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亂

香港暴亂

香港現在面臨的局面確實很嚴峻,但其實同樣是一個機遇。如果要是能夠處理得當的話,完全可以解決香港長期以來存在的一些根深蒂固的問題,促進香港更好的發展,甚至也可以為大陸的發展提供一些有益的經驗。我們應該相信中央有能力把這次“危機”變成“轉機”,擺脫“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解決香港問題不能走上層路線,而是要走群眾路線。媒體和教育是最重要的戰線,決不能放棄。

專題文章

  • 憲之:廿年一覺明珠夢,贏得黑衣暴亂名

    憲之:廿年一覺明珠夢,贏得黑衣暴亂名

    在站起來的中國人民面前,霸權殖民主義者的陰謀是不能得逞的,最終也不過是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美國人想通過亂港之火引燃內地顏色革命的愿望不光是癡心妄想,而且會事與愿違,香港業已成了中國人民恢復“自信”教育的最好課堂,五個月的教訓,將買辦公知幾十年的寵美迷洋洗腦功德,一掃而光。

  • 李光滿:平暴之后,香港如何“拔亂反正”?

    李光滿:平暴之后,香港如何“拔亂反正”?

    對這場暴亂,我們還有以下幾個問題需要反思:一是如何完整準確有效實施“一國兩制”?二是香港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三是香港的未來出路到底在哪里?四是香港青年的出路到底在哪里?以香港這次暴亂為鑒,可以使中國的發展少走彎路,使我們對中國的制度更加自信。香港之亂,留下了許多教訓和啟示,相信在經過此次暴亂之后,香港會走得更穩健,中國會走得更堅定。

  • 余云輝:盡快制定香港《主權法》并設香港主權法院

    余云輝:盡快制定香港《主權法》并設香港主權法院

    香港動亂的制度根源在于“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沒有得到真正的貫徹落實。香港回歸之后,“一國”的主權沒有得到法律制度的保障,“兩制”中的資本主義制度變種為“殖民地資本主義”,“港人治港”實為“洋人治港”。香港作為“法權主導型社會”,穩定香港的關鍵點是法制建設?!断愀刍痉ā返牧⒎▊戎攸c在于“兩制”而不在于“一國”。全國人大應該盡快制定并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主權法》(簡稱《主權法》),作為《香港基本法》的前置性法律,進一步明確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的法律約定,并迅速完善維護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的執法手段,使得“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得到真正的貫徹落實,從而為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奠定堅實的制度基礎。

  • 鹿野:中央頻頻發聲,香港問題逼近臨界點

    鹿野:中央頻頻發聲,香港問題逼近臨界點

    雖然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止蒙面規例》違憲的判決是否會撤回尚不得而知,但是至少這個判決本身就表明香港高等法院已經把自己公開擺在了和中央的對立面。而如果香港高等法院最后退縮,很可能就會成為暴徒一方兵敗如山倒的開始;反之要是香港高等法院冥頑不化,也只會堅定中央采取必要措施的決心。不管出現哪一種情況,都標志著香港問題最后解決的時刻快要到了。

  • 今天關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長……

    今天關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長……

    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原訟庭有關判決的內容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我們正在研究一些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有關意見和建議。

  • “墻頭草”和“兩面派”

    “墻頭草”和“兩面派”

    很多文化人、精英、貴族,都自詡有節操、有信仰、自詡不向“強權”低頭,其實,只是這個“強權”有著革命性顛覆性,不符合他們的利益,不慣著他們而已,而且他們糟老頭子壞得很,在這種力量弱小的時候,他們百般辱罵、污蔑,恨不能妖魔化成吃人的魔王,等到這種力量成熟了、強大了,他們又忙不迭地跑來“投誠”,簞食壺漿以迎王師。搖身一變,就成了同一陣營的了,并且還會借助輿論造勢,把自己吹成臥薪嘗膽,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忠臣良將,搶奪話語權。

  • 錢昌明:還能容忍這樣“無法無天”嗎?

    錢昌明:還能容忍這樣“無法無天”嗎?

    更為荒謬的是:面對“亂”了近半年的香港,特首為穩定局勢,遏制“蒙面人”犯罪,出臺了一個《禁止蒙面規例》,居然被同為特區政權的司法機構所否定?。ò矗合愀鄹咴骸安枚ā钡摹斑`憲”之說,純屬胡謅、也無效,已被全國人大、國務院港澳辦表態所否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保?/p>

  • “反蒙面法”被判無效!香港法院是西方的遙控飛機

    “反蒙面法”被判無效!香港法院是西方的遙控飛機

    在這次“修例風波”中,埋在香港法院系統的“雷”爆了!在西方勢力的干預和指揮下,這些洋法官始終“身在其中”,卻又“置身事外”。他們毫無原則的袒護輕判甚至直接釋放暴徒,公然為暴力行為張目。不但嚴重打擊了香港警隊的信心及戰斗力,同時也讓那些制造國家分裂和社會動蕩的群體更加有恃無恐。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也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但香港法院卻始終“置身事外”。

  • 亂港“軍師”的陰冷狠

    亂港“軍師”的陰冷狠

    正是通過“心理輔導”來攻心和洗腦,推動引導持續發動暴亂,越來越多的青年蒙蔽了心智,瘋狂地去做正常人絕對干不出來的惡行,令香港街頭的暴亂至今禁而不絕。社會被這些人“騎劫”,而這些亂港“軍師”,把自己領導和服務的機構,變成暴徒們進行文宣、教育和動員的大本營。

  •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亂之緣由:傅高義如是說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亂之緣由:傅高義如是說

    傅高義寫道:“(鄧小平說,)香港一直以來的制度就既不同于英國也不同于美國,不適合完全采用西方的制度搞三權分立。他然后具體說明了港人可以期待的個人自由:1997年以后仍會允許香港人罵共產黨,但是假如把言論變成行動,打著民主的旗號跟大陸對抗,北京就不得不進行干預。不過只有在發生嚴重騷亂時才會動用軍隊?!?/p>

  • 吳知山:歷史恥辱柱上的漢奸群像

    吳知山:歷史恥辱柱上的漢奸群像

    香港媒體指出,身為中國人卻絲毫不以自己的賣國言論為恥,身為香港居民又絲毫不以犧牲香港前途為愧,這種人已經無法用正常的道德原則去評價。在黎智英的出生地廣東順德,黎氏家族更是將他斥為“逆子”,從族譜中除名。相比于黎智英,李柱銘對自己的漢奸身份要“坦誠”的多。他曾自稱“敢于當殖民主義的走狗”,在被記者指責為漢奸時,居然厚顏無恥地表示:“你說我做漢奸,我天天做漢奸?!?/p>

  • 從愛國團體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學生會發生了什么?

    從愛國團體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學生會發生了什么?

    在西方長期的運營下,對他們來說,“民主”、“自由”變成了一個不容置疑的教義,他們是教義下面蒙著面轉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義來的人,都是異端。他們是高貴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異教徒沾上一點關系,都是骯臟的,異教徒是該死的,對付異教徒,無論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內地作為沒按照這個“教義”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們眼里也是邪惡的。

  • 港警平暴、紫石英號、抗美援朝、對華封鎖及其他

    港警平暴、紫石英號、抗美援朝、對華封鎖及其他

    香港警察對曱甴采取斷然措施,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如同當年的解放戰爭,打擊對方的代理人,只是第一步。代理人被重創,后臺老板必然會蹦出來。后面的沖突將會更加激烈,直到后臺老板精疲力盡,承認現實。這個過程必然極其復雜漫長,國人必須有相應的思想準備。

  • 千鈞棒:威虎山小路、美麗的風景線與死磕派盛宴

    千鈞棒:威虎山小路、美麗的風景線與死磕派盛宴

    一個公然宣揚稱共產黨由于沒有登記,所以不合法,并且公開宣稱要通過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路”改變中國的社會制度的著名公知賀某方,在佩洛西稱贊香港的動亂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以后,不但高調出席了“死磕派盛宴”,居然成為了某地一個法律論壇的首席貴賓,某市的一些領導還出席了活動,這一點值得廣大網民高度關注。

  • 香港警方突然換了打法,暴徒開始“哀嚎遍野”!

    香港警方突然換了打法,暴徒開始“哀嚎遍野”!

    警方的克制被他們視為軟弱,他們一步步升級自己手中的武器,越來越瘋狂地發泄。他們中大多數是年輕人,行動敏捷,但思維上卻仍停留在巨嬰階段。他們口口聲聲喊著被港府所逼,因為港府沒有回應他們所謂的“五大訴求”。而德國之聲的主持人在采訪一名“學生代表”時忍不住說,港府事實上回應了,它只是沒有答應你們的訴求而已。

  • 建議出臺允許在香港就讀的內地大學生轉學辦法

    建議出臺允許在香港就讀的內地大學生轉學辦法

    在研究制定專門辦法措施中,要充分考慮到2019年度通過參加了高考而進入香港的大學就讀這部分學生的實際情況,他們在香港的大學就讀尚不滿一個學期。因為入學時間較短,他們本來就還沒有適應香港學校的新環境、新生活,遇到現在的特殊情況,學生本人和家長選擇退學應當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 人民日報:美國人揭露香港風波與美反華勢力的關系

    人民日報:美國人揭露香港風波與美反華勢力的關系

    讓我們真實地定性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這不是一項“民主運動”,這是一場由美國政府訓練和資助的暴力分裂運動。其組織者利用香港年輕人的困境,讓寡頭們中飽私囊并破壞中國的穩定??偠灾?,這些香港暴力活動的領導者,是隸屬于由美國政府領導并給予億萬資助的、致力于政權更迭活動的國際組織成員,是冷戰議程的一部分。

  • 師偉:九龍塘上好八連

    師偉:九龍塘上好八連

    我認為歷史不是簡單的重復,九龍塘上好八連上街打掃衛生當然是信號,但后續行動還是要隨機應變?,F在香港市民已經開始覺醒,出現了一些打擊廢青的行為,但總體遠遠不夠。在這種情況下貿然介入并非最好的時機。

  • 李光滿:為什么說香港止暴制亂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李光滿:為什么說香港止暴制亂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從“最重要任務”到“最緊迫任務”,絕不僅僅是字面的變化,而是已做好了果斷處置香港暴亂事件的安排,表明隨著香港暴力事件升級,暴徒們繼續行兇作惡,將隨時準備對暴力犯罪分子采取雷霆手段。上不久中央就解決香港問題提出了五方面的原則意見,實施這五項原則的前提是在香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現在中央已經將香港的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作為最重要、最緊迫任務提出來,我們還猶豫什么,還要等什么呢?

  • 亂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實

    亂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實

    國際特赦組織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愛爾蘭獨立運動者遭鎮壓、南非種族隔離、波多黎各獨立運動等事件上長期刻意消音,卻對某些國家的事件有出乎尋常的熱情。為《NGO與顏色革命》一書中文版寫序的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亞中認為,這些NGO的目的都有制造別國內亂的動因,為歐美制造武力或非武力干預的借口,最后在當地扶植一個親西方政權、或是退一步至少讓其陷入動蕩與無法發展,減少西方的競爭者數量。

  • 亂港分子以暴行詮釋了自由派的所謂“兼容并包”

    亂港分子以暴行詮釋了自由派的所謂“兼容并包”

    香港的動亂和暴亂像一本活的教科書,告訴國人,必須加強人民民主專政,在人民內部實施民主,對企圖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的人和破壞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的人實行專政。如果聽信自由派的忽悠,對那一小撮人“兼容并包”,放任他們顛覆社會主義制度和人民民主專政,內陸發生的亂局絕對甚于香港的千百倍。如果讓他們奪取政權,那么葉利欽控制下的俄羅斯就是前車之鑒。

  • 中共在省港大罷工中發動群眾的斗爭藝術回顧

    中共在省港大罷工中發動群眾的斗爭藝術回顧

    大罷工的過程就是和右派工會斗爭的過程。左派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華全國總工會省港罷工委員會所屬的各產業工會。右派是反革命分子控制下的廣東總工會所屬的一些工會,這些工會的會員絕大多數都是被欺騙而參加的。在粉碎右派工會和頭目消極罷工的阻礙以后,左派主張封鎖、癱瘓香港經濟,右派煽動工會會員回香港復工,并組織武裝走私偷運糧食和其他食品到香港,曾被工人糾察隊打死兩名武裝押運匪徒。右派則武裝強迫工人加入右派工會,在廣州市酒樓茶室工會開會期間,竟槍殺兩名不從工人。各工會聯合在廣州市抬棺游行,大會揭露右派工會勾結帝國主義土匪軍閥破壞罷工運動、殺害工人罪行,孤立了右派工會。

  • 平定香港,亟需發揮人民軍隊的重要作用

    平定香港,亟需發揮人民軍隊的重要作用

    今天,歷史再次賦予人民軍隊極其光榮而偉大的使命,那就是,在香港特區,發揚、發揮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走向香港社會、貼近香港人民、服務香港百姓,以此成為打開香港亂局癥結的一把金鑰匙。

  • 警察謝絕市民幫助,香港政府為什么不能發動群眾

    警察謝絕市民幫助,香港政府為什么不能發動群眾

    幸虧我們的制度經受住了考驗,西方敵對勢力對中國的惡毒攻擊和無恥打壓教育了越來越多的群眾,最近幾年中國的社會形勢大大好轉,反腐倡廉、扶貧攻堅、媒體宣傳等工作也獲得巨大成功。而當初放棄黨組織和群眾,依靠資本家,今天香港問題的集中爆發,是給全國人民樹立了一個最好的反面教材,比什么政治課都管用,都深刻。而從長遠看,香港的暴徒越猖獗,對香港人民的教育作用就越大。在這種有利的大環境轉變之中,香港政府應該和反動勢力爭奪群眾,發動群眾,組織群眾,一起和破壞香港的惡勢力做斗爭,才能取得最后的勝利。

  • 一個香港警察幫助內地學生撤離香港時的心聲

    一個香港警察幫助內地學生撤離香港時的心聲

    在此危急之時,香港警察出面了,他們幫助這些內地的學生撤離校園。但是,撤離的過程非常驚險,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簡單,真有點像當初中國大使館幫助處在戰亂時的利比亞中國僑民離開時一樣。在中國的土地上,中國人從一個特區離開回家竟然像驚險的“撤僑”,特區警察幫助同胞撤離竟然要扮演“大使官官員”的角色,這是多么的悲哀,這是多么的恥辱!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