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與貢獻——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

恩格斯在《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和《波河與萊茵河》中展現了自己的天才,不僅如此,除了《資本論》及其手稿外,構成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分的經典著作的半數以上文獻都是由恩格斯完成的。但是,恩格斯連想都沒有想過要在馬克思主義的名稱上掛上自己的名字。恩格斯不僅甘當綠葉,而且為了做好這個綠葉,還奉獻了偉大的犧牲。為了使馬克思能夠安心地從事理論研究和政治活動,恩格斯承擔起了獲取生活來源的責任,從事他本人十分厭煩的商業活動。恩格斯還在實踐方面,參與了馬克思主義的許多社會活動,并在馬克思去世后捍衛了馬克思的名譽。

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與貢獻——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

01 天才恩格斯

馬克思的最親密戰友恩格斯于1820年11月28日出生在德國巴門,14歲時進入埃爾伯費爾德中學學習,16歲上高中,但17歲時由于轉入商業工作,而從中學肄業。年僅13歲時,恩格斯就嘗試寫作詩歌,在中學里也做了同樣的嘗試,并嘗試寫故事。從事商業工作后,恩格斯走過不少地方,寫了不少的詩歌和游記,還有文學評論和戲劇。他像記者一樣寫了不少所見所聞的通訊。最重要的是,恩格斯寫作了反對德國基督教哲學家謝林的文章,展現了他對黑格爾哲學的深刻理解,表現出高超的哲學修養。直到他23歲的時候,也就是差不多今天中國大學生本科畢業的年紀,沒有上完高中,也沒有上過大學的恩格斯寫出了《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馬克思在1859年即馬克思已經41歲而恩格斯也到了39歲時寫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還稱這個大綱是“批判經濟學范疇的天才大綱”[1]。

在這份天才的大綱中,恩格斯提出了今天的主張效用價值論的西方經濟學仍然沒有回答的問題:

【“關于實際價值的本質,英國人和法國人薩伊進行了長期的爭論。前者認為生產費用是實際價值的表現,后者則說什么實際價值要按物品的效用來測定。這個爭論從本世紀初開始,后來停息了,沒有得到解決。這些經濟學家是什么問題也解決不了的。”[2]
“物品的效用是一種純主觀的根本不能絕對確定的東西,至少它在人們還在對立中徘徊的時候肯定是不能確定的。根據這種理論,生活必需品應當比奢侈品具有更大的價值。……該誰來決定物品的效用呢?單憑當事人的意見嗎?這樣總會有一人受騙?;蛘?,是否有一種不取決于當事人雙方、不為當事人所知悉、只以物品固有的效用為依據的規定呢?這樣,交換就只能強制進行,并且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受騙了。”[3]】

恩格斯的這個問題,后來由更加天才的馬克思來回答了。在馬克思看來,物品的效用即其使用價值與它的價值沒有任何直接的關系。生活必需品之所以比奢侈品的價值低,不在于生活必需品的效用低,而在于生產生活必需品所耗費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低于生產奢侈品所需要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這里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要比生產費用能夠更科學地說明商品的價值。同時,這個社會必要勞動時間并不以當事人的意見為轉移,從而不存在哪一方受騙的問題,交換也無須強制進行。

在《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中,恩格斯更為天才的表現是,從對國民經濟學的批判中提出了消滅私有制的論斷:

【“不消滅私有制,就不可能消滅物品固有的實際效用和這種效用的規定之間的對立,以及效用的規定和交換者的自由之間的對立;而私有制一旦被消滅,就無須再談現在這樣的交換了。”[4]
“這一切我們都看到了,這一切都促使我們要用消滅私有制、消滅競爭和利益對立的辦法來消滅這種人類墮落。”[5]】

而恩格斯的這個消滅私有制的天才論斷,后來被馬克思和他一起創作的更為偉大的作品《共產黨宣言》所采納:

【“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6]】

甚至《共產黨宣言》的任務,也不過是“宣告現代資產階級所有制必然滅亡。”[7]

列寧曾經指出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

【“馬克思學說是人類在19世紀所創造的優秀成果——德國的哲學、英國的政治經濟學和法國的社會主義的當然繼承者。”[8]】

而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寫道:

【“不消說,除了法國和英國的社會主義者的著作以外,我也利用了德國社會主義者的著作。但是,德國人在這門科學方面所寫的內容豐富而有獨創性的著作,除去魏特林的著作,就要算《二十一印張》文集中赫斯的幾篇論文和《德法年鑒》上恩格斯的《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9]】

可見,恩格斯這份天才大綱還作為社會主義的來源之一在馬克思主義的來源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這也表明,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那里,政治經濟學與科學社會主義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在完成《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之后,恩格斯開始親身調查并寫作《英國工人階級狀況》。馬克思在20多年后出版的《資本論》第1卷中指出:

【“英國從大工業產生到1845年這段時期,我只在某些地方提到,有關情況,請讀者閱讀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1845年萊比錫版)。1845年以后發表的工廠視察員報告、礦山視察員報告等等,都說明了恩格斯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精神了解得多么深刻;把他的著作和過了18—20年以后才發表的童工調查委員會(1863—1867年)的官方報告稍加比較就可以看出,他對工人階級狀況的詳細入微的描寫是多么令人驚嘆。”[10]】

這說明,恩格斯又一次天才地走在了時代的前列,在全社會沒有意識到去了解工人階級狀況的重要性時,他已經完成了這一了解所需要的調查工作。如果說,后世的魯迅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用在寫作上,那么恩格斯則是“拋棄了社交活動和宴會,拋棄了資產階級的葡萄牙紅葡萄酒和香檳酒,把自己的空閑時間幾乎都用來和普通的工人交往”[11]。當時的英國工人正受著歐洲大陸其他國家人們的鄙視,但恩格斯對于和這些普通工人交往卻“感到高興和驕傲。高興的是這樣一來我在獲得實際生活知識的過程中有成效地度過了許多時間,否則這些時間也只是在客廳里的閑談和討厭的禮節中消磨掉;驕傲的是這樣一來我就有機會為這個受壓迫受誹謗的階級做一件應該做的事情,這些人盡管有種種缺點并且處于重重不利的地位,但仍然引起每個人的尊敬”。[12]

21歲時,恩格斯做了一年制志愿兵,擔任炮兵旅的步兵連炮手。雖然只有短暫的從軍經歷,但恩格斯后來卻對歐洲當時的大大小小的戰爭的進程進行了非常準確的分析,表現出他的軍事才能也是天才級的。1861年5月7日馬克思寫給恩格斯的信中提到了他讓恩格斯匿名發表的《波河與萊茵河》一文:

【“關于你的《波河與萊茵河》等,哈茨費爾特——她在她姐夫馮·諾斯提茨將軍家里能見到所有普魯士將官;她的外甥,另一個諾斯提茨,是‘美男子威廉’的侍衛官,——告訴我說,軍界的高級和最高級人士(包括弗里德里希-卡爾親王周圍的人)都把你的書看成是一個不愿露名的普魯士將軍的著作。據陪審官弗里德蘭德(維也納《新聞報》編輯的兄弟)告訴我,維也納也都這樣認為。”[13]】

后來,“將軍”也就成了恩格斯的外號。恩格斯在《波河與萊茵河》中從軍事理論的觀點證明了:

【“德國為了自己的防御不需要意大利的任何一塊領土;如果僅僅從軍事觀點出發,那末法國要求占有萊茵河的理由無論如何要比德國要求占有明喬河的理由充分得多。”[14]】

從而,他不僅對維護歐洲的和平作出了貢獻,而且為維護民族運動的利益作出了貢獻。

02 恩格斯對馬克思主義的巨大貢獻

一般認為,列寧把馬克思主義分為三個組成部分即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但是,無論是從列寧的《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和三個組成部分》一文還是列寧為這篇文章所列的提綱中,我們能夠找出來的三個組成部分中都離不開階級斗爭這個部分。而列寧在提綱中明確提出這篇文章的一般結論是這樣三個部分:

【“完整的哲學世界觀”“分析經濟制度,闡明雇傭奴隸制的原因和資本主義的發展規律”“階級斗爭是謀求出路的手段”[15]?!?/blockquote>

盡管如此,我們仍然可以像傳統一樣把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分為:馬克思主義哲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只要明確科學社會主義的核心內容是階級斗爭就行。

顯然,馬克思主義要分成幾個部分,必須有相應的理論文章尤其是論著來支撐。而恩格斯恰恰在撰寫相應的理論文章和論著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就馬克思主義的第一個組成部分即馬克思主義哲學而論,雖然在馬克思的著作和文章中幾乎都閃爍著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光芒,但馬克思本人并沒有專門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著作,只有一份《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相反地,恩格斯卻創作了兩大著作:《自然辯證法》和《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當然,恩格斯在創作這兩部著作的過程中得到了馬克思在資料查閱上的幫助,也吸收了馬克思的一些思想,但是執筆完成的畢竟是恩格斯。

就馬克思主義的第二個組成部分即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而論,馬克思本人創作了《政治經濟學批判》和《資本論》兩部作品,尤其是后者,可以說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主要組成部分。但是,就《資本論》這部著作而言,馬克思生前只出版了第一卷。其第二卷和第三卷都是恩格斯整理出版的,而且恩格斯還組織對《資本論》第一卷重新進行了校對,編輯出版了現在人們普遍使用的《資本論》第一卷德文第四版。為了進一步闡釋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三卷提出的對勞動價值論最重要的一般利潤率規律和價值轉形為生產價格的理論,回應這一卷出版后引起的爭論,恩格斯還專門寫了《〈資本論〉第三冊增補》,用世界貿易的歷史事實,說明了一般利潤率的形成和價值轉形為生產價格的歷史過程,從而捍衛了馬克思的這一重要理論,也捍衛了勞動價值論。

《資本論》第一卷出版后,資產階級報刊和學術界像對待《政治經濟學批判》一樣,對它蓄意保持沉默以貶低該書的意義和消除該書的影響。1867年11月2日馬克思致信恩格斯:

【“對我的書的沉默,很使我不安。”[16]】

對此,恩格斯不僅提出,

【“我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在德國的日報上轟動一下,迫使那些可憐的經濟學家非寫文章不可。”[17]】

而且恩格斯還親自動手撰寫了風格迥異的一系列書評。這些書評對《資本論》第一卷有肯定的,也有“批評”的,總之,就是要激起人們對這本書的注意。這些書評以恩格斯本人和其他人的名義在不同性質的不同報刊上加以發表,制造出該書廣受矚目的效應,成功地打破了資產階級報刊和學術界對這本書的沉默陰謀,以至于最后竟然迫使資產階級古典政治經濟學處于可憐的狀況,“連古典政治經濟學,甚至自由貿易的最庸俗的傳播者,也受到目前占據大學政治經濟學講臺的更庸俗的‘上等’人物的鄙視。在這方面,很大程度上要歸罪于我們的作者[18],他使人們看到了古典政治經濟學的各種危險的結論;于是他們現在認為,至少在這個領域內,最保險的是根本沒有任何科學。”雖然今天的西方經濟學已經不再可憐,但那里同樣根本沒有任何科學,以至于西方經濟學家也不得不探討“經濟學為什么還不是一門科學”[19]。

就馬克思主義的第三個組成部分即科學社會主義而論,除了與恩格斯合寫的《共產黨宣言》外,馬克思本人也沒有專門的著作和理論文章,盡管在馬克思的許多著作和理論文章中都有科學社會主義的一些論斷。而恩格斯則有一部十分明確的科學社會主義著作即《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當然,這部著作的寫作也是得到了馬克思的明確支持的。

除此之外,包含馬克思主義重要思想的一些重要文獻都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完成的,例如,最為著名的《共產黨宣言》,還有《神圣家族》《德意志意識形態》《共產主義者同盟中央委員會告同盟書》《給奧·倍倍爾、威·李卜克內西、威·白拉克等人的通告信》等等。

由此可見,除了《資本論》及其手稿外,構成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分的經典著作的半數以上文獻都是由恩格斯完成的。

除了理論上的貢獻,人們熟知的是恩格斯對馬克思一家的資助,使馬克思能夠安心地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實踐活動。恩格斯還出資保管馬克思和他的文獻手稿,使之能夠留存至今,使后人能夠整理編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恩格斯還培養伯恩斯坦和考茨基識別馬克思的筆跡,以便編輯出版他本人來不及整理出版的《資本論》手稿中的剩余價值理論史部分(后來以《剩余價值理論》為名出版)和編輯出版馬克思和他的文獻全集。盡管伯恩斯坦和考茨基沒有很好地完成恩格斯交給他們的任務,但顯然恩格斯在經濟方面也對馬克思主義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此外,恩格斯還在實踐方面,參與了馬克思主義的許多社會活動,在馬克思去世后,不僅花費大量精力整理和編輯《資本論》后續兩卷的出版,按照馬克思的遺愿完成了《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等文獻的寫作,而且還接過了指導歐美各國工人運動特別是指導德國社會民主黨的責任。在《資本論》第二卷的序言中恩格斯提出了具有決定意義的證據,對誣蔑馬克思剽竊洛貝爾圖斯的行為,進行了實事求是的回擊,并用《資本論》第二卷與第三卷的出版批駁了洛里亞關于“馬克思明明知道不可能也不打算寫一個什么續卷,但每當陷入困境時,總是欺騙公眾,說要在一個續卷中完成他的理論”[20]的指責,從而捍衛了馬克思的名譽。

03 甘當綠葉的偉大犧牲

離馬克思去世不到一年的1882年8月3日,馬克思在給恩格斯的信中寫道:

【“當我讀完了這兩本小冊子,在杜西來到這里兩天以后,我就向她說出了自己最后的、明確的并且是非??隙ǖ呐袥Q,我的用語,——你猜怎么樣?——就是小杜西也驚訝地發現,竟和我給她看了的你7月31日來信的用語一字不差地完全相同!所以,我們——你和我——不僅得出了完全一模一樣的結論,而且對這一結論用了完全相同的表達方式!”[21]】

事實上,馬克思在1860年11月22日寫給瑟美列的信中寫道:

【“恩格斯,您應當把他看作是我的第二個‘我’,是我過去給您的那本小冊子《波河與萊茵河》的作者。”[22]】

列寧也曾提到,米海洛夫斯基曾寫道“馬克思的第二個我——恩格斯”[23]。由此可見,當時的人們公認無法把馬克思和恩格斯分開,即便馬克思本人也不認為他們兩個人可以分開,盡管現在的一些人不惜死力地去“識別”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種種“分歧”,盡管那些“分歧”還沒有這些人自身今天和昨天的分歧大,例如一些人從宣講政治經濟學轉向鼓吹西方經濟學。從上述一模一樣的情形、馬克思的第二個“我”,尤其是從上述所介紹的恩格斯在馬克思主義理論方面的貢獻來說,把馬克思主義稱為馬克思恩格斯主義即馬恩主義也是可以的。但是,恩格斯連想都沒有想過要在馬克思主義的名稱上掛上自己的名字。

馬克思去世后,恩格斯在給友人的信中說:

【“我一生所做的是我注定要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而且我想我還做得不錯。我高興我有象馬克思這樣出色的第一小提琴手。”[24]】

隨后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一文中,恩格斯特地加了一個公開的說明:

【“近來人們不止一次地提到我參加了制定這一理論的工作,因此,我在這里不得不說幾句話,把這個問題澄清。我不能否認,我和馬克思共同工作40年,在這以前和這個期間,我在一定程度上獨立地參加了這一理論的創立,特別是對這一理論的闡發。但是,絕大部分基本指導思想(特別是在經濟和歷史領域內),尤其是對這些指導思想的最后的明確的表述,都是屬于馬克思的。我所提供的,馬克思沒有我也能夠做到,至多有幾個專門的領域除外。至于馬克思所做到的,我卻做不到。馬克思比我們大家都站得高些,看得遠些,觀察得多些和快些。馬克思是天才,我們至多是能手。沒有馬克思,我們的理論遠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所以,這個理論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理所當然的。”[25]】

恩格斯不僅甘當綠葉,而且為了做好這個綠葉,還奉獻了偉大的犧牲。為了使馬克思能夠安心地從事理論研究和政治活動,恩格斯承擔起了獲取生活來源的責任,從而使自己的天才沒有進一步發揮在理論研究上,為此,他利用家庭條件的便利在英國曼徹斯特從事商業活動,盡管他對商業活動十分厭煩:

【“我最渴望不過的事情,就是擺脫這個鬼商業,它耗費時間,使我的精神完全沮喪了。只要我還在經商,我就什么也不能干;尤其是我當上老板之后,負的責任更大,情況也就更糟了。如果不是為了增加收入,我真想再當辦事員。無論如何,再過幾年我的商人生活就要結束,那時收入就會減少很多很多。我腦子里老是在轉,那時候我們怎么辦呢。”[26]】

馬克思也承認了恩格斯的這個犧牲:

【“我簡直無法表達對你的感激,雖然在我內心深切地感受到你的友誼是多么富有自我犧牲精神,而不需要再來證明。”[27]】

在《資本論》初稿完成后,馬克思對恩格斯進一步表示感激:

【“沒有你,我永遠不能完成這部著作。坦白地向你說,我的良心經常像被夢魘壓著一樣感到沉重,因為你主要是為了我才把你的卓越才能浪費在經商上面,使之荒廢,而且還要分擔我的一切瑣碎的苦惱。”[28]
“沒有你為我作的犧牲,我是決不可能完成這三卷書的巨大工作的。”[29]】

恩格斯不僅從自己的經營收入中給馬克思提供經濟資助,而且還幫助馬克思寫作報刊文章和撰寫馬克思參加撰稿的《美國百科全書》的軍事條目,并以馬克思的名義發表。例如,馬克思曾直接對恩格斯發出了請求:

【“我現在必須給德納寄一篇關于高級政治的長篇文章,使他對我有好印象。這樣一來,可詛咒的東方問題又出現了,住在這里的一個可惡的美國佬,企圖就這個問題和我在《論壇報》上競爭。但是,這個問題——首先是軍事和地理方面的,不在我的寫作范圍之內。因此,你還得再作一次犧牲。土耳其帝國將會怎樣,我一點也不清楚。因而談不出什么總的看法。”[30]】

這些用馬克思的名義發表的文章的稿酬也都歸了馬克思。

在賺了足夠馬克思一家和自己的生活費之后,恩格斯斷然結束了經商活動,雖然從此他可以自由地發揮自己的天才從事研究活動,但恩格斯還是首先按照馬克思的要求寫作論戰文章和著作,并為此推遲了他自己的研究計劃。例如,馬克思曾在給李卜克內西的信中寫道:

【“現在恩格斯正忙于寫他的批判杜林的著作。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犧牲,因為他不得不為此而停寫更加重要得多的著作。”[31]】

同時,這也表明馬克思非??粗囟鞲袼巩敃r為此停寫的在恩格斯生前也沒有徹底完成的《自然辯證法》。今天一些人聲稱馬克思那里只有社會辯證法而沒有自然辯證法,進而用馬克思來貶低恩格斯,這是荒唐的,也是對馬克思在大英博物館圖書館幫助恩格斯查找《自然辯證法》相關資料的行為的漠視。要知道,社會是自然的產物,或者說是自然的產物即人的進一步的產物。顯然,一方面,一個產物和產生它的物,這兩者的運行規律不可能完全獨立,社會辯證法即便不是全部也是大部來源于自然辯證法;另一方面,如果自然界是沒有運行規律也就是沒有自然辯證法的,也不可能孕育出人和人類社會。

可以說,恩格斯為了馬克思主義的形成和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同時也犧牲了自己的時間、精力、錢財,甚至犧牲了自己的天才和可能取得的更大成就。但是,他甘當綠葉,無私奉獻和犧牲。為了進一步突出馬克思的地位,恩格斯甚至不允許別人把自己抬高,他在去世一年前給俄國人普列漢諾夫的信中開頭就寫道:

【“首先請您不要稱我為‘導師’。我的名字就叫恩格斯。”[32]】

小結

雖然沒有馬克思恩格斯主義,也沒有恩格斯主義,但是有一點我們是可以當作恩格斯主義來信奉的,那就是像恩格斯那樣為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奉獻我們的青春和才智。

恩格斯曾經針對《薩克森工人報》寫道:

【“在理論方面,我在這家報紙上看到了(一般來說在‘反對派’的所有其他報刊上也是這樣)被歪曲得面目全非的‘馬克思主義’,其特點是:第一,對他們宣稱要加以維護的那個世界觀完全理解錯了;第二,對于在每一特定時刻起決定作用的歷史事實一無所知;第三,明顯地表現出德國著作家所特具的無限優越感。馬克思在談到70年代末曾經在一些法國人中間廣泛傳播的‘馬克思主義’時也預見到會有這樣的學生,當時他說‘tout ce que je sais, c’est que moi, je ne suis pas marxiste’——‘我只知道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33]】

顯然,要像恩格斯那樣成為一個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我們必須落實習近平同志的要求,讀原著、學原文、悟原理,不能把我們要加以維護的馬克思主義世界觀理解錯了,不能不了解在每一特定時刻起決定作用的歷史事實,要在天才的恩格斯以及比他更天才的馬克思面前保持謙虛謹慎的態度,不要以現代人的優越感動不動就認為馬克思這里錯了,那里過時了。

恩格斯還指出,“像馬克思這樣的人有權要求人們聽到他的原話,讓他的科學發現原原本本按照他自己的敘述傳給后世。”[34]我們今天在闡述馬克思主義原理的時候,如果有馬克思的原話,也應當盡量用馬克思的原話,而不能為了減少文獻查重率就用自己的話去改寫馬克思的原話。

如今的文獻查重系統限制人們使用原話,不僅馬克思的原話,甚至習近平同志的原話也受到限制,用多了就會有較高的查重率,有的核心期刊由于缺乏學識只會根據這個查重率[35]的高低來選擇文章。這也要求我們像恩格斯那樣,不妨犧牲一下沒發核心期刊而損失的一些利益,堅持使用馬克思的原話,堅決維護馬克思的地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向恩格斯看齊,向馬克思看齊,向同樣堅決維護馬克思的習近平同志看齊,才有可能成為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

注釋:

[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413頁。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49-450頁。

[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51頁。

[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51-452頁。

[5]《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68頁。

[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5頁。

[7]《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8頁。

[8]列寧:《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和三個組成部分》,《列寧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41-42頁。

[9]《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219-220頁。

[10]《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4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278頁腳注。

[1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273頁。

[1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273頁。

[1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162頁。

[1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2年,第636頁。

[15]《列寧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468頁。

[16]《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378頁。

[1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387頁。

[18]指馬克思。

[19][美]《經濟學為什么還不是一門科學》,阿爾弗雷德·S·艾克納主編,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0年。

[20]《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46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24頁。

[2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76-77頁。

[2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569頁。

[23]《列寧全集》第2版增訂版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117頁。

[2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219頁。

[2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96-297頁腳注。

[2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50頁。

[2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316頁。

[28]《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56頁。

[29]《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329頁。

[30]《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年,第225-226頁。

[3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94頁。

[3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238頁。

[3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96頁。

[3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2版第46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005頁。

[35]按照文獻查重的邏輯,鉆石是抄襲石墨的。這是因為,鉆石和石墨都是由碳原子構成的,鉆石剽竊了石墨的碳原子,于是有了石墨之后,文獻查重就不能允許鉆石的存在。

余斌,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本文摘自《觀察與思考》2020年第5期,本文為原稿,發表時略有改動。原載微信公眾號“建國門學派”,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甘當綠葉的恩格斯:天才與貢獻 ——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