。

因此,要想對北京這一波突然“空降”的新冠病毒進行溯源,很顯然,最主要的線索在于海外生鮮進口,包括海鮮、豬肉、牛肉、羊肉等等。

說到海鮮之外的肉類,是因為感染者中有兩位專門抽樣檢測肉類食物的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員工。他們很可能就是在抽檢肉類食品中感染上了新冠病毒。

五、最新線索

今天,北京市疾控中心楊鵬表示:北京新發地的病毒溯源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通過全基因組測序發現病毒是從歐洲方向來的,初步判定與輸入性有關。但病毒到底怎么來的,還無法確定。有可能是污染的海產品或肉類,或者進入市場的人通過分泌物進行傳播。”】

羅富強:北京新疫情的毒源溯源路徑越來越清晰

這就是說,引爆北京新疫情的病毒,絕不是過去引發中國新冠疫情的“本土病毒”,而是從境外來的。

六、病毒來源

北京這一波突發疫情的病毒到底從哪里來的?怎么來的?

我們依據現實證據,用梳理方式進行分析推測。

首先,病毒到底是怎么來到北京的?

已經明確的情況是,引發北京新增疫情的新冠病毒病毒毒株,屬于歐洲那邊的毒株,基本判定來自于歐洲。

那么,病毒是如何到達北京的呢?可能性主要有兩個:

第一個:病毒附著在進口肉類中來到北京的。

從目前國際人員流動和物流情況看,結合確診患者均與北京豐臺區的新發地海鮮市場有關聯的情況看,那么,病毒是附著在肉類上來到了北京。

如果是病毒無意中附著在肉類上來到中國,多地爆發或者其他地方爆發,可以理解,讓人無法理解的是:

——附著在進口肉類上的病毒,為什么這么而精準到了極度蹊蹺的程度,恰恰來到了中國首都北京,而中國其他也一樣進口肉類的地方卻沒有爆發疫情呢?

所以,這一可能雖然很大,但并不是最大。

第二個:是人為在北京新發地海鮮市場投毒。

接著第一個可能性說。

中國的第一波新冠疫情,爆發地是中國的“肚臍眼”部位——九省通衢的湖北省省會武漢市,那是中國的交通樞紐。

而這一波新疫情,爆發地卻是中國的“心臟”部位——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首都北京。

爆發疫情的這兩個地方都是中國非常要害的位置。

武漢大規模爆發疫情,正處于中國最盛大的春節前夕,全世界人員流量最高峰時期的“中國春運”期間。在中國已經取得抗疫戰爭決定性勝利、全國恢復了正常的生產生活的時候,防范最嚴的首都北京卻突然被精準地爆發了疫情,并且是在人員密度最大的新發地海鮮市場。

如果是中國進口的肉類無意間被國外感染了病毒的工人污染了,那么應該是中國范圍內或者北京市多個生鮮市場出現感染才對。

但目前沒有發現這種情況,所有關聯都指向北京新發地海鮮市場。

病毒怎么會這樣精準地指向了北京最大的生鮮市場?

七、幕后真兇

北京新疫情發生后,有了兩方面的蹊蹺的情況:

——北京爆發新疫情后,全中國為之震動,國際媒體也廣為報道,唯獨美國的主流媒體就像沒有看到一樣,《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這些美國主流媒體,這兩天竟然沒有一家報道此事。

——特朗普這樣每天發推文上百篇的“推特狂”,蓬佩奧、彭斯以及美國的一些反華政客,竟然也一直“沉默”!

他們看不見?他們竟然沒有幸災樂禍。

特朗普不是一直在質疑“為什么病毒沒有在中國廣泛傳播,這不合理”么?中國首都突然爆發新疫情,不正是給了特朗普臺階下了么?不正是又給特朗普“中國是疫情爆發中心”的甩鍋嫁禍論提供新“證據”了么?

甚至,在表達對席卷美國騷亂的態度中,特朗普不都是還要借機攻擊“中國傳播了病毒”么?

但他卻為啥一反常態,對北京的新疫情視而不見了呢?

誰是真兇?

當然,病毒就是真兇。

但病毒的背后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真兇。

實際上,在做著看來,特朗普等人的反常表現,不過是反而漏出了“馬腳”,做賊心虛。

當各種蹊蹺疊加在一起的時候,那就不是巧合了,而是一系列的計劃。

美國怎么可能在明明想用病毒禍害中國卻玩火自焚的情況下善罷甘休?

美國怎么可能會讓中國在波及全世界的疫情中一枝獨秀地正常生產和生活?

美國怎么可能會讓中國“借助美國疫情失控經濟衰退的不利狀態超越美國”?

還是再用毛主席的兩句話當成文章結尾:

第一句: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第二句:提高警惕,保衛祖國。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富強的方向”,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北京新疫情的毒源溯源路徑越來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