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虹:讀懂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

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有著特殊地位,面對風云變幻的國際形勢,中國乃至世界會不斷遭遇意想不到的危機,美國霸權還會出于掠奪的需要給他國和第三世界制造危機,也就益發顯示出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特殊地位和特殊價值。尤其是當前世界普遍面臨著疫情帶來的危機,各國都有力不從心之感,美國不是積極應對危機,主動以正道化危為機,而是把瘋狂甩鍋中國當作“機”,結果適得其反,引發加重“?!钡恼鸷橙蚩棺h活動。中國戰“疫”的風景獨好,美國在疫情危機面前的令世界失望表演,無不證明了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寶貴。

史無前例的庚子新冠疫情,從肆虐中國開始,繼而蔓延全球,不僅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制造了人類極度恐慌,而且形成了堪比20世紀20年代世界經濟危機,打破正常生產生活秩序,打碎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給全球經濟帶來了難以估量的損失。由于消費萎縮、工人失業,也引發了國際性社會動蕩,開始醞釀更大危機。于是,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應運而生,他為中國戰勝疫情經濟危機提供了法寶武器,增加了勇氣和信心,也給世界以重要啟迪。

侯立虹:讀懂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

眾所周知,中國戰“疫”根本指導方針是以民為本,生命至上,基本方略是舉國參戰的人民戰爭,具體措施是封城封省封村,實行最嚴格的管理,國家不惜一切代價保證人民生命健康,因而取得世界矚目的成效,但也付出了舉世無雙的代價。如何盡快恢復生產生活,如何提高全國人民把疫情損失降到最低的勇氣,習近平總書記不失時機推出了“化危為機”辯證法。他在浙江考察時提出“危和機總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隨著境外疫情加速擴散蔓延,國際經貿活動受到嚴重影響,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挑戰,同時也給我國加快科技發展、推動產業優化升級帶來新的機遇”,號召全黨全國人民正確認識當前形勢,以辯證思維認識危機,積極主動化解危機,把握危機之中的機遇。此后他又多次在不同場合詮釋闡述“化危為機”辯證法,多次強調危中尋機、化危為機的重要作用,拓展捕捉機遇、創造機遇的方法和路徑,不僅指明了推動經濟社會恢復發展的方向,而且提振了全國人民的信心,增強了度過經濟危機的勇氣,無論對于加強特殊時期黨的領導,還是對于掃除經濟危機陰霾,都有著極端重要的地位和無法估量的作用。所以說,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孕育與戰“疫”,又成熟完善在指導戰“疫”的實踐,是戰“疫”的重大哲學碩果,更是新時代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法寶。

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明白如話,淺顯易懂,但其高明和獨到之處也在于深入淺出,用通俗的語言揭示深刻的哲理,簡單的方法反映深奧的辯證法,我們既不能因其通俗忽視個中的深刻內涵,也不能用哲學的詰屈聱牙把簡單道理復雜化,必須準確把握他的基本內涵與本質特征。

1、從“危機”的釋義理解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危機,一般作為單詞,指嚴重困難的關頭和令人感到危險的時刻;同時又作為“危”和“機”復合詞,指有危險又有機會的時刻,用以考量決策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警示社會把應對危機的能力當作組織或個人最根本的能力之一,通??醋魅松蛨F體、社會發展的生死攸關轉折點。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就著眼于“危機”復合詞的釋義,既闡明了“危和機總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的危和機關系;也明確了“要危中尋機、化危為機”的對待危和機態度;還提出了“要堅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分析當前經濟形勢,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的認識危和機方法;更指明了“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善于從眼前的危機、眼前的困難中捕捉和創造機遇”應對危機路徑??芍^高屋建瓴,立意深遠,獨辟了危機的釋義蹊徑,使人以全新的思維、積極的態度認識危機,對待危機,發揮主觀能動性化危為機,因而當之無愧成為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

2、從哲學辯證思維廓清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基本要素。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內涵深厚,彰顯了辯證法的要旨,揭示了辯證法精髓,但集中體現在“危”和“機”的統一性、辯證性、轉化性。一是昭告危機是危與機的辯證統一體,它們相互依賴、相互依存、互為條件,辯證統一,“危”中有“機”,“機”中也潛在著“危”,沒有不含“機”的“危”,也沒有不承擔“危”的“機”;二是把握危機的危和機有著鮮明特性,“危”是一種客觀存在,具有相對性、暫時性、可變性,“機”是發揮主觀能動性發現的機會、機遇,具有絕對性、長期性、穩定性,由此決定了“危”與“機”雖是矛盾雙方,但并不是絕對排斥、對立的關系,而是主觀認識改造客觀,實現主客觀的辯證統一,這個統一的過程,就是認識危中有機,機中有危的過程,也是把握??赊D機、避免機可變危的過程;三是危機的危與機可以在一定條件下互相轉化,正確認識危機,善待“危”中隱藏的“機”,就可以化危為機,如果消極對待危機,就會被“危”嚇到,看不到“危”中的“機”,而白白失去,《老子》的“福兮禍之所依,禍兮福之所倚”,講的福與禍就是危與機,福禍相互依存的哲理也是危與機相互轉化的深刻道理。

3、從唯物辯證法的規律讀懂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本質特征。辯證唯物主義認為,對立統一是唯物辯證法的根本規律,發揮主觀能動性則是實現矛盾轉化的根本動因,而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本質特征,就是既要防止坐等觀望的右傾保守主義,又要防止盲目蠻干地盲動主義,真正提高戰勝疫情的能力,提高改造疫情下中國的勇氣。其一,特別強調主觀能動性,“危”,是天然外力,是來自外部的危險和天災人禍,不含任何的主觀和人為因素;“機”是潛藏于“危”的真實存在,需要善于發現和開掘的,解決“危”的方法和路徑。而主觀能動性和創造性,是鏈接“危”和“機”的橋梁紐帶,促使“危”走向“機”的積極轉化。其二,特別強調“危”和“機”的屬性,堅持“危”的客觀性,不能融入主觀因素,不能為了顯示“危”中尋“機”,故意無“危”強說“危”,有意無“危”制造“危”;堅持“機”的積極性,人們所發掘開掘的“機”,必須是自強不息之“機”,發展壯大之“機”,絕非自私自利的取巧投機,像昧著良心發國難財,像危難中貪生怕死,都不是“危”中的正當之“機”。所以在學習運用危機辯證法中必須準確理解“危”,善于把握“機”。

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不是一般的哲學觀點,也不是度過經濟危機的暫時方法,既像黑夜中突現的陽光,照亮了人們的心坎,掃除了疫情帶來的愁云,也似冬天里的一把火,點燃了人們的希望,走出疫情損失帶來的壓抑,無論對中國,對世界都有著非凡的意義和地位。

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特殊意義,在于認識危機,看到危與機的變化形勢中包含著難得的契機,人在危機面前不是消極無為的,而是積極主動的。她的特殊作用,就是徹悟“危”不會自動轉化為“機”,不經努力坐等等不來“機”,能否善待危機,巧妙化危為機,關鍵取決于我們的心態和方法。如果畏首畏尾地畏懼“危”,縮手縮腳地回避“危”,即使面對大好的“機”也會白白失去;化危為機靠的是人的主觀能動性,轉化的快與慢、好與壞也完全取決于主觀能動性發揮的程度,如果辯證思維明方向、辨大勢、觀大局地正視“危”,堅定信心、保持定力、敢于挑戰困難地不懼“危”,就能趨利避害、把握機遇轉“危”為“機”。

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有著特殊地位,面對風云變幻的國際形勢,中國乃至世界會不斷遭遇意想不到的危機,美國霸權還會出于掠奪的需要給他國和第三世界制造危機,也就益發顯示出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特殊地位和特殊價值。美國霸權對朝鮮、古巴等社會主義國家施壓封鎖禁運,對伊朗、敘利亞等國的打壓侵略,給這些國家帶來了“危”,同時也帶來了奮起發展之“機”。尤其是當前世界普遍面臨著疫情帶來的危機,各國都有力不從心之感,美國不是積極應對危機,主動以正道化危為機,而是把瘋狂甩鍋中國當作“機”,結果適得其反,引發加重“危”的震撼全球抗議活動,雖說導火線是暴力執法,但根子卻在漠視生靈的應對疫情態度,在企圖轉移危機的異想天開。中國戰“疫”的風景獨好,美國在疫情危機面前的令世界失望表演,無不證明了習近平“化危為機”辯證法的寶貴。

習近平化危為機的辯證法,是習近平總書記深入一線指導全國戰“疫”的重大成果,不僅豐富了習近平問題意識哲學,成為新時代毛主席矛盾論的新表達,也為中國掃除疫情陰霾,為世界戰勝疫情提供了法寶。全黨只要增強危機感和使命感,奔著矛盾去,迎著困難上,抓住機會,運用危機轉化的智慧與策略,以科學方法和精準施策,切實把矛盾、挑戰轉化為推動發展的機遇和契機,贏得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雙勝利,向人民交出滿意的答卷。

2020年6月

【作者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theory/202006/58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