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斷聯與警告:朝鮮外交主動出擊

如果今后朝鮮以“敵對”方式處理對韓關系,那么在政治、外交、經濟等領域進一步采取措施向韓美進行“朝鮮式極限施壓”就不足為奇了。朝鮮此次主動采取一系列措施,一方面意在迫使韓國采取務實性政策措施,實質性地為朝鮮發展經濟和改善國際環境提供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在警告美國,如果不采取積極的實質性措施回應朝鮮,下一個被“斷聯”進入“冷凍期”的可能就是美國。

一份公報、一系列談話和一聲爆炸

“當日14時50分,隨著轟隆一聲巨響,北南共同聯絡辦事處悲慘地被炸毀了。”6月14日,朝鮮中央通訊社發布消息稱,朝方“繼切斷一切北南通訊聯絡線之后,實施了徹底炸毀開城工業園區北南共同聯絡辦事處的反制措施”。幾天來朝鮮的一系列外交出擊行動至此形成了一個高潮。

事情是從6月9日開始的。當天朝中社發表公報,宣布從6月9日12時起,徹底斷絕并廢除通過朝韓共同聯絡辦事處一直維持的朝韓通訊聯絡線、朝韓軍方之間的東西海通訊聯絡線、朝韓通訊試驗聯絡線、朝鮮勞動黨中央本部大樓和韓國總統府青瓦臺之間的熱線通訊聯絡線。公報指責韓方“貿然觸犯朝鮮最高尊嚴,愚弄全體朝鮮人民的神圣的精神支柱”,并稱“斷聯”是“第一階段行動”,還明確指出朝方已決定“把對南工作全面轉換為對敵工作”。

爆炸、斷聯與警告:朝鮮外交主動出擊

2018年9月14日,朝韓共同聯絡辦事處在朝鮮開城工業園內正式啟動,朝韓官員在啟動儀式上合影。2020年6月14日朝鮮炸毀該辦事處。

三天后,即6月12日,在朝美新加坡首腦會晤兩周年之際,朝鮮外相李善權發表針對美國的談話《我們給美國的答復非常明確》,表示將“進一步加強徹底管控美國長期性軍事威脅的軍事力量”。

同日,朝黨中央統戰部長張錦哲發表針對韓國的談話,表示“北南關系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聲言“對南朝鮮當局來說,從今天起,一分一秒都是讓你們后悔莫及、難熬的時間”。

13日,朝黨中央第一副部長金與正也針對韓國發表談話,指出“現在到了與南朝鮮一刀兩斷的時刻”,“我要把下一步對敵行動的行使權交給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

炸毀北南共同聯絡辦事處后,17日金與正和張錦哲分別再次發表談話,對文在寅和韓國政府繼續發出嚴厲譴責。同時,幾天來朝鮮軍方、外務部、朝中社和《勞動新聞》等媒體和一些人民團體也紛紛發出聲音,譴責韓國政府以縱容“人渣”散布反朝傳單、詆毀朝鮮“最高尊嚴”方式,在半島造成“最惡劣的緊張關系”,聲言“對敵人的滿腔敵愾像活火山一樣燃遍全國工廠和農村、街頭和村莊”,“我們將接連采取報復行動,堅決把膽敢對天指手畫腳的賊群懲罰到底”。

朝鮮的輿論攻勢仍在進行中。這或許意味著朝鮮已經對外交政策進行了重要調整,并開始實施主動出擊。

6月7日,朝鮮勞動黨剛剛召開了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十三次政治局會議。9日上午,朝中社即發布對韓公報;三天后,幾位高層人士對美對韓談話就緊緊跟上。顯然,這是朝鮮最高層經過慎重考慮后做出的重要調整和決策。這再次表明半島局勢復雜多變的特點。

朝韓關系再次進入冷凍期

從這些行動看來,朝鮮對韓對美政策是有所區別的。對韓國的“斷聯”無疑是在施加壓力,而外相談話則是向華盛頓發出警告。這種對韓對美施壓方式可以看作是“朝鮮式極限施壓”,迫使韓美采取某些有利于朝鮮,尤其是朝鮮經濟發展的實質性措施,改善朝鮮面臨的外部環境。自朝韓1971年設立第一條熱線電話至今,朝方曾七次單方面對韓“斷聯”,這已成為朝鮮表達其外交政策信息、尤其是對韓國態度的一種方式。此次再次采取全面“斷聯”措施,無疑是在對文在寅政府制造壓力:韓國若想恢復“聯系”,也許只能通過某種公開方式,讓包括朝鮮在內的全世界都能看到其“積極態度”才能實現。

由此,朝韓兩年前開始的一度較為良好的互動關系告一段落,雙方關系再次進入“冷凍期”。4月15日,文在寅所屬的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在韓國國會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成為1997年韓國實施直接選舉制度以來的首個“超級執政黨”,實質上擁有了較大程度的行使權力的空間,這使外界普遍對文在寅政府實質性地推動朝韓關系并將其提升至一個新階段給予了樂觀的預期。在此背景下,朝鮮對文在寅政府會把2018年以來雙方關系的迅速轉圜推動下去抱有一定的期待,但如果事實與其希望相差太遠,朝鮮對文在寅政府的不滿也就順理成章了。

朝中社公報等明確表示,朝方還將有后續措施。言外之意是,韓國方面如若仍然口惠而實不至,對朝韓關系沒有實質性改善措施,朝方就將陸續出臺后續措施。當前朝鮮面臨著克服自2017年以來因遭受制裁而造成的發展困難的挑戰,如果沒有得到韓方所需要的回應,進一步采取后續措施的可能性不僅存在而且較大。

朝鮮對美國失去戰略耐心

自朝韓雙方發表《板門店宣言》和朝美實現歷史性的板門店會晤之后,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朝鮮在外交上取得了重要突破。但由于聯合國制裁,尤其是美國的單獨制裁沒有任何實質性松動,朝鮮事實上并未實現其利益訴求,未獲得發展經濟所需要的外部空間和有利的國際環境。

朝鮮認為,為重建朝美互信,朝方率先采取了停止核試驗和洲際彈道火箭試射等重大措施,并徹底毀棄核試驗場、送還數十具美軍遺骸、特赦釋放被扣留的美國籍重犯等,但兩年來美國一直沒有做出應有的回應,反而多次進行特朗普曾親口承諾終止的美韓各類聯合軍演、向韓國運進尖端戰爭裝備、對朝鮮實施軍事威脅、多次追加采取單獨制裁措施。朝鮮對美國逐漸失去戰略耐心,可能會再次轉回到甚至進一步強化過去的“以強硬對強硬、以超強硬對超強硬”的路線,以“朝鮮式極限施壓”政策對美國進行反制。

從國內因素看,2019年12月底,朝黨召開七屆五中全會,金正恩在講話中提出在經濟領域開展“正面突破戰”,其核心目標是使經濟發展取得重大成果。但進入2020年后全球經濟因新冠病毒而導致的衰退已基本成為定局,在這種形勢下,朝鮮完成這一任務顯然困難不小。

從國際因素上看,世界各國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克服嚴峻的新冠疫情形勢、重啟生產和恢復經濟增長上,對朝鮮半島的關注程度下降,盡管制裁并未得到緩解,但朝鮮受到的國際壓力卻有明顯降低趨勢。

嚴重的疫情形勢、弗洛伊德事件引起的大規??棺h、股市多次熔斷所標志的經濟持續下滑等多重疊加的巨大壓力,使特朗普政府疲于應對,并將影響到即將到來的大選行情。預計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下半年仍將無暇更多地顧及朝鮮的訴求,這可能成為朝鮮采取進一步措施的動因之一。

美國在國際上的無厘頭“甩鍋”、提升對俄“極限施壓”,也導致美國與中俄關系都處于相對緊張的狀態。而且,盡管新冠疫情形勢嚴峻,美國對俄的“極限施壓”仍在加強,包括繼續在東歐舉行軍演、計劃在波蘭布置武裝力量和戰略性武器裝備,以及計劃中撤出的駐德美軍可能移駐波蘭等。這不僅使美德及美歐之間產生了新的矛盾,更使美俄關系呈現長期性惡化趨勢。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有可能更加靈活地采取對朝鮮的支持措施。

因此,如果將朝中社6月9日的公報視為向外界釋放朝鮮對外政策的某種信息,則可以認為,朝鮮對外政策可能發生了重大調整,至少對韓政策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將雙方關系重新定位為“敵對關系”;而6月12日李善權外相的談話則是對美國的警告,意在打破當前朝美對話僵局。

如果今后朝鮮以“敵對”方式處理對韓關系,那么在政治、外交、經濟等領域進一步采取措施向韓美進行“朝鮮式極限施壓”就不足為奇了。

朝鮮此次主動采取一系列措施,一方面意在迫使韓國采取務實性政策措施,實質性地為朝鮮發展經濟和改善國際環境提供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在警告美國,如果不采取積極的實質性措施回應朝鮮,下一個被“斷聯”進入“冷凍期”的可能就是美國。

【張東明,遼寧大學東北亞研究院院長、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載《世界知識》2020年第13期,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朝鮮外交

原標題:【世界知識】爆炸、斷聯與警告:朝鮮外交主動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