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貴: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是現代西方經濟學第二大致命錯誤

社會是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經濟功能,能夠使1+1>2,大于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社會還能夠創造出經濟智慧,創造出生產技術或技能,從而使經濟發展。社會還具有傳遞性、延續性,從而使技術或技能、工具能夠被后人接續或傳承,還能夠在前人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的經濟智慧(技術或技能)促進經濟發展,通過歷史使社會的經濟功能被擴大。社會的這些又這么大經濟意義說明:經濟是社會的,沒有社會經濟就不能成其為經濟。社會也是經濟的雙刃劍,所有的經濟問題都是由社會產生的。經濟學最為重要的是研究社會,或者說是要對經濟進行社會研究,經濟學研究社會比研究人重要千百倍。馬克思開啟了經濟學的社會研究?,F代經濟學根據理性人對經濟學只研究人,而不研究社會,所研究出來的經濟學根本不配稱為經濟學,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是現代經濟學的第二大致命錯誤。

【本文為作者王金貴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王金貴: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是現代西方經濟學第二大致命錯誤

現代經濟學的第一大致命錯誤是以資源配置為對象?,F代經濟學認為經濟學就是研究資源配置的。而經濟根本或本質的、主要的就是創造資源或財富,資源或財富的創造要比資源配置重要千百倍?,F代經濟學把經濟理解錯了,研究錯了。

現代經濟學的第二大致命錯誤是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本文就研究現代經濟學的第二大致命錯誤。

一、理性人是什么?

理性人又被稱為經濟人,就是指利己之人,理性也就是利己。

進行經濟活動的人,都是具有利己心的,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進行經濟活動的,而不是為了他人的利益進行經濟活動的。

世界上的確是存在著理他行為,比如慈善捐款,不計報酬的幫助他人做一些事情。在我國最典型的利他是雷鋒,毛主席曾經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在社會主義的中國,在毛主席的號召下,中國產生出不少像雷鋒一樣的利他典型,這是社會主義中國所特有的現象。

但是,從經濟學的角度講,進行經濟活動的人,應該說,都是出于利己之心進行經濟活動的,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進行經濟活動的,每一個進行經濟活動的人,都是理性人,都是利己的,經濟學的確是應該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經濟學。

現代經濟學主要是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的,現代經濟學又把理性人稱為經濟學公理,或理性人公理,是現代經濟學最自以為得意的,他們認為,現代經濟學就像數學那樣找到了經濟學的公理。

自然進行經濟活動的人都是具有利己心的,都是理性人,那么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就應該是正確的,現代經濟學把理性人作為經濟學公理研究經濟、經濟學應該是正確的呀,為什么還是現代經濟學的第二大致命錯誤呢?因為經濟是社會的經濟,社會對經濟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經濟不只人的活動,還是社會的活動,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經濟學是不行的,重要的是根據社會研究經濟、經濟學,或者說經濟學不能只研究人,更為重要的是研究社會。

二、馬克思發現經濟是社會的

發現經濟是社會的,是馬克思最為重要的經濟學發現之一。

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開頭,馬克思指出“在社會中進行生產的個人,——因而,這些個人的一定的社會性質的生產,自然是出發點。被斯密和李嘉圖當做出發點的單個的孤立的獵人和漁夫,應當入十八世紀魯濱遜故事的毫無想象力的虛構……”馬克思在下面又說“我們越往前追溯歷史,個人,也就是進行生產的個人,就顯得越不孤立,越從屬于一個更大的整體……人是最名副其實的社會動物,不僅是一種合群的動物,而且是只有在社會中才能獨立的動物……孤立的一個人在社會之外進行生產——這是罕見的事……”

馬克思發現了經濟是社會的。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馬克思指出:“人們在自己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合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大體說來,亞細亞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現代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可以看作是社會經濟形態演進的幾個時代。”②

在這里,馬克思雖然沒有明確指出經濟是社會的,但馬克思指出:人們在自己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生產關系。提到“社會生產”、“生產關系”、“社會的經濟結構”、“社會經濟形態”。

“社會生產”說明生產是社會的,生產是社會的,經濟還能不是社會的。“生產關系”是人們的社會關系,是人們在經濟中結成的關系,沒有社會,沒有社會生產,也就不會有生產關系,馬克思又把生產關系的總和稱為社會的經濟結構,或稱為經濟社會形態,這充分說明馬克思認識到經濟是社會的。馬克思只是沒有明確提出“經濟是社會的”這樣的論斷而已。

三、社會神奇而巨大的經濟功能

下面我們分幾部分闡釋社會所具有的偉大的經濟意義。從而讓我們了解經濟為什么是社會的,為什么人與人要在經濟中結成一定的生產關系。

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以制針為例研究了分工,說明制針分工的效果比不分工的效果的至少是提高了240倍,分工會產生出如此神奇之效果。利用斯密的比較法還可以發現更為神奇的經濟的社會功能。

制針是比較簡單的產品生產,還有復雜的,比如,飛機、輪船、電腦等,如果從自然原料開始進行生產,一個人可能一輩子都生產不出一件復雜的產品,在這里分工與不分工的差別就更大了。

還有更為神奇而奇的。上面所說的只是分工,假如經濟不是社會經濟,是只有一個人的經濟,那么這個人進行生產,就要從制造最原始的工具——石器開始,因為生產工具都是通過社會而生產出來的,并通過社會傳承下去,沒有社會,沒有社會的傳承,人們的生產就只能是從制造石器開始。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天壤之別了。

我們人類今天所創造出的物質財富是極其豐富又極其龐大的,使我們過上那么美好而幸福的生活,假如一個人生活在與世隔絕的荒島上,即使是有現代的生產工具,那么這個人又能生產出怎樣的產品,又能過上怎樣的生活呢?可以想見,社會對經濟的意義是多么巨大。

比爾·蓋茨是由一個大學生成為世界首富的。比爾·蓋茨的確能力非凡,但他有超過我們千倍、萬倍的能力(智慧)嗎?顯然沒有,而他獲得的財富卻是我們的千倍、萬倍,是什么使比爾·蓋茨獲取到超過我們千倍、萬倍的財富呢?是社會加比爾·蓋茨的智慧,實際上是社會使比爾·蓋茨獲取財富的能力被增大了千倍、萬倍,或者說是比爾·蓋茨利用社會、利用社會之力(當然其中包含有比爾·蓋茨利用工人及其對工人的剝削)而獲取到超過我們千倍、萬倍的財富,如果沒有社會,如果比爾·蓋茨離開社會,自己孤立在某一個荒島上,他還能夠獲取到超過我們千倍、萬倍的財富嗎?

社會之力大于相同數量的個人之力之和,也就是使經濟1+1>2,更為重要的是,億萬人的社會之力,會大于億萬個人力之和的千百倍,或者說,社會能使個人能力被增大千百倍,這樣就不是1+1>2了,而可能是1+1>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

經濟之所以社會的,人與人之所以能夠在經濟中結成生產關系或經濟關系就是因為社會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經濟功能,能夠使1+1>2,甚至是1+1>10,只有這樣通過結成經濟關系才會使人們受益,使人們的利益得到提高或增進,人們也才愿意結成經濟關系。

如果不是這樣,而是1+1=2,甚至是1+1<2,人們在經濟中,結成經濟關系是不會使人們的增進或提高的,甚至是使人們的利益受損,這樣人們還會在經濟中結成經濟關系嗎?

社會之力如同魔力一樣神奇。社會對于經濟的意義還遠不止于此,還有更為重要的經濟意義。

四、社會與人類的經濟智慧

經濟是創造財富的,是通過改造自然把不是經濟物品的自然物改造成為經濟物品——生產資料、生活資料的,人類對自然的這種改造,也就是人類所進行的生產,而進行這樣的改造,或進行這樣的生產是需要生產技術的,沒有生產技術,人類是無法進行生產的,是無法通過改造自然生產出為我們人類所需要的經濟物品的,改造自然或進行生產是需要人的智慧與方法的,是需要通過人的智慧創造改造自然或進行生產的生產技術的。人類所生產的產品千千萬萬,而進行生產所需要的技術就不只是千千萬萬,而是千千萬萬的幾倍、十幾倍、或幾十倍。因為每一種產品的生產所需要的技術不只是一個,而是幾個、幾十個、幾百個甚至是成千上萬個。

由此看來,經濟是人類智慧與方法的結晶,沒有人類無數的智慧與方法的結晶,沒有人類的智慧與方法就沒有經濟?,F在的經濟實際上就是凝聚了人類千千萬萬數不清的智慧與方法的。人類進行生產的那些技術,都是人類的智慧與方法,而進行生產的技術是千千萬萬,是數不清的,不僅技術,還有商品交換、分工、市場、貨幣、商業、銀行、公司等,也都是人類智慧與方法的產物。沒有人類的經濟智慧就不會產生出這些經濟事物。

人類智慧產生于社會精英或天才,但社會精英或天才也是通過一定的知識或知識積累而產生出智慧的,沒有足夠的知識或知識積累,社會精英或天才們也產生不出智慧,而知識、知識積累則是通過社會與歷史傳播并傳承的,而人們主要是通過社會的傳播或傳承而獲得知識,積累知識,因此人類智慧產生于社會精英或天才,而源自于社會,沒有社會產生不出人類智慧,更產生不出那么多、那么大的經濟智慧。

經濟智慧,如果只用于個人,也就是由經濟智慧的創造者自己利用自己的經濟智慧,比如一項生產技術,是產生不出多大效果的,而當經濟智慧的創造者把他的經濟智慧推廣開來,被整個社會所應用,那么經濟智慧所產生出來的效果當然是被放大了成千上萬倍。

社會不只是能夠創造出神奇而巨大的經濟功能,使社會之力大于個人之力之和的千百倍,而且社會還會產生出經濟智慧,還會使經濟智慧得以在社會上推廣,使社會的經濟功能更為巨大。

五、經濟的社會與歷史

人類的經濟是社會的,而社會通過生育又是在一代代不斷延續的,在社會的不斷延續中,也就產生出社會的歷史,社會在延續中產生出社會的歷史,而經濟是社會的,隨著社會的延續而產生出社會的歷史,經濟也在其中延續著,也從而產生出經濟的歷史。

經濟的歷史不只是在社會的延續中產生,還在延續中使經濟不斷發展,從而產生出經濟所特有的或獨特的歷史。

經濟不只是社會中簡單的延續的,經濟還具有傳承性。

經濟的傳承性首先是可以使后人接續或傳承前人的技術或技能,社會是具有傳遞功能的,可以由一個人向另一個人傳遞技術或技能,社會的這種傳遞性,可以變為前人向后人傳遞,后人可以接續或傳承前人的技術或技能,這大大減少了后人使用這些技術或技能所而進行的發明創造。發明創造是需要耗費極大的人力、財力與時間的。

其次,經濟的傳承性可以使后人繼承前人所使用的工具,可以使用前人所制造的工具進行生產,不再需要后人在使用工具上再制造工具,或者是減少工具的制造。如果沒有工具的傳承性,后人不能使用前人的工具,那么,后人就要從制造石器開始制造工具。

再次,后人可以在前人的技術或技能的基礎上,進行新的發明創造,創造出新的智慧與方法,創造出新的技術或技能,從而使人類創造財富的技術或技能提高,從而使人類能夠創造出更多、更豐富的物質財富,也使人類的經濟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實際上,歷史是在使社會得以擴展,使社會變大,從而使社會的經濟功能變得更大,更大。

經濟的歷史不只是在技術或技能、工具的接續或傳承上,經濟的歷史還在于使經濟社會發生演變。比如,由最初的自產自銷的自然經濟發展為商品經濟,再發展為市場經濟,市場經濟也在發展演變,由最初的小市場經濟發展為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再發展為現代市場經濟,這還只是經濟的大的社會演變。

在經濟的不斷發展中,經濟社會也發生演變,使經濟越來越社會化,越來越具有社會性,產生出不同的經濟社會,使經濟越來越復雜。

最初的人類經濟只是自產自銷的,像農民自種自吃那樣。后來就產生出商品經濟,人們開始進行商品交換,使經濟具有了一定程度的社會化。而到資本主義經濟時期,生產也社會化了,馬克思就把資本主義生產稱為社會化大生產。再進一步到現在,企業、資本也社會化了,產生出股份總公司,企業、資本不再是個人的,而成為眾多股東的企業、資本,企業、資本都變成社會的了,都社會化了。

顯然,社會對經濟是有著一定的意義的,沒有社會的經濟意義,人類是不會使經濟社會化的,是不會使經濟越來越具有社會性的。

如果尋著歷史向前追溯的話,就會發現,經濟產生于社會,沒有社會,產生不出經濟。經濟還會通過社會傳承,通過社會的進化與演變,使經濟不斷發展,以至于使我們人類今天能夠創造出那么多極其豐富又極其龐大的物質財富,使人類能夠過上今天這樣美好的生活,使人類的生活越來越幸福。沒有社會,我們人類還會像早期人類那樣依靠采摘、狩獵、捕魚生活,這就是社會對經濟的最大意義。

六、社會及其社會之力是經濟的雙刃劍

經濟社會,給我們制造出了神奇,使我們的生活那么美好,也給我們制造出了麻煩,制造出了問題或損害,制造出利益的社會矛盾與對立,經濟中的哪些問題都是由社會造成的,都是社會問題,失業、貧富差別、經濟危機、通貨膨脹、環境污染、假冒偽劣商品等等,都是如此,都是由社會、又經濟社會制造出這些經濟問題的,沒有社會、沒有經濟社會是產生不出這些經濟問題的。

社會在經濟中的兩面性使經濟變得復雜,尤其是現代經濟,經濟的社會性越來越強,產生出的經濟問題越來越多,經濟越來越復雜。

社會不只是會給我們制造出麻煩與危害,社會之力還會像煽動起風暴的蝴蝶效應那樣,制造出經濟或金融風暴,給我們制造出神奇、不可思議的大麻煩、大危害,制造出災難性的經濟問題。

此次次貸危機,產生源只不過是美國的次級房貸,而次級房貸一產生出問題,不僅席卷美國,而且席卷世界,給整個世界都制造出危機。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世界經濟大危機,只是從美國股市的大跌開始的,逐漸演變成為席卷整個世界的世界經濟大危機,使世界經濟大蕭條了10年。還有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人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而股市卻突然神奇般的暴跌,并席卷世界。

盡管社會與社會之力是雙刃劍,但社會與社會之力的正效應還是大大的大于負效應,從而使人類的經濟不斷發展。

七、馬克思開創了經濟學的社會研究

社會是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經濟功能的,能夠使1+1>2,1+1>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社會還能夠創造出經濟智慧,創造出經濟技術或技能,從而使經濟發展,使社會的經濟功能更為巨大;社會還具有傳遞性、延續性,從而使人類的技術或技能、工具能夠被后人接續或傳承,還能夠在前人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的經濟智慧,新的技術或技能,從而有利于經濟發展,社會還會通過歷史使社會的經濟功能被擴大。社會的這些經濟意義疊加在一起,那又會產生出怎樣巨大的經濟意義呢?社會的經濟意義顯然是巨大的,是特別巨大的,是難以想象的巨大。還有就是經濟發展還會使經濟社會發生演變。

社會對經濟又是一把雙刃劍,既能創造出神奇而巨大的經濟功能,又會制造出經濟問題,所有的經濟問題無一不是社會問題,而且還會制造出非常嚴重的經濟問題,給人類制造出災難性的問題。

這一切都說明:經濟是社會的,沒有社會,經濟就不能成其為經濟。研究經濟、經濟學重要的是研究社會,或者說是對經濟、經濟學要進行社會研究。如果不進行社會研究,就不能研究好人類的財富創造,就不能研究人類的經濟智慧(技術或技能),就不能研究經濟的歷史,就不能研究好人類的經濟發展,就不能好好研究經濟中的問題……甚至可以說不進行社會研究的經濟學的就很難被稱為經濟學。

在經濟學上,開創出社會研究的是馬克思。

我們通常認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是研究生產關系的,或者說是研究人與人之間的經濟關系的,或者說是通過生產關系(人與人之間的經濟關系)來研究經濟、經濟學的。實際上也就是馬克思對經濟、經濟學進行的社會研究。

馬克思對經濟的社會研究主要是研究生產關系,通過生產關系的研究而研究經濟中社會矛盾與沖突(社會問題),在對社會矛盾與沖突(經濟問題)的研究上,馬克思又主要研究了階級矛盾與沖突(剝削問題),在對階級矛盾與沖突(剝削問題)的研究上,馬克思又主要是研究了資本主義的階級矛盾與沖突(剝削問題)。當然馬克思也不只是研究生產關系,也研究交換關系,研究了商品經濟與資本主義經濟的交換關系,商品經濟只是商品與商品、或商品與貨幣的交換,資本主義經濟則產生出勞動力商品,產生資本與勞動力的交換。

馬克思的社會研究也不只是研究生產關系與交換關系,研究經濟的社會沖突或社會矛盾,馬克思也對生產力進行社會研究。馬克思有時就把生產力稱為社會生產力,研究了分工、社會化生產、生產方式及其變革。馬克思主要是研究資本主義經濟的,馬克思把資本主義生產稱為社會化大生產。在《資本論》第一卷第四篇《相對剩余價值的生產》中,馬克思詳細而深入的研究了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及其變更,詳細而深入的研究了資本主義的社會化大生產,簡單協作、工廠內部分工、機器大工業。實際上在這里馬克思研究了社會對生產力的意義。

馬克思對生產關系、生產方式、生產力的研究就是經濟學的社會研究,對我們研究經濟學是有著巨大的啟發意義。

在進行社會研究的基礎上,馬克思還對經濟進行了歷史研究,也就是由社會研究演變為歷史研究。從而使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能夠洞穿社會與歷史。這樣的經濟學研究只有馬克思進行過,此前沒有人進行這樣的經濟學研究,此后也沒有人進行這樣的經濟學研究。

八、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是現代經濟學第二大致命錯誤

我們前面的研究說明:研究經濟、經濟學不能只研究人,更為重要的是研究社會,也就是要進行社會研究。對于經濟學來說,研究社會比研究人重要千百倍,經濟學的社會研究比人的研究重要千百倍。

現代經濟學是只研究人的經濟學,是不研究社會的,是不進行社會研究的。在現代經濟學看來,只要經濟人是理性的,是有利己心的,經濟一定就是有效率的,只要是根據經濟人理性研究經濟學就可以了?,F代經濟學又把經濟人理性稱為經濟學公理,認為他們找到了經濟學公理,他們的經濟學是多么正確科學的,是多么得了不起。

依據理性人公理,現代經濟學研究了個人或企業應該做出最大化的利益選擇。在進行經濟活動或經濟行為之前,企業或個人應該進行邊際分析,應該進行利益最大化的計算,從而找到企業或個人的最大化利益,以便按照最大化利益做出行為選擇。在企業或個人的最大化利益選擇的基礎上,市場應該是均衡的,經濟應該是最佳資源配置的,或者是帕累托最優的。

人們或企業是這樣進行經濟活動的嗎,經濟是這樣的嗎?現代經濟學只是按照他們的經濟學公理推想企業或個人的行為選擇應該是什么,應該是什么樣的;只是根據經濟學公理推想市場或經濟應該是什么,應該是什么樣的。而不研究真實的企業或個人的行為選擇是什么,究竟是什么,為什么企業或個人是要進行這樣的行為選擇;不研究市場或經濟是什么,究竟是什么,為什么市場或經濟是這樣的?

現代經濟學的這些經濟學研究當然是不符合實際經濟的,這樣的經濟學研究近乎于胡謅。經濟學家們也認為他們的經濟學不符合實際經濟,就把他們的理論視為是經濟的參照系或經濟學基準。

經濟學家們當然不知道他們對經濟的研究是錯誤的,盡管他們自以為有了經濟學公理,他們的經濟學還能不是正確的嗎?其實,經濟學家們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學,根本不懂如何科學的研究經濟、經濟學。

經濟學家們根本不懂經濟是社會的,根本不懂社會對經濟的巨大意義,根本不懂得社會對經濟的重要性,根本不懂得經濟學的社會研究比經濟學的個人研究重要千百倍。

我們前面的理論闡釋說明:社會要比經濟人理性(利己心)重要千百倍,只有經濟人理性是不行的。動物(魚類、鳥類)也是具有利己心的,他們所獲取的生活資料(食物)也只是供自己用的,而不是供它們(其它動物)用的,也可以說是動物(魚類、鳥類)是具有理性的,但動物(魚類、鳥類)獲取生活資料(食物)的活動是經濟活動嗎,是能夠被稱為經濟的嗎?

因此,只根據理性人公理研究出來的現代經濟學不是真正研究經濟的經濟學,是不配稱為經濟學的。其實缺乏社會研究本身就不配稱其為經濟學的?,F代經濟學只能是錯誤的經濟學。

由此看來,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是現代經濟學的一大致命錯誤。以資源配置為對象研究經濟學是現代經濟學第一大致命錯誤,那么只根據理性人研究經濟學,也就是現代經濟學的第二大致命錯誤。

九、研究中國經濟最需要社會研究

經濟學的社會研究對中國有著更為重要的偉大意義。中國是以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的,是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依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創造出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經濟發展奇跡??恐桓鶕硇匀斯硌芯拷洕鷮W的現代經濟學是根本研究不了中國經濟的。

依據理性人公理,現代經濟學認為只有私有制經濟才是有效率的,公有制經濟根本不會有效率。按照現代經濟學,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早就應該垮臺了,早就應該破產了,然而,中國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盡管是存在著經營管理不善的問題,大多數的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不僅沒有垮臺或破產,反而是搞得還非常好,像中國的高鐵。因此只根據理性人公理研究經濟學的現代經濟學是研究不了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的,要研究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必須是進行社會研究,只有從社會的經濟意義或經濟的社會規律上去尋找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存在且有效率的機理。

馬克思提出社會主義,由社會主義公有制取代資本主義私有制,當然也是通過社會研究所研究出來的理論,比如,馬克思發現資本主義生產的社會化,發現資本主義私有制與社會化大生產之間存在著的矛盾。如果像現代經濟學那樣只根據理性人公理研究經濟學,馬克思同樣是不會得出社會主義公有制取代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理論。

中國的再一個經濟學問題就是中國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一方面是中國是以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的,被現代經濟學認為是不好的經濟,認為中國是不應該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然而,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的卻是中國,在當然是現代經濟學所研究不了、所解釋不了的。且不說中國是以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的,就是中國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本身也是現代經濟學所不能研究的。

同樣是國家,作為經濟人應該都是同樣的,都是同樣有利己心的經濟人,應該說都是一樣的人,中國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當然是不應該的。作為理性經濟人,所有國家的經濟應該都是一樣的,其經濟發展應該是基本上相同的,至少是不應該有那么大的發展速度的差別。

中國之所以能夠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必然是與其他國家有所不同的,必然有優于其他國家或世界的優點,那么中國又是在什么上是優于其他國家的呢,顯然不是在理性人上,而只能是在社會上,或者說是在國家上。如果在社會上、在國家上,中國不能優于其他國家或世界,那么中國也就不能創造出經濟發展奇跡。

中國之所以能夠創造出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經濟發展奇跡,中國必定是在社會上、或國家上是優于其他國家或世界的,至于中國的在社會上、在國家上的優勢是什么,在這里我們就不去研究了,這也不是本文所能研究得了的,本文只能是說,要研究中國的經濟發展奇跡,必須是社會研究。

我們應該是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礎上通過發展創新,來研究中國經濟,來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王金貴,獨立政治經濟學者】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rcrxmb.tw/theory/202006/58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