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壽筠:從“勞動價值論”到“價值三源泉論”——二談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

從根本上區別于西方(包括北歐)資本主義國家為了穩定內部民心、鞏固內外霸權而實行的“福利國家”政策、和為之服務的慈善式福利主義經濟理論。有了這樣的勞動價值觀,社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就不必鸚鵡學舌地照搬西方經濟學的資本主義“二次分配”理論和所謂“福利國家”政策,而應根據本國、本地的實際情況,制訂和實施屬于社會主義性質的、各項合理的民生保障政策措施,光大社會主義的事業。

【本文是作者陸壽筠向察網的投稿】

陸壽筠:從“勞動價值論”到“價值三源泉論”——二談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

人類為了維持自身的生存繁衍首先必須進行物質生產,而一定的生產活動方式、組織和制度的形成又取決于人們對于人與生產對象之間的關系(即與自然事物的關系,或人天關系)的認識、以及對于在生產活動中人們相互之間關系(人際關系)的認識,歸根結底也就是取決于人們的哲學世界觀。西方主流心物二元原子論世界觀與東方心物不二整體論世界觀的對立,同樣體現在政治經濟學理論中。

前不久筆者在談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1】的一篇文章中,將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道家哲學作了比較,闡明了陰陽平衡之道與對立統一規律的區別,指出了后者的人類中心主義、以及由心物二分絕對化導致事物之間“對立”絕對化的傾向和局限,并提出了將馬克思主義理論接續到中國道家思想的大框架中的設想。在運用中國傳統“天人一體”和“人類一體”思想探索社會產品價值源泉的過程中,筆者發現:迄今為止,關于價值源泉問題,包括馬克思在內的經濟學家們有兩大缺失:一、他們一般都沒有認識到(除個別例外),除了人的個體勞動,社會產品的使用價值還有其它來源。二、他們的“勞動”概念沒有囊括實際存在、并參與創造價值的一切勞動形式。有鑒于此,筆者在十多年前就提出了如下一套較為完整的新觀點。

一、商品使用價值三源泉論

一切社會產品的使用價值共有三大來源:

(一)潛藏在生產初始原料中的天然潛在價值,這是一切產品價值的初始源泉。

以前也有人提出過自然資源中存在著天然初始價值,但沒有為主流經濟學所采納、重視。如:十九至二十世紀英國經濟學家馬歇爾(Alfred Marshall)就曾說過,人無法創造物品,而只能通過重新安排(原有物品的)物質結構來使之產生“新的效用”。“新的效用”的說法實際上給人們指出原初天然價值的存在留下了空間,只是被一般經濟學家們有意無意地一貫忽略掉了(Daly, Herman E., 1996, Beyond growth, Boston, Mass., Beacon Press, PP. 62-63)。后來,二十世紀初著名的美籍奧地利經濟學家熊彼得的學生、羅馬尼亞裔學者Nicholas Georgescu-Roegen就明確指出了天然存在價值的“首要性”("primacy")(同上, P. 196)。

(二)隱藏在生產工具、設備、技術、和經過復雜加工的生產原料中的、人類世世代代積累下來的集體智慧結晶,這也是一切產品、尤其是現代化產品價值的第二大重要源泉。

(三)人的個體勞動(廣義),其中包括:

1. 生產第一線勞動者的現場勞動;

2. 轉化為“來源合理資本”的過去勞動,如過去勞動所得工資,經省吃儉用有余, 用作生產資本(關于“來源合理資本”參見《政治經濟學新論(三):不合理資本的由來》);

3. 科技工作者(在接受了人類世代積累的前人集體智慧基礎上)在最新科技發明中的創造性勞心勞力活動;

4. 企業家(無論是否同時提供資本)在企業管理中的勞心勞力活動;

5. 各級政府工作人員在社會性生產所不可或缺的社會經濟宏觀管理中所付出的勞心勞力活動;

6. 企業初創或新產品開發過程中,企業家和一切有關人員為物色、挑選特定的天然資源或經過初加工的原料、特定的生產技術和設備、以及特定的各種人力資源、提供或尋求資本來源、將他/它們搭配組織起來、以開發出能滿足特定市場需求、但包含著一定市場風險的特定產品,尤其是新產品的開創性、風險性勞心勞力活動;

7. 上述一切人員接受教育培訓的先行性勞心勞力付出,以及他們及其家人為維持和提高勞動能力、扶老育幼所付出的后勤性家務勞動;

8.所有文化教育工作者的腦力勞動;等等。

上面所述是一種廣義的“勞動”概念。顯然,上述所有形式的勞動都是一切產品價值不可或缺的重要源泉,因此這種廣義的勞動概念比傳統的狹義的勞動概念要合理。(詳見筆者早年博文《政治經濟學新論(一):商品價值三源泉論》)

二、價值三源泉論的實踐意義

(一)“勞動價值論”不朽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創立于資本主義的發源地歐洲勞資矛盾普遍尖銳化的十九世紀,為歐洲工人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的普遍高漲、為后來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在半個世界范圍內的廣泛展開、為歐美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調整改良和工人福利的隨后改善,提供了堅實的理論基礎和巨大的推動力量,為人類的進步事業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馬克思及其戰友們的英名千古長存!

在以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目標的改革事業中,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所表達的“勞動創造世界”這一真理,勞動者應當成為社會的主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為人類的解放而奮斗等光輝思想,仍將永遠是我們行動的依據、指南、和動力。任何社會,即使將來人人都富有了(雖然只要資本雇傭勞動的制度依然存在,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即使富有到資本“過剩”的程度,還總是需要大多數人充當勞動者的角色。勞動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本色所在。一旦勞動被普遍地踩在腳下,被厭棄,人就會變成野獸,人類的文明就會倒退、崩潰。事實上,這種倒退、崩潰,現在已見端倪。面對著至今仍存在著的、資本私有制造成的對于神圣勞動和勞動者的廣泛踐踏,馬克思對于勞動和勞動者的頌贊和支持,突顯出多么鮮明、強烈的現實意義??!

(二)“三級共同體聯合所有制”設想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基礎

在價值三源泉論的基礎上,又依據勞動與勞動者的不可分離性(相比于資本與出資者的可分離性)以及三大源泉價值的不可分離性,筆者進一步揭示了在資本支配勞動、勞動依附資本的體制下,資本單方面霸占生產資料中本屬人類共同財富的天然潛在價值和人類集體智慧價值以及勞動者參與創造的新額外價值,這樣一個真相,更加深刻、徹底地指出了資本私有制在根本上與全體勞動者、與全人類利益相互對立的本質。在此基礎上設想的三級共同體(人類共同體、民族國家共同體、基層企業共同體)聯合所有制,則在戰略上指明了人類社會向著共產主義世界大同方向演進的戰略路徑(詳見《政治經濟學新論(五):三級共同體聯合所有制論:理論上的合理性》)。

(三)揭開資本和知本聯合霸權真相

作為價值第二大源泉的人類集體智慧,從原始社會開始就在世界各地逐步積累、并且在以后數千年的相互交往中逐漸融合。今日之“高科技”就是在這樣的積累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因此今天任何新的創造發明雖然都離不開有關個人的體腦勞動,但也離不開全人類的集體智慧積累。這與經過人工改良的動植物仍包含著原始果谷禽獸中的天然價值是同一個道理。所不同者,物質財富是可以消耗掉的,而精神財富則不會消耗掉、而是日久彌新的。因此,高科技再發達,每一個小孩仍得從1+1=2學起,必須將人類祖祖輩輩傳下來的、一切與社會生產和人類生活有關的、最基本的自然科學和社會人文知識學到手,繼承下來,才談得上有所發明創造。否定這一點,就是忘本,就是缺德。但在資本不受制衡地單方面支配勞動和生產資料的情況下,人心貪婪的一面就會有意無意地將這樣的真相掩蓋起來,從而將本屬天下共有的財富最大限度地占為一己私有。

隨著馬克思主義關于勞動創造世界的真理性思想的深入人心,知識分子腦力勞動的價值也越來越為人們所認識和肯定。于是就有了“知識產權”的概念和相關律法,這對于保護腦力勞動者的創造價值不被金錢資本所吞沒是必要的。但是隨著所有體腦勞動者權利意識的普遍覺醒,大資本出于分化勞動者、對其實行分而治之的需要,開始用較為優厚的待遇來籠絡科技工作者、扶植順服的工人貴族。一般來說,科技工作者與技術要求較低的其他勞動者相比,創造的價值比較大,所以獲得較高報酬是合理的。但為了收買陣容不斷擴大、作用快速上升的高科技勞動者,大資本就會從超高額利潤中分出一小部分、給少數科技尖子以特別高的薪資福利,拉攏他們進入自己的超級富豪陣營,以此引誘其它高科技人才為大資本掠奪人類資源獻出他們的心力。

另一方面,一些獲得了某種特殊科技成果的佼佼者,也會以奇貨可居的姿態、將其特殊技術作為資本,即知識資本,或簡稱“知本”,主動聯手壟斷金融資本,通過將新科技迅速轉化成形形色色的新產品(從用之于掠奪戰爭的各種武器,到不斷花樣翻新的時髦日用商品),獲取空前高額利潤,成為頂尖巨富。在這個過程中,占多數的一般科技工作者以他們辛勤的體腦勞動換來了中產階級的地位,他們所得與其付出或許大致相當。但是現實證明,近年來高科技日新月異的飛速發展并沒有絲毫縮小全球各國和世界規模上的貧富兩極分化(包括中產階級的分化),并沒有明顯逆轉社會生產關系失衡和生態失衡給人類帶來的危機和災難。相反,除了世界上小部分人享受著高科技產品帶來的一些生活便利以外,大部分勞動者的工作和生活卻越來越緊張,壓力越來越大,危機感空前沉重;世界各地貧富分化現象日趨嚴峻,社會危機普遍加??;自然和人為的災難(包括用高科技武裝起來的、不間斷的戰爭、和毀滅性戰爭的威脅)日見嚴重、頻繁;人們的生存、健康、安寧普遍受到致命威脅。歸根結底,世界金融大資本在科技大知本的加盟支持下,加劇和加速著對于世界各種自然資源、人類精神資源、和第三世界廉價勞動力資源的掠奪和竊取,乃是最根本的原因。

原載2004年3月5日北京新浪網的一篇文章揭露了西方世界利用所謂“知識產權”對于發展中國家的擠壓和掠奪:“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企業開始了‘圈知運動’,他們到各國去申請專利、申請注冊商標。而今的美國,大量工廠外移,已經呈現出制造業的“空殼化”趨勢。知識產權貿易成為美國經濟利益的關鍵所在。"(李欣劉磊, “以知識產權為名的中國軟件何時‘圈地’國際"。)

又,原載2004年4月1日北京新浪網的另一篇文章介紹說,德國生物學家瑞卡達,于2003年出版的《饑餓的公司》一書,揭露了跨國生物技術公司通過轉基因作物壟斷世界食品鏈。文中說,大公司對我們的控制有可能比東印度公司對印度的控制更完全,更強烈。它們在忙著將過去經歷過殖民化的所有空間重新殖民化,而過去或者由于技術或者由于法律條件不具備而未能殖民化的大量新空間,也在被它們殖民化,包括我們的軀體,我們的頭腦,以及人的集體和傳統經驗及創造力的成果(據互聯網信息,可參見“瑞卡達:為生物安全吶喊”一文,載《南方周末》,2004年)。今天,面對著美國孟山都農業公司在世界各地不負責任地瘋狂推銷其轉基因產品的局面,德國科學家多年前的警告已然成為可怕的現實。

還有,在今日西方以及被西風吹暈了的東方,制度、思想、和生活方式的普遍西化帶來了所謂“富貴病”的流行,而為很多人所迷信的西醫西藥,對于這些病則基本上束手無策。相反,西醫處方藥已成為美國人意外致死的第一殺手。當越來越多的人們將注意力轉向中醫藥及其養生傳統等非主流選擇之時,西方某些跨國公司又將“圈知運動”推進到醫藥領域,紛紛將東半球和南半球各地傳統草藥知識申請為自己的“專利”:他們不過是將這些草藥經過偽“科學”手段的肢解(美其名曰“提純精煉”)、拼湊(美其名曰“加強效果”),借以給他們竊取來的“知識產權”加上“合法”、而且迷人的包裝,然后再將這些竄改過的藥品傾銷到原地和世界各國,一方面獲得超高利潤,一方面排擠、打擊、并企圖最終排擠掉(如某些洋奴“院士”所主張的“廢除”)當地正宗的傳統醫藥,以便他們一勞永逸地、以犧牲人們的健康為代價,從人類集體智慧的寶庫中汲取無窮無盡的財富。

總之,在當代,金融大資本與科技大知本的聯合霸權(“資知聯霸”)是竊取、揮霍人類集體的物質和精神資源、卻給人類帶來有史以來最大生存危機的罪魁禍首。因此我們必須堅持不懈地揭露這個真相,但愿有朝一日,大自然賜予人類的豐厚資源、和人類集體的偉大創造能夠真正地給全人類帶來持久的福利。

(四)整體論廣義“勞動”觀的政策意義

價值三源泉論不但揭示了價值來自三個源泉這一真相,而且對于作為價值來源之一的勞動其內涵的豐富性和外延的廣展性作出了修正性的闡述,這一修正主要表現在如下兩方面:

1.以是否源于勞動將資本區分為“合理資本”和“不合理資本”、并將合理資本歸屬于勞動范疇。

“合理資本”即來自過去勞動所得的薪資,經省吃儉用有余積累而成,而投資于生產或服務于生產的商業、金融等經濟活動(廣義的“生產”,下同),此為“合理原始資本”;如果該資本是投資于全員民主管理、因而名符其實的全民所有制企業,或勞資兼于一身的集體所有制合作企業或不雇工的家庭企業,或勞資雖然分家但共同民主管理、共享利潤的企業,也就是在勞資關系大致平衡、不存在單方面霸權的生產過程中發生效用的,那么相應于該資本所得之利潤則為合理所得,而不是剝削。即使在社會勞動力顯得富余、資本顯得緊缺的情況下,由于價值規律的作用,資本相對于勞動分得較高比例的利潤,這種收益也是合理所得,不應看作是剝削。如將此所得再投資,則為“合理再生資本”。但如果來源合理的原始資本,是投資于雇傭勞動制生產過程而取得利潤的,則一般來說(除非業主給所有雇員的報酬相當地豐厚),則該利潤中既有合理所得、又有剝削所得,如果全部用來再投資,則成為合理與不合理兼有的再生資本。如果照此繼續反復投資,則再投資的次數越多、合理所得和合理資本的比例就越來越小。

從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以下兩方面與政策路線有關的結論:

(1)經濟戰線上真正以社會主義為導向的改革或革命,必須首先批判、抵制和改變資本主義私有化、自由化復辟路線和為之開路的極右思潮,在攸關國計民生大局的行業領域,全面建立全民民主監督和全員民主管理、因而名符其實的全民所有制企業,作為國民經濟的主干和標桿、和社會主義導向的經濟基礎,同時提倡、鼓勵和支持勞資兼于一身、沒有雇傭關系的家庭企業或合作社、或勞資雖然分家但共同管理、共享利潤的中小型企業。為此,必須消除將勞資合體的經營方式一概稱之為“資本主義尾巴”、要立即加以割掉的極“左”思潮消極影響。

(2)不應對私人資本的社會功用一概抹煞、一概稱之為剝削。資本之所以產生剝削、并且最終能夠控制社會經濟命脈、左右國家政權,成為內外掠奪、威脅國計民生的最大不合理因素,關鍵問題不在資本本身,而在于社會生產關系、經濟權力關系的不合理。合理的生產關系可以同時生產出合理資本,并令其快速積累而又始終服務于國計民生的合理需要。即使是雇傭勞動的中小私有資本,其資本雖然有剝削的一面,但在一定歷史時期內,只要通過國家宏觀政策調控引導得法,則仍有其有利于國計民生的積極一面,亦即合理的一面。(宏觀政策調控實際體現的是一種“宏觀生產關系”,即國家的社會主義導向對于非社會主義“微觀生產關系”的制衡和引導。)至于對這樣的私人資本,究竟應允許其規模有多大、可存在多久、應對之采取怎樣的宏觀調控政策,則應視社會資本與勞動力資源多寡對比和國內外經濟政治情勢(以維持“多維整體動態平衡”為目標)而定,需要專門家不斷地進行調查研究,為政策制定者提供依據。

這里要強調指出的是:建筑在對資本正確認識基礎上的、合理的資本政策,既可以約束資本的消極影響、發揮其積極作用;又可以激勵人們養成勤儉節約、避免資源浪費的良好生活習慣和社會風氣,抵制和消除窮奢極欲、揮霍浪費、或為了贏得眾人的注目而盲目消費、虛榮攀比的腐朽歪風,此乃為社會發展積累資金、為保護人類生存環境、為保障人們身心健康所必需。(為此,還必須批判、抵制和拋棄不是為了滿足人們合理需求而發展經濟、而是顛三倒四地為了發展經濟而擴大消費、因此無條件盲目提倡消費、無限制“促進需求”的西方“消費主義”經濟理論?;钌默F實一再證明:這種理論不但在事理邏輯上是極其荒謬的,而且其實行的結果必然是犧牲廣大勞動人民的基本生存需求,以滿足少數特權階級分子奢侈腐朽的無盡欲望。要改變奢靡淫逸的歪風邪氣,單靠教條式的教育和空泛的宣傳是無力的,必須與各方面合道合理的政策律法相配合才能奏效。此是題外話,也不是題外話。)

總之,關于勞動與資本的關系,從源頭上說,勞動是第一性的,資本是第二性的。在有待建立或完善的合理的社會制度下,源自勞動的合理資本與勞動本身對于社會的貢獻可以是完全相同的。而源自暴力掠奪和以暴力為后盾的制度性剝削的不合理壟斷資本,則必須接受全社會、全世界勞動者的剝奪和改造;來源不合理或不完全合理的中小資本也需要接受全社會的民主監督、制約和引導,從而在一個較長的歷史時期內有效地發揮其建設性的積極作用。也就是說,必須分清資本來源的是否合理,既不能機械、絕對地將勞動和資本對立起來;又不能將不合理資本與勞動平起平坐,以一個折中主義的“生產要素”概念將不合理的生產關系、資本霸權掩蓋起來。

2. 廣義勞動概念的其它政策實踐意義:除了將合理資本歸入廣義的勞動范疇以外,筆者還將其外延從生產第一線的勞動擴展到包括(與企業生產直接有關的)科技人員的腦力勞動、和企業家的開創開發和管理活動,以及(與企業生產間接有關的)上述所有人員就業前后(在企業內外)的受教育學習活動、他們及其家人扶老(退休勞動力)育幼(未來勞動力)和維持現有勞動力的家務勞動、和各級政府和非政府管理和文化教育工作者的勞動等??傊?,全社會所有成員所付出的、為社會生產的持續進行所必需的所有勞動,都應被看作是參與了社會所有產品的生產和價值的創造。

基于這樣的勞動價值觀,可以得出如下與社會經濟政策有關的結論:

(1)所有企業的生產和收益都離不開全社會勞動者的貢獻,因此理所當然地負有以納稅的方式回報社會的義務(稅收也可以同時體現將企業所得利潤中所包含的、生產資料中的天然價值和人類集體智慧價值部分歸還給社會共同體)。

(2)政府有責任根據國家社會方方面面綜合平衡的客觀要求(市場不可能完全自動地實現這種平衡),根據產品價值的多方來源,制訂合理的稅收政策(和相配套的天然資源價格政策、和知識產權政策);并將企業上交的稅收(以及出售天然資源所得收入,和全民所有制企業應上交的、本屬于全民所有的那部分利潤),即國家的財政收入,合理地用之于國家和社會的各方面需求、包括各行各業人們應得的各種勞動報酬和全民民生保障。雖然其中的民生保障部分也可以稱之為“福利”,但這決不僅僅是為了應對社會的貧富分化現象而作出的、即權宜性的所謂“二次分配”,更不是福利主義的恩賜或慈善,而是在道義上對所有廣義勞動者為社會生產得以持續所作出的貢獻給與應有的回報和保障,因此是完全合理的、天經地義的。

這就從根本上區別于西方(包括北歐)資本主義國家為了穩定內部民心、鞏固內外霸權而實行的“福利國家”政策、和為之服務的慈善式福利主義經濟理論。有了這樣的勞動價值觀,社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就不必鸚鵡學舌地照搬西方經濟學的資本主義“二次分配”理論和所謂“福利國家”政策,而應根據本國、本地的實際情況,制訂和實施屬于社會主義性質的、各項合理的民生保障政策措施,光大社會主義的事業。

以上所述才是“勞動”這一神圣概念的全部面貌和對之應采取的相應政策路線,才與西方支離破碎的原子論世界觀、社會觀、制造終極對立、對抗的制度路線劃清了界線,才是既繼承了馬克思主義的崇高宗旨、正確思想,又繼承了中國傳統整體觀的、也就是具有真正“中國特色”的思想、制度、路線。

注釋:

【1】陸壽筠,辯證唯物主義與中國道家哲學——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表于新法家網站2018-09-04。網址:http://www.xinfajia.net/15736.html。

【2】http://www.chinavalue.net/Article/Archive/2005/11/13/13676.html

【作者陸壽筠,旅美華人,新法家網站(英文版)主編?!?/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從“勞動價值論”到“價值三源泉論”——二談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theory/202005/57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