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仰:米國怎么了?答案:物極必反!

未來米國會如何?目前看來是無解。米國歷史上沒有真正的思想家,歐洲當年說米國只是暴發戶,沒說錯。米國過于強大的宗教意識形態阻礙了真正的思想成果。米國曾經還借鑒和學習歐洲的啟蒙思想,當初留學歐洲的米國人不少。后來,由于米國的“成功”強化了宗教意識形態所導致的自以為是的傲慢,學習歐洲或其他文明變得很難??棵讎陨砟芊裾Q生超越米國宗教意識形態,真正深刻質疑米國建國理念并重新構建米國社會合理的價值體系的思想家?至少目前看不到這一跡象。如果沒有新思想的出現并形成新共識,米國只能在歷史循環中搖擺著蹣跚而行。要擺脫米國半神權半啟蒙的分裂,米國還需要一場真正的啟蒙運動。但是,靠左翼民粹和右翼民粹都不可能完成米國的再次啟蒙。米國社會不至于崩潰,但痛苦的煎熬必將使米國燈塔徹底熄滅。

最近米國越來越熱鬧。面對疫情“佛系抗疫”,感染者接近260萬,死亡近13萬。專家說,米國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是目前檢測后確認的10倍,也就是說超過2000萬。與此同時,與疫情基本無關一位黑人的死亡引發米國各地的騷亂,打砸搶燒之外,騷亂深入到米國歷史、文化的深處。從華盛頓開始,一系列米國歷史名人的塑像被推倒、污損;連米國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都要改名;米國著名的常春藤大學也被要求改名,或刪除與種族主義有聯系的名人,例如曾在普林斯頓大學任職的米國前總統威爾遜。諸如此類的現象讓人迷惑——米國究竟怎么了?米國會崩潰嗎?

劉仰:米國怎么了?答案:物極必反!

劉仰:米國怎么了?答案:物極必反!

被推倒后的華盛頓塑像

米國自建國起就號稱是人類的燈塔,是全世界的榜樣。上世紀90年代出現的“歷史終結論”給“米國燈塔論”、“米國例外論”又加了一個注解。但這只是對米國的精美包裝。米國建國理念在本質上有嚴重缺陷,導致米國的制度也有明顯的缺陷。只不過近250年來的輪番包裝,讓很多人看不透米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本質。當今世界也不太平。原因是二戰后米國主導世界秩序,讓它的本質缺陷放大到了全世界。如果說米國的本質缺陷是一個病灶,那么,今天米國國內的情形就是病灶頑疾的再次發作,它會不會擴散到全世界,也許只是時間問題。

那么,米國的本質性缺陷、病灶究竟是什么?要說清這個問題要花不少功夫,它至少涉及到《獨立宣言》、米國憲法。本文對此不做深入探究。只想簡單指出一點:米國是個半神權、半啟蒙的國家。米國的制度缺陷和深層病灶就在于它的半神權和半啟蒙的對抗。這種缺陷導致米國很多社會問題。奴隸制、種族主義只是其中最明顯的問題之一。

如果米國是最偉大的國家,為何奴隸制延續了這么長時間?

如果米國是人類榜樣,為何廢除奴隸制要付出幾十萬人死亡的代價?

如果米國是燈塔,為何廢除奴隸制后,種族隔離還延續了一百年?

如果米國是“終結歷史”的標桿,為何《獨立宣言》宣稱的人人平等,在米國名義上、理論上實現,不過才半個世紀?最近米國的騷亂說明,名義上、理論上做到人人平等與實際上做到不是一回事。

在米國將近250年的歷史上有過多次“大覺醒”運動。你以為“大覺醒”是啟蒙思想?錯了。米國歷史上數次“大覺醒”都是宗教復興,是反啟蒙。也就是說,米國歷史上每一次沿著啟蒙主義的方向前進一步,都會被宗教復興的“大覺醒”拉回半步,倒退半步。有人說當今米國社會自里根總統以來的宗教復興是第四次“大覺醒”,也有人說是第五次。這無關緊要。本質上說,啟蒙思想前進,宗教復興倒退,是米國將近250年歷史中的歷史循環。短短250年便經歷如此多的歷史循環,說明米國的病灶根本沒有肅清,剛剛治愈便迅速復發。

米國民主制度的標志之一是多黨制,為何米國長期只有兩黨?米國雖然也有第三、第四黨,但都沒什么用,真正起作用的就是兩黨。米國兩黨制長期對峙的本質,其實就是啟蒙與宗教的長期對峙。其他小黨不過是啟蒙或宗教對峙中各有所屬的分支,最終都匯聚到啟蒙與宗教這個大主題上。但是,米國兩黨在歷史上扮演的角色有過轉換。最初,民主黨代表宗教勢力。那時候還沒有共和黨,到南北戰爭時,共和黨形成,代表啟蒙思想。如今,雙方的身份互換,共和黨代表宗教勢力,民主黨代表啟蒙思想。當然,這只是便于理解。事實上,米國兩黨都脫不開宗教底色,只是對宗教的認識理解不一樣。

為何米國會從里根時代出現第四次“大覺醒”的宗教復興?這要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因為冷戰,因為越戰,上世紀六、七年代米國經歷了一個嚴重的內部混亂時期。反戰是標志,同時伴隨著廢除種族隔離的民權運動、嬉皮士運動、性自由運動、女權運動等等,造成對米國社會價值觀的嚴重沖擊。里根所代表的宗教復興實際上就是在宗教基礎上再次確立米國全社會的價值觀。典型之一就是當年風靡一時的電影《阿甘正傳》。點評《阿甘正傳》只需一句話:尊奉米國價值觀,傻子都能成功。任何事物都是物極必反,由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米國社會的價值觀過于混亂、過于失序,導致自里根時代起的宗教復興同樣過于強硬,過于張揚,過于霸道,過于矯枉過正。

劉仰:米國怎么了?答案:物極必反!

至于米國為何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會陷入那么嚴重的價值觀混亂,本文不再往歷史深處尋求答案。簡單說,它就是源自米國建國理念的缺陷,源自神權與世俗、宗教與啟蒙的激烈沖突。第四次“大覺醒”的宗教復興,一方面說明在這場沖突中,宗教占據了上風;另一方面,這次“大覺醒”的宗教復興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米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義也走過頭了。今天米國社會發生的一切,實際上是沿著啟蒙方向對抗宗教勢力的再一次努力。在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時期,這種對抗已經發生。新冠疫情使得這一對抗涉及到每一個人,催生了對抗的全面升級。

如果把新冠疫情看成是越戰,那么,我們會發現今天在米國發生的一切,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價值觀顛覆運動非常相似。它有合理成分,但也有不計一切代價的極端化傾向。本質上是因為右翼宗教勢力近幾十年來也有很多極端化做法。例如為了反對墮胎,右翼勢力往墮胎診所扔炸彈,謀殺墮胎醫生。兩極化思維總是容易造成極端,一方極端必然造成另一方的極端。今天米國的現實是針對右翼勢力的物極必反。但它本身是否會因為過頭和極端再次遭遇右翼勢力的物極必反?

我們還應該看到,米國的歷史并不只是在兩個極端之間搖擺。在啟蒙與宗教的對抗中,米國實際上也在螺旋形進步。進一步、退半步,畢竟也算是逐漸進步。例如,當年喧囂塵上的三K黨如今至少不敢在公開露面。這算是進步。但很多三K黨改頭換面地繼續存在,這算是退步。當年三K黨肆無忌憚地對黑人動用私刑,如今很少見了,這算是進步。但是,改頭換面的三K黨變換其它方式繼續實行種族歧視,例如以前黑人進入白人社區居住,會遭遇三K黨的炸彈威脅,現在更多是用非暴力手段設置各種門檻,自愿形成白人社區,阻礙黑人進入,繼續維護種族隔離,這又算退步。

未來米國會如何?目前看來是無解。米國歷史上沒有真正的思想家,歐洲當年說米國只是暴發戶,沒說錯。米國過于強大的宗教意識形態阻礙了真正的思想成果。米國曾經還借鑒和學習歐洲的啟蒙思想,當初留學歐洲的米國人不少。后來,由于米國的“成功”強化了宗教意識形態所導致的自以為是的傲慢,學習歐洲或其他文明變得很難??棵讎陨砟芊裾Q生超越米國宗教意識形態,真正深刻質疑米國建國理念并重新構建米國社會合理的價值體系的思想家?至少目前看不到這一跡象。如果沒有新思想的出現并形成新共識,米國只能在歷史循環中搖擺著蹣跚而行。要擺脫米國半神權半啟蒙的分裂,米國還需要一場真正的啟蒙運動。但是,靠左翼民粹和右翼民粹都不可能完成米國的再次啟蒙。米國社會不至于崩潰,但痛苦的煎熬必將使米國燈塔徹底熄滅。

劉仰:米國怎么了?答案:物極必反!

最后說一句,本人正在完成一部書稿,將詳細解釋對這一問題的認識。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劉仰”,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米國怎么了?答案:物極必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