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劍:國家安全公署特定情形下可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轄權

徹底解決香港問題,還需對香港的宣傳、教育進行徹底治理,對少數地產商和壟斷資本家剝削香港老百姓的經濟制度進行徹底改革?!吨腥A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將從司法上對利益集團和敵對勢力進行釜底抽薪,徹底斬斷它們控制、綁架香港的黑手。這是保障香港光明未來的關鍵一步。

2020年6月18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上,法制工作委員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做了說明。

這是落實5月28日人大會議通過的在香港建立國家安全相關法律和執行機制的決定。

要劃重點的是:

【“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在特定情形下可對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轄權。”】

這一條,是對香港暴亂份子、危害國家安全的不法人員、勾結境外的敵對勢力的終極威懾。

亮劍:國家安全公署特定情形下可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轄權

在文章《香港的暴亂即將平息,然而斗爭并未結束》中,我們談到,香港問題的根本原因,是香港利益集團為了私利,陽奉陰違,勾結境外勢力以夷制華,愚民教育養寇自重,對抗和妖魔化中央,以圖永久控制香港。

他們采取了三個策略:

第一步,陽奉陰違

他們表態積極支持一國兩制,從而占據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選舉委員會的多數位置,目的卻是對立法和選舉等環節施加影響,保障自身的利益。

第二步,以夷制華

為了對抗中央政府,保障自己的最大利益,他們選擇了以夷治華。他們和英國人配合,在香港基本法中埋下的最大的陷阱是在司法方面。

第八十八條,規定香港法官由香港當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第八十九條,規定罷免法官必須由不少于三名當地法官組成的審議庭的建議。第九十條,規定只有終審法院和高法首席法官需要由中國公民擔任;第九十三條,規定香港殖民地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均可留用,待遇不低于之前。

這導致香港回歸23年來,以英國籍為主的法官利益集團壟斷了香港的整個司法系統,并以司法獨立的名義,極大的主導了香港的治權。

第三步,養寇自重

他們控制媒體、教育,達到養寇自重對抗中央的目的。

精英利益集團是香港媒體最大的金主,媒體的聲音就代表了背后資本的聲音。通過控制媒體,他們就控制了輿論,竊取了“民意”,也控制了教育。

香港媒體的主題是什么呢?就是反中,妖魔化中央政府,鼓吹西方民主自由。在這一方面,精英們和西方勢力同流合污,共同給香港人民洗腦。

基本法二十三條是他們極力反對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系。”】

而所謂的港獨、反對派,是他們養寇自重,對抗中央的棋子。無論是在落實基本法二十三條,還是去年的犯罪引渡修例,他們都進行了妖魔化宣傳,并配合國際反動勢力對抗政府。

也因此,香港成了法外之地,間諜之都,反中基地。美國在香港領事館就派駐了一千多人,CIA亞洲總部也在這里。

從董建華、梁振英到林鄭月娥,每次香港特區政府在中央支持下,要改革土地政策增加供給,香港就會爆發大規模游行示威運動。這是巧合嗎?

司法權掌握在英國人為主的外籍法官手里,媒體被西方勢力和權貴精英合伙操控,經濟被李嘉誠為代表的富豪壟斷,因此香港走到今天這樣的局面一點都不奇怪。

地產綁架了香港經濟,產業空心化,年輕人沒有出路。而他們卻通過媒體和教育洗腦,讓香港人認為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中央政府。像海港城、機場、國泰這些員工普遍支持暴亂份子,沒有背后資本的長期縱容是不可能的。這些利益集團用房地產綁架了經濟,又用洗腦綁架了民意,以香港的前途為人質來要挾中央政府。

去年發生在香港的暴亂,雖然已經平息,但是斗爭并沒有結束。

香港的司法依然控制在外籍法官手中,基本法二十三條依然無法落實,香港高房價產業空心化依然如舊,媒體教育依然在反華勢力手中。

去年中央之所以沒有采取斷然措施處理香港問題,是因為時機還不成熟,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現在時機成熟了。

1、首先是事實教育了民眾。

因為一國兩制的防火墻,香港暴亂影響不了大陸。相反,香港暴亂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反面教材,給我們真實的演示了資本是如何控制民眾,為了一己私利而禍亂社會的。

無論是大陸人民還是香港人民,都已經認識到香港暴亂沒有出路。

2、其次是新冠病毒疫情戳穿了西方制度的神話

面對新冠病毒,到底誰是真正執政為民,到底誰能領導人民戰勝疫情,事實已經證明了。

新冠病毒不相信宣傳洗腦、污蔑甩鍋和無恥謊言,誰是誰非一目了然。

燈塔國美國,特朗普稱本來可能死兩百萬人,在他領導下只死二十萬,已經是巨大勝利。為了私利,特朗普還不顧美國人死活強行舉辦大規模選舉集會。而美國死了這么多人,政客們無一出來承擔責任。美國社會種族歧視、經濟不平等矛盾在疫情造成的危機下愈演愈烈,打砸搶燒的風景線接連不斷。

歐洲也沒好到哪里去。英國、瑞典為了掩蓋政府的無能,推行牛群免疫的達爾文法則,死了那么多人竟然無人負責,疫情和經濟衰退導致的抗議和騷動也此起彼伏。

戰勝疫情主要靠兩點,一個是隔離防疫,考驗的是社會治理和動員能力;一個是疾病治療,考驗的是醫療技術。

有對比認識才深刻。

西方制度的劣勢,不能有效組織和動員全社會的力量;西方醫學的無能,不能快速控制和治愈疾病。一場疫情,就把西方制度和西方醫學的神話碾碎了。參考:國王的新裝:疫情扯下了西方醫學的遮羞布

因此,現在推出香港國家安全法,占了天時、地利、人和,是最佳時機。

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共有六章66條,分別為:1.總則,2.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和機構,3.罪行和處罰,4.案件管轄、法律適用和程序,5.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機構,6.附則。

一、草案首先從法律上明確三個責任

中央政府對香港國家安全負有根本責任;

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必須防范、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

香港任何機構、組織和個人有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二、規定了中央和香港地方兩級執行機構:

1、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并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監督和問責,由中央政府指派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香港政府警務處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部門,配備執法力量。香港政府律政司設立專門的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檢控部門,負責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檢控工作和其他相關法律事務。

2、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行使相關權力。包括分析形勢,提出意見和建議;監督、指導、協調、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收集分析國家安全情報信息;依法辦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

三、明確規定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和處罰。

草案第三章“罪行和處罰”分6節,對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四類犯罪行為的具體構成和相應的刑事責任。

四、明確規定法制原則

尊重和保障人權,依照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適用于香港的有關規定,保障包括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內的權利和自由。

依法防范、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依法享有的辯護權和其他訴訟權利。

香港特別行政區本地法律與本法不一致的,適用本法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要劃重點的終極大招是: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在特定情形下對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轄權。新聞公告說:這是中央全面管治權的重要體現,有利于避免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的緊急狀態情形。

亮劍:國家安全公署特定情形下可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轄權

徹底解決香港問題,還需對香港的宣傳、教育進行徹底治理,對少數地產商和壟斷資本家剝削香港老百姓的經濟制度進行徹底改革。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將從司法上對利益集團和敵對勢力進行釜底抽薪,徹底斬斷它們控制、綁架香港的黑手。

這是保障香港光明未來的關鍵一步。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撥開迷霧看世界”,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亮劍:國家安全公署特定情形下可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使管轄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