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愛玥:致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新中國的“男女同工同酬”自然不是申紀蘭一人的功勞,但我們必須認可申紀蘭對這一具有跨時代意義的決定的重要推動作用。真是在申紀蘭們的推動下,男女平等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成為了現實,我們理應感恩新中國,感恩申紀蘭。對此,申紀蘭曾說:“那時我發動婦女參加生產,男女同工同酬,我們太行是第一家。勞動中有了權利,自己在家里就有了地位,我們婦女在實現男女平等方面才能真正解放?!薄霸谶^去,婦女不但管不了國家大事,連自己的事都管不了。我能當上人大代表,這是多么光榮的一件事情!”

林愛玥:致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帶著榮耀,或許,還帶著些許“爭議”,6月28日凌晨,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勞動模范、第一至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走了。

榮耀是當之無愧的

從1954年當選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開始,申紀蘭是唯一一位從第一屆連任到第十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被稱為“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活化石”。申紀蘭15歲參加抗日工作,紡花織布,支援抗日前線;為新中國婦女爭取“男女同工同酬”,促使其列入《勞動法》;作為人大代表,申紀蘭獨立提出和參與的提案有:引黃入晉、太舊高速、山西老工業基地改造、長治到北京列車、飛機場建設、赤壁電站、集中供熱工程、青苗公路、長平高速……

以上諸多事情,任何普通人做到一件都足夠吹一輩子的了。更不要說,當年申紀蘭在擔任省婦聯主任之后,還向組織提出了“六不”約定——不轉戶口、不定級別、不領工資、不要住房、不調動工作關系、不脫離農村。當了10年廳級干部后,申紀蘭仍每月只領取50元的補貼,沒給自己和子女辦過任何私事。

爭議是莫須有的

申紀蘭最大的“爭議”就是所謂的“從未投反對票”。2006年全國兩會期間,有人問申紀蘭:“這些年在表決我國重大問題上,您有沒有投過反對票,或者棄權票?”她坦言:“沒有。”2010年開兩會,她再次稱“從未投反對票”,至此,申紀蘭成了某些人刻意炒作的專業“舉手(贊成)”的“缺心眼”式的人物。

林愛玥:致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需要說明的是,2010年前后,那可以說是中國網絡最為黑暗的時期,在公知一系列負面炒作下,申紀蘭被“標簽化”了,以至于一提到申紀蘭,很多人第一反應不是“男女同工同酬”,而是“從未投反對票”。

林愛玥:致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其實,對于“從未投反對票”一事,申紀蘭早在2011年就有過專門回應:“當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從自己的利益出發。我文化低,說不清楚。但這么多年,內心擁護的事,我就投票,不擁護的事,(我)就不投票。”從申紀蘭的回應不難看出,她當時的回答明顯被歪曲了,甚至有可能是落入別人精心設置的話題陷阱了。不客氣的說,當初“這些年在表決我國重大問題上,您有沒有投過反對票,或者棄權票”提問是有誤導嫌疑的,或有可能申紀蘭當初的回應被斷章取義了。

公知是有斷章取義的“光榮傳統”的。舉個例子,2014年,某律師宣稱有檢察官稱“法庭不是講法律的地方”,而檢察官原意則是法庭不是講法律課的地方,言外之意,顯然是說某律師的水平太差,連基本的法律概念常識都不清楚。檢察官的原話是:“對這類證據有什么要求,法律寫得很清楚。我不想在這里講法律,來宣傳什么法律是怎么寫的。我們主要是查明事實,核實證據,專門把法律在這里一條一條學習的話,沒這個時間。”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申紀蘭當年回答問題的語境以及上下文已不可考,不過,如果結合具體語境和上下文,我們有理由相信答案應該更接近于申紀蘭在2011年的回應:“這么多年,內心擁護的事,我就投票,不擁護的事,(我)就不投票。”

可在日復一日的抹黑下,已經沒有多少人會去分辨其中的區別了。為了抹黑申紀蘭、攻擊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一些人對申紀蘭的態度可謂咬牙切齒,就連申紀蘭重病消息傳出后都不放過。

林愛玥:致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注:以上微博號均已灰飛煙滅了!甚至就連申紀蘭逝世后,有些人照樣大放厥詞,大家不妨仔細想一想: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貨色,他們對申紀蘭如此刻骨的仇恨從何而來?

林愛玥:致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除了標簽化申紀蘭,某些人還處心積慮杜撰申紀蘭的“經濟問題”。2012年,申紀蘭被指曾參與創辦一個房地產公司和一個注冊資金達5000萬元的貿易公司,并出任貿易公司董事長,還持有公司股份。申紀蘭對此回應稱曾辦過公司,錢是由村集體出的,后來轉讓了,她未從中賺取錢。她強調自己是個“清清白白、認認真真辦事的老婆子”。據網上公開資料,申紀蘭多次拒絕特殊待遇,不要房不要車。80多歲高齡后,還堅持自己種些口糧田,吃的糧食都是自己種的。

這才是真實的申紀蘭,也只有這樣的申紀蘭才當得起“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活化石”的美譽。那些抹黑申紀蘭的人,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申紀蘭曾說:“我文化不高不辦壞事,素質不高不辦違紀的事。60年,我沒領過大隊一分錢補助。當干部不能有私心,有私心,就不是好干部,就不能當干部。”可申紀蘭這樣的好人、好干部,被某些人別有用心的塑造成只會“舉手”的“笑料”,而那些一身戾氣挖空心思寫文章攻擊中國特別是在疫情期間刻意抹黑中國抗疫努力和成績的人,卻被某些人刻意塑造成“良心”“魯迅”“杜甫”……這些人要干什么,還不一目了然嗎?

警惕啊,善良的人們!

說點題外話。新中國的“男女同工同酬”自然不是申紀蘭一人的功勞,但我們必須認可申紀蘭對這一具有跨時代意義的決定的重要推動作用。真是在申紀蘭們的推動下,男女平等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成為了現實,我們理應感恩新中國,感恩申紀蘭。對此,申紀蘭曾說:“那時我發動婦女參加生產,男女同工同酬,我們太行是第一家。勞動中有了權利,自己在家里就有了地位,我們婦女在實現男女平等方面才能真正解放。”“在過去,婦女不但管不了國家大事,連自己的事都管不了。我能當上人大代表,這是多么光榮的一件事情!”

那些跟風黑申紀蘭的女人,你們不感到臉紅嗎?

【林愛玥,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林愛玥”,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抹黑 申紀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