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應該拋棄在人權問題上假裝圣潔的雙重標準” ——世界輿論批評美國暴力執法

“華盛頓應該拋棄在人權問題上假裝圣潔的雙重標準?!泵绹笆袌鲇^察”網以此為題評論說,美國一直習慣于拿人權說教別人,然而近日反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的大規模街頭抗議,扇了自視為“全球監護人”的美國一巴掌。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基層民權組織“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呼吁聯合國將美國警察虐待黑人歸類為“侵犯人權行為”,并在必要時實施制裁。

“華盛頓應該拋棄在人權問題上假裝圣潔的雙重標準” ——世界輿論批評美國暴力執法

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遭美國警察暴力執法致死引發全美多地抗議。與此同時,這一事件也震驚了世界,引發國際輿論的強烈關注和批評。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種族主義令人憎惡,全人類應予以堅決抵制。非洲聯盟委員會主席法基發表主席聲明,強烈譴責美國執法人員對弗洛伊德的“謀殺”。多國政府、官員、媒體也密集發聲,譴責美國執法人員公然踐踏人權的行為、譴責美國社會21世紀仍存在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譴責美國政府在人權問題上的“雙重標準”。

弗洛伊德之死“暴露出美國政權的本質”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6月15日發表聲明,對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的“悲劇性死亡”事件以及多年來在美國持續發生的針對非洲裔美國人的暴力深表關切,敦促美國認真遵守相關國際公約,立即進行旨在結束種族歧視的結構性改革。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表示,歐盟對美國警方暴力執法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一事感到“震驚”,這種行為是“濫權”,必須予以譴責和打擊。

加納前總統羅林斯在社交媒體上連發三條推文,痛斥美國警察暴力執法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羅林斯寫道:

【“自從兩極世界崩塌以來,美國的道德和政治形象已嚴重下降。由于美國的好戰和不必要的對抗,世界部分地區遭受了巨大苦難。如果美國的其中一些暴行,特別是一些白人警察針對黑人的暴行,都不能使美國民眾感到震驚并看到美國的衰落,還有什么能?一個警察怎么會造成這種殘酷、暴力的死亡,用他的膝蓋壓住一個黑人的脖子使其窒息,到一動不動?為何這些殘酷行為最終只以荒唐的審判終結,而邪惡的罪犯能逃脫正義、免去死刑的懲罰?這讓人感到痛苦和悲傷。”】

贊比亞律師菲利普·薩布尼說:

【“沒有任何理由傷害已被控制、不可能對你生命構成威脅的人。美國警察沒有遵守法律和程序,違背了民主和法治原則。”】

籃球巨星邁克爾·喬丹表示:

【“我非常難過、非常痛苦、非常憤怒。我和那些公開譴責種族主義的人們站在一起。我們已經受夠了。”】

在歐洲體壇,西甲巴塞羅那俱樂部也公開表示,不會停止對種族主義的戰斗。

美國著名民權活動家夏普頓牧師在弗洛伊德的首場官方追悼會上致悼詞稱:

【“弗洛伊德的故事就是非洲裔美國人的故事。我們之所以永遠無法成為自己想要成為和夢想成為的人,是因為你們一直把膝蓋壓在我們的脖子上。”】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發表電視講話表示,近期在美國發生的事,是一些長久被掩蓋的事實,并非新鮮事。當一個冷血的美國警察用膝蓋抵住一個非洲裔美國人的脖子,并持續加壓直到他死去,完全無視他的乞求,其他警察也只是冷漠地看著這一切,這就暴露出美國政權的本質。

“暴力執法的背后是美國種族歧視的‘病毒’”

加納總統阿庫福—阿多發表聲明稱:

【“全世界黑人對美國白人警察殺死手無寸鐵的喬治·弗洛伊德感到震驚和憂心。悲劇的重現讓人痛徹心扉,也提醒我們直面丑陋的現實。美國在21世紀仍存在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

據??怂剐侣剤蟮?,美國國家科學院的一項分析調查顯示,美國約1000個黑人男子中就有1人會死于執法行動。這使得該群體在與警察的沖突中死亡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5倍。事件發生后,美國網民迅速聯想到2014年的埃里克·加納案和2016年的費蘭多·卡斯蒂爾案,前者因遭受警察鎖喉而死,引發全美抗議;后者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被警官槍殺身亡,涉案警察卻最終被無罪釋放。據美國審判項目組織此前調查,近年來遭遇警察殺害的對象中黑人與拉丁裔占到了50%以上,涉案警察卻鮮受起訴。該組織的另一項調查顯示,美國的刑事司法中也存在嚴重的種族差異:有色人種占全美人口37%,卻占受監禁人口的67%;一旦被定罪,黑人遭到監禁的可能性是白人的6倍。由此不難看出,非洲裔群體面臨著美國暴力執法與司法不公兩個層面的體制性壓迫。

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發表聲明說,美國廢除種族隔離已近70年,“但有色人種卻經常因為他們的膚色而遭到屠殺”。

俄羅斯外交部指出,此次事件遠非美國執法部門暴力執法的唯一行為,是美國警察經常犯下的錯誤之一。美國人權問題包括種族和宗教歧視、警察執法隨意性、司法偏見、監獄人滿為患、槍支泛濫等。俄外交部敦促美國政府對弗洛伊德死亡一事進行徹底調查,并履行其國際社會職責。

古巴外長布魯諾·羅德里格斯在社交媒體上說:

【“弗洛伊德被殘忍殺害,這類事件對非洲裔美國人并不陌生。他沒有攜帶武器,大喊‘我無法呼吸’,但仍不足以阻止一次不公正行為。”】

日本《朝日新聞》刊發社論稱,美國抗議浪潮暴露出很多由于歷史原因和社會結構導致的根本性問題,美國政府應該謙虛謹慎地作出回應,而不是堅持使用武力?!冻招侣劇氛J為,目前美國社會不平等情況依然嚴重,美國有色人種協會統計,美國黑人定罪率是白人的5倍,即便是無犯罪史的黑人,獲得面試機會的概率也遠低于白人。目前,美國已經有超過10萬人死于新冠肺炎,而其中黑人的死亡比例遠高于實際占人口比例。

約旦工業、貿易和供應部政策研究室主任巴希爾·賈比爾認為,這一事件并不是個案。美國頻發的白人警察針對非洲裔人士暴力執法的背后是美國種族歧視的“病毒”。

《華盛頓郵報》在評論文章中寫道:

【“又是一天,又是一個手無寸鐵的黑人死于無端、無理、無法接受的警察暴力,什么時候才會結束?”】

《今日美國》在評論弗洛伊德事件時,借俄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專家阿麗莎的觀點認為,“在美國,種族主義才是持續的流行病,它造成的有色人種的死亡從1776年就開始了”。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發表聲明說,不幸的是,警察暴力執法特別是針對非洲裔群體,在美國不是新鮮事,甚至形成了模式。

“華盛頓應該拋棄在人權問題上假裝圣潔的雙重標準”

新加坡淡馬錫集團CEO、總理李顯龍的夫人何晶在個人社交賬號轉發《聯合早報》的一組漫畫,犀利諷刺“美式雙標”。這組漫畫中,美國面對香港和明尼蘇達州兩地的暴亂,呈現出了截然相反的態度,大贊香港的暴亂為“民主”,卻對本國的示威統稱“暴徒”。不少網民都留言指責美國政府的“雙標”做法,并批評此前美國政客對香港的暴亂拋出的“美麗風景線”一說。

“華盛頓應該拋棄在人權問題上假裝圣潔的雙重標準。”美國“市場觀察”網以此為題評論說,美國一直習慣于拿人權說教別人,然而近日反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的大規模街頭抗議,扇了自視為“全球監護人”的美國一巴掌。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基層民權組織“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呼吁聯合國將美國警察虐待黑人歸類為“侵犯人權行為”,并在必要時實施制裁。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發表聲明,批評美國的“結構性種族主義”,并對在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示威潮中,200多名各國記者遭遇“前所未有的襲擊”發出警告。巴切萊特說,在示威游行中,至少已有200名記者遭到攻擊或被捕,盡管他們清晰地表明了身份。對于一直宣稱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的美國,巴切萊特稱“這令人震驚”。巴切萊特援引報告稱,美國執法人員對抗議者過度使用了武力,包括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和辣椒水等。

德國新聞電視臺評論說,美國已經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前,因為沒能有效控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美國將火撒在世衛組織身上,宣布將退出該組織?,F在,就連聯合國也批評美國的人權問題,也許有一天美國又會退出聯合國的什么組織吧。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接受采訪時表示,美國政府一直在公開支持與自己同一陣營的各國反對派,并積極支持委內瑞拉、中國香港、伊朗和其他地方的示威者,無論他們有多暴力。她說:

【“通過在國外播撒混亂,他們在國內也收獲了混亂。他們一直以來試圖把這一切嵌入世界意識之中——而現在他們正在自食惡果。”】

土耳其哈切特佩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穆拉特·恩索伊表示,美國總標榜自己是“自由的燈塔”,然而事實并非如此。騷亂和抗疫不力都破壞了美國的國際聲望。

克羅地亞《伊斯特里亞之聲報》主編羅伯特·弗蘭克說,弗洛伊德之死及其后續影響暴露了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雙重標準。非洲裔美國人長期以來一直是警察暴力的受害者,警察隊伍中的施暴者并未受到應有制裁。同時,美國政府仍不斷指控別國侵犯人權,這十分虛偽。

美國駐保加利亞前大使南希·邁艾多尼稱,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的是其他國家,美國外交官會被指示去見該國總統、內閣成員,告訴他們停止使用武力。“現在,我們的外交官卻被要求捍衛美國政府的所作所為,而我認為那些做法確實站不住腳。我們甚至成為被嘲笑和蔑視的對象。”路透社也報道一名美國外交官的不滿說,“我們看起來像是偽君子”。

“現在是時候反思美國的悲劇性失敗了”

“德國之聲”引述波恩大學政治學家和美國問題專家哈克的話稱,美國現在面對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嚴重危機,一方面是美國人面對種族主義現象的絕望情緒,弗洛伊德之死使之加重、使之激化;另一方面則是經濟衰落及內政問題,再加上新冠疫情帶來的無可避免的后果,這些后果使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陷入絕望境地。哈克稱:

【“抗議浪潮告訴人們,義憤填膺的不只是黑人,示威者中也有不少白人,他們也同樣失望,對這個非但不阻止、反而放任警察暴力和種族主義的國家失望;對這個極具挑釁性、卻無政治選項的國家失望。”】

英國《衛報》網站在題為《這將成為轉折點嗎?》的社論中指出:

【】在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超過10萬人死亡的背景下,對美國來說,一個決定性的危險時刻正在逼近。早在弗洛伊德遇害前,對不太富裕的人影響更為嚴重的疫情就殘酷地暴露了美國社會中仍然存在的種族斷層線……這一大流行導致非洲裔美國人死亡率幾乎是白人美國人的三倍。”】

澳大利亞主流媒體《澳大利亞人報》發表文章說,在弗洛伊德遇害前,美國已快要“爆炸”。新冠肺炎疫情下,美國大約4000萬人失業、超過10萬人喪生,這樣的“雙重悲劇”已讓美國變成一個“情緒激動的火種箱”。

美國《華爾街日報》和全國廣播公司6月8日聯合發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80%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正在失控。此前一天,英國路透社和益普索的另一項民調顯示,即便在共和黨人中,只有46%的人認為美國正處于正確軌道上。

現年95歲的美國前總統卡特就“弗洛伊德之死”發表聲明表示:

【“1971年,我在佐治亞州州長就職演講上說,種族歧視的時代已經結束,而近50年后的今天,我滿懷悲痛和失望,還要把這話再重復一遍。”】

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非洲裔總統,奧巴馬是第一位就“弗洛伊德之死”公開發聲的前總統。5月30日,奧巴馬在聲明中悲憤地寫道:

【“因種族而被區別對待是數百萬美國人悲劇性的、痛苦的、憤怒的‘常態’。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在2020年的美國,這是不正常的。”】

前總統小布什直言:“現在是時候反思美國的悲劇性失敗了。”此次悲劇和此前的一系列悲劇都引發這樣一個疑問:我們該如何結束美國社會中的系統性種族主義。他還指出:

【“種族優越感的傳統和習慣曾經幾乎分裂了這個國家,現在也仍然威脅著這個國家。許多人懷疑美國的國家正義是有理由的。黑人的權利一再受到侵犯,但政府卻沒有做出及時、充分的回應。”】

【本文原載《紅旗文稿》2020年第12期,授權察網發布?!?/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華盛頓應該拋棄在人權問題上假裝圣潔的雙重標準” ——世界輿論批評美國暴力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