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美國大分裂

假設特朗普連任,可以肯定的是,他沒有任何可能改變他的現行政策,他一定會照著現在的路子繼續干下去。他已經通過他的方式嘗到了甜頭,他就沒有理由改變這種政策。至于他的這種做法會有什么樣的結果,我們也只能拭目以待。

胡懋仁:美國大分裂

有人在一個微信群里放了一個鏈接,是美國Frontline(前線)這么個機構拍攝的一個電視片,名為《美國大分裂》(America’s great divide),副標題是“從奧巴馬到特朗普”。“前線”這個機構看上去,是一個用網絡來制作電視片的公司。但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一個公司,還是只是一個工作室,或者是別的什么機構。我沒有在網上查,這無關緊要。這個片子分上下兩集,我先看了上集,有近兩個小時之長,比起一般的故事片都要長一些。上集看完了,下集先看了個片頭,就明白了,這上下兩集,上集是描述奧巴馬當政時的情況,下集就是描述特朗普當政時的情況。

奧巴馬在競選時,說的話很能振奮選民的人心。他希望美國改變,還希望美國團結。他競選時說,我們不是要一個黑人的美國,也不是要一個白人的美國,我們要的是美利堅合眾國。然而奧巴馬一上任,就遇到了金融危機。美國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危機是美國的金融機構,包括美國的眾多銀行搞出來的。人們對這些銀行說是恨之入骨也不過分。奧巴馬從他的感情上說,也是很想整治這些銀行的。但是他的經濟顧問說,不行,不能整治銀行,那樣做會讓美國經濟崩潰。結果,奧巴馬不僅沒有整治銀行,還不得不拿出一大筆錢資助銀行,幫助銀行度過難關。而銀行立刻把這筆美國納稅人繳來的錢為金融高管發了獎金。這讓美國人民極為憤怒。但是,誰也沒有辦法改變這個現實。奧巴馬想改變,他的競選口號就是改變(change),但是他做不到,他沒有能力做他想要的改變。一個想改變某個不合理狀態的總統,居然沒有能力做一點改變。這里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片子中提到幾次美國黑人被白人警察無端殺害的事件。黑人們希望奧巴馬作為黑人總統,能為黑人說句公道話。但奧巴馬就是想說,也不能說。因為如果他說了站在黑人一邊的話,那么白人就會指責奧巴馬是站在種族主義一邊,是對白人種族的歧視。奧巴馬不能說,奧巴馬不敢說,奧巴馬的民調很快下跌。他很苦惱,但毫無辦法。

直到在他第二任總統任期即將結束的時候,又發生了一個黑人被無故槍殺的事件。奧巴馬這次膽子大了一點,他參加了這位黑人受害者在教堂里舉行的追悼會。不過,也僅此而已。教堂里的黑人信眾為此而歡呼和鼓掌??墒沁@對改變黑人的現狀有什么意義呢?似乎他們認為,他們選出來的黑皮膚總統終于敢為受害的黑人說句有人味的話了。而且,奧巴馬在這個追悼會上還唱了一首歌。他在參加這個追悼會之前,就準備要唱這支歌。他終于如愿以償,實現了他的愿望??墒沁@就夠了嗎?聽到奧巴馬唱出這首歌的人們就真的滿意了嗎?我既為這些黑人感到悲哀,也為奧巴馬只能做到這樣的程度同樣感到悲哀。

發生在康涅狄格州紐敦小鎮的校園槍擊案,有20個孩子死于非命。人們要求美國在控槍方面做點事情。但是,美國步槍協會極力反對,他們提出的理由是,不能因為發生了槍擊案,就剝奪那些正直善良持槍者手持槍支的權利。這根本就是在強詞奪理。但是奧巴馬和當時在眾議院占多數的民主黨毫無辦法。

在醫改問題上,這也是奧巴馬競選時所要承諾要做的事。直到他的第二個任期臨近結束的時候,民主黨占有優勢的眾議院強行通過了這個法案。在投票時,投贊成票的只有民主黨議員,而共和黨沒有一個議員投贊成票。而在奧巴馬看來,或者他所希望的是,這是對美國民眾有好處的事,應該盡量爭取兩黨的共同支持。但是,共和黨就是一點也不支持。他們找各種借口來反對醫改議案。他們說,這有可能為那些非法移民占有國家的資源提供了便利。雖然奧巴馬發誓這決不可能,但共和黨就一定要堅持這樣的看法。這讓奧巴馬非常沮喪。他在競選時所希望看到的美國的團結毫無希望。在他上臺之前,美國就是一個存在著分裂的國家,而在他離任的時候,這個分裂不但沒有絲毫的彌合,而分裂反而更加深了。這是奧巴馬的悲哀,也是美國的悲哀。

奧巴馬時期通過的醫改方案,在特朗普上臺后,立刻就遭到了廢止。這八年,奧巴馬等于白忙活了。民主黨也白忙活了。美國那些需要這個醫療保障的窮人也非常失望。我雖然了解得不是太深,但我感覺,在骨子里,或者在本質上,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根本就不接受美國會存在一個黑人血統的總統。所以不管奧巴馬提出什么樣的議案,共和黨都是要堅決否決的。在這個方面,共和黨一點都不含糊,一點機會也不會給奧巴馬。

我們不能說,共和黨里所有的人們都一定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但在共和黨和它的支持者當中,這樣的人是很多的。在他們看來,美國會出現一個黑人總統,這本身就是一件極其荒謬的事。這樣的事本來就不應該出現。所以,當奧巴馬當選為美國總統之后,這些反對者就一定會千方百計想方設法要和他作對,絕對不讓他好受,絕對不讓他干成任何一件他想干成的事。而結果,共和黨人如愿以償,而美國付出的代價就是美國更加分裂了。

我以為,這樣的分裂,在我們這些局外人看來,是很難從根本上來理解的。這種分裂存在之根深蒂固,是我們難以想象的。那些在美國生活的華人們到底是怎么看的,他們似乎也不太愿意說這類的事。即使在這個種族鄙視鏈中,亞裔或者華裔是這個鄙視鏈的最低端,即白人歧視黑人,而黑人歧視華人,但他們似乎也不太想真正面對這樣的事實。我真的不知道,那么多華人生活在這樣的生態里,到底會有怎樣真實的感受?

看了《美國大分裂》的下集,發現特朗普的路子跟奧巴馬真的很不一樣。奧巴馬上任時,強調團結,強調改變,在團結中改變,雖然這只是他的一廂情愿,但好歹也是有個良好的愿望。而特朗普不一樣。他的路子就是要充分利用這種分裂,甚至要擴大這樣的分裂,把分裂的口子撕得更大。他認為,或者他的幕僚認為,這才會有利于他的當選,以及當選后的執政。

片子里把特朗普的基本盤稱作“基地”(base),這容易把這個詞理解有誤。本·拉登的組織也叫基地,當然,在英語的拼法是是很不一樣的。本·拉登的“基地”用的是阿拉伯語的音譯,所以和特朗普的基地是有區別的。但是在漢語中,我們看不到這樣的區別。所以我以為,還是用臺灣地區的常用語“基本盤”可能更恰當一點。這個所謂基本盤就是指的支持特朗普政策的基本群體。他們是一個大雜燴,有白人至上主義者,有低層藍領勞動者,也有一些從中產階層掉下來的失業者。他們對于民主黨奧巴馬執政時所推行的政策有強烈的不滿,反對奧巴馬推行的醫改方案。他們認為,這個醫改議案對于這個群體之外的人有好處,但對于他們這個群體沒有好處。而且民主黨政策中有某些對婦女和有色人種的傾斜也表示了非常強烈的不滿。于是,特朗普就利用這個群體對這些個方面的不滿,開始他的競選活動,以及在競選后所要執行的政策推行。

特朗普在競選時,基本做法就是到處煽風點火,把在他的基本盤群體中長期壓抑的怒火給大規模地點燃。在他宣誓就職的第二天,華盛頓爆發了大規模示威,反對特朗普當選。這種情況在美國的歷史上幾乎從來沒有過。示威之憤怒,沖突之激烈,很難想象這是美國總統在宣誓就職之后的場面。分裂不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而是從這個時候發展得更為撕裂。

片子中提到一個黑人被白人種族主義者殺害的事件,一般說來,時任美國總統一定會出來譴責歹徒,表示對受害者的悼念和慰問。但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他沒有譴責殺人者,只是說這是一個不幸的事件。不幸?誰不幸?按照特朗普沒有說出來的話,就是雙方都有不幸,不是只有受害者才不幸。這樣的表態當然引起了反對者的憤怒。但是,特朗普就要這樣說,這實際上,是對于殺人的白人種族主義者的某種慫恿和鼓勵。所以那些白人種族主義者聽到特朗普的講話后,都很清楚,特朗普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面對媒體的各種質疑,特朗普最常用的回答就是“假新聞”。這招還別說,真有點屢試不爽。因為媒體沒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去證實所報道消息的證據與真實性。如果媒體較起真來,要到法院起訴,別的不說,單就是非常昂貴的律師費,媒體根本就承受不了。所以沒有媒體愿意為所報道的消息是真是假而對簿公堂。這樣,特朗普的一句“假新聞”就讓幾乎所有的媒體無言以對。

特朗普還有一招,如果有人指責他有什么劣跡,一般美國政界人士,多會出來辯解,以證明自己的清白。但這樣的辯解一般來說,就是越解釋,就越證明所報道的劣跡是真實的。像當年克林頓與萊溫斯基,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而特朗普的做法完全不同。特朗普任命了一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該法官被提名后,有媒體報道說他早年就曾對別的女子有非禮行為。那法官還出來辯解了幾句,但效果不佳。后來特朗普給他遞了個條子,告訴他應對的策略。那法官確實也不笨,在聽證會上,開始侃侃而談,說這是政敵在誣蔑他,在攻擊他,是對政府、對共和黨的攻擊。這完全是一個政治陰謀。大法官再也不進行防御式的辯解了。他采用了特朗普提供給他的策略,那就是反擊,永遠地反擊。對方報道的到底是不是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這些問題都歸結到政黨政治方面。用中國老百姓的話說,這就是攪和。有什么事,你要想說清楚,不那么容易,特別你本來就有碴,就不那么干凈,所以想要所謂澄清來說明問題,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所以,特朗普的做法雖然無賴,但在政黨政治中卻很有效。大法官在聽證會上一番發言之后,質疑的媒體們再也沒什么可說的了。而國會面對這樣的局面,似乎也無可奈何。

本來,在特朗普競選時,共和黨內部的建制派是不愿意支持他的。共和黨內有一股相當的勢力來反對特朗普。但隨著特朗普在競選中的勝利,共和黨內部也在發生分化。隨著特朗普執政后,他的強硬執政方針也確實為共和黨帶來不少的利益。這時共和黨內部原來那些反對他的人,有個別人繼續堅持反對特朗普,但是最終被他搞得不得不辭掉參議員的職務。這個例子給那些原來反對特朗普的其他人以一個非常鮮明的榜樣,就是沒有人能夠站出來反對總統。誰反對總統,誰就必然倒霉。于是共和黨的大佬們紛紛站出來,贊揚特朗普。我能看得出來,在這個場合里,那些言不由衷的勉強才能說出口的話語和他們臉上那種不可能遮掩得住的尷尬的表情,都在說明他們的所謂贊揚是多么的虛偽。而他們在做出這種贊揚的時候,又在表明他們是多么無恥。

在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時,共和黨失去了在眾議院的多數地位,特朗普并不認為這是個挫折。他還認為他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甩鍋的對象。在民主黨沒有在國會兩院占多數的時候,特朗普要找到一個背黑鍋的對象還真不那么容易?,F在民主黨在眾議院占有多數的地位,那么這回好了,特朗普可以把任何阻礙他執政政策的責任推到民主黨的頭上。各種黑鍋都由民主黨來背了。

2020年美國大選,特朗普會連任嗎?據有人分析說,特朗普連任的可能是非常大的。因為他的競選對手拜登根本就不是特朗普的個兒。在語言上,拜登吭吃憋嘟的,說不出幾句完整的話,與特朗普的嘴皮子根本沒法比。而且拜登有沒有潮底兒,在美國政界一定是能挖出不少的。而特朗普,以前是美國政治的素人,所以在政治方面,特朗普沒有什么潮底兒。美國還有一個人做了個人的民調。民調的主題是,如果現在選舉美國總統,你會投誰的票?他做的民調中,有21萬人參加了民調,其中79%支持特朗普,而只有21%支持拜登。所以那位分析家斷定,幾乎完全可以肯定,特朗普一定會連任。

假設特朗普連任,可以肯定的是,他沒有任何可能改變他的現行政策,他一定會照著現在的路子繼續干下去。他已經通過他的方式嘗到了甜頭,他就沒有理由改變這種政策。至于他的這種做法會有什么樣的結果,我們也只能拭目以待。

【胡懋仁,察網專欄學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北航老胡之閑話”,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美國大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