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文明需要洞察力——為何奧數不是萬能的!

中國整體而言對洞察力的認識是不足的,過于強調了復雜邏輯的力量。中國的評價體系,很多時候是以復雜邏輯程度來論高下的,但這個評價的標準是不全面的。僅以各種競賽而論,肯定是奧數的邏輯最復雜,但不能簡單的以這個復雜否定一切,所有被推向極端的,就是要被妖魔化的!

科技文明需要洞察力——為何奧數不是萬能的!

對于奧數的作用,需要全面的認識,人類探索的能力,是有不同的層面的,本文講對人類能力另外一個層面的需求和孩子的培養。

中國奧數無用論很盛行,背后是學不好奧數的那群人的心理投射效應,奧數背后的邏輯思維培養,對所有人都是有用的。但我們要注意到的還有一個反向的極端也是要不得的,那就是說奧數是萬能的,這個奧數萬能論同樣的要不得的。尤其是在中國的高端科技領域,很多人不缺的是邏輯,卻缺少其他科學研究走向頂峰所必須的其他素質。

對于奧數現在是很容易炸群的話題,分裂的特別厲害。喜歡奧數的,容易一切奧數衡量,然后就是被妖魔化,一些奧數的高級黑,就是把奧數先妖魔化到萬能論,然后不斷的舉例子說明奧數做不到啥啥,然后就變成奧數無用論了。這樣的論證式,是中國自古傳下來的,別看中國是一個講中庸的民族和社會,但要給你妖魔化的時候,就是走兩個極端。因此我們認識科技文明所需要的素質,奧數背后的邏輯分析是極為重要的一面,而且還有很多重要的層面,必須是一個整體全面的看待問題。

這里中國的科學技術與頂峰的差距,除了歷史原因,另外的教育和認識的原因也是不可忽視的。對科學更重要的是發現,對技術則更重要的是原創性質的發明,這個最初始的起點,不是邏輯決定的,邏輯是手段和以后構建在其上的巨大體系,最原始的發現和發明的地位,在中國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在人類科學歷史上,發現的重要性是巨大的,而且很多的重大發現,其實是“民科”性質的人搞出來的。比如電磁感應效應的發現,發現者法拉第只不過讀了兩年的小學。而日本的田中耕一,得到諾貝爾獎之前一直是名不見經傳的小職員,而德布羅意則是一個畢業困難的權貴二代。但他們的發現,成為了人類科學史上耀眼的明星。而對大科學家牛頓,他發現的三大定律、萬有引力定律,比他建立高等數學和微積分的地位要高得多,在其經典物理學發現的光環之下,他創建奠基的高等數學微積分則相對黯淡了許多。

中國的科學界,普遍對于復雜的邏輯體系很重視,對于科學發現不重視,把這些發現都歸結于偶然,對發現問題的人,給予的應有榮譽是不夠的。其實很多現象一直在那里,為何別人不能發現只有被某人發現呢?對袁隆平的科學貢獻的爭論也是一樣,其發現的野外沒有雄蕊的稻子,被認為是偶然,科學的價值沒有給予足夠的評價,所以是院士評選不易。

科學界對發現不重視,那么教育界對孩子發現能力的培養就更不重視了。而發現能力,也就是人類的洞察力,其實是孩子非常重要的能力,能夠洞察到不一樣的事情,能夠長時間的去觀察一個事務,是非常重要的能力,西方對孩子這一項能力的考查是非常重視的,洞察力的培養,才真的是對人素質的培養之一,但中國的素質教育,對此卻是選擇性的失明的。

洞察力的培養和教育,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不容易量化考試,不容易體現在考試的分數里面,需要的是名師給孩子的推薦。其實在西方申請名校,除了權貴名人利益輸送的潛規則,推薦信寫得怎么樣,寫得好不好都很關鍵,有經驗的老師,就知道怎么樣在推薦信當中體現孩子洞察事物的能力。在推薦信當中,能夠把孩子洞察力具體描繪好的,就更容易被錄取。

西方為了培養孩子的洞察力,就特別重視博物學的教育,要帶著孩子抓蟲子看星星,這個觀察是很枯燥的,你去尋找發現小行星,很艱苦的工作,天天看著星空,真的仰望星空了。而抓蟲子,觀察蟲子,或者采集植物標本等等,也是要細致入微,進入到一片森林,入眼的都是綠色,那一個植物特殊,那里有偽裝得很好的蟲子,都需要敏銳的眼睛的。而西方貴族還有的野外生存、狩獵等等,都是需要有敏銳的洞察力訓練的。別看西方那么保護動物,狩獵卻一直是他們的貴族運動。

科技文明需要洞察力——為何奧數不是萬能的!

漂亮的紫斑蝶的蛹

同時西方對孩子的培養,也尤其是對其洞察力培養,對于生物、生態、觀察等非常重視,讓孩子去游歷,去各種博物館等等,這里要說的是著名的羅斯柴爾德,他也是著名的昆蟲學者,有超過幾百種的昆蟲新種是他研究和命名的,而且他還捐助了英國的昆蟲博物館。西方有大量的讀物都是讓孩子玩耍抓蟲子和親近自然的。而現在中國城市的混凝土森林,已經讓孩子像我們小時候的抓蜻蜓粘知了變成是一個奢侈的行為了。

科技文明需要洞察力——為何奧數不是萬能的!

現在流行的雞湯,大量講小時候不好好學的學渣逆襲的故事,其實大家可能忽略的就是這些能夠逆襲的孩子,更多的都是有敏銳的洞察力的,尤其在生物領域更為明顯,因為其邏輯復雜性比不上物理和數學,有太多的新現象需要你敏銳的觀察力。而以后經商做管理,走向其他重要的崗位的,也是洞察力驚人的孩子。

我們還要注意到的問題就是同樣的邏輯很強,很多學得好數學的孩子,未必學得好物理的!就如那一個奧數天才付云皓,結果就是栽在數學系的簡單物理課上。無論你做啥解釋,班主任對你的幫助不足,但以他的邏輯訓練和天才的水平,對數學系非專業物理的要求,學會其中物理的邏輯是沒有問題的,但學會其中物理所需要的邏輯之外的東西,卻可能有差距,不要以為啥事都可以邏輯解決。

物理需要的,邏輯分析是非常重要,但還有一個層面,就是把大千世界怎么樣的邏輯化,怎么樣的形而上到邏輯層面!這個需要是你有足夠的洞察力的,純邏輯是不成的,邏輯解決不了一切。所以物理和數學是不一樣的,科學的基礎,更多的是在物理學,是結合了邏輯之后,怎么解釋和征服自然界的問題。更進一步的就是物理背后的數理方法,成為人類解決各種問題,包括社會問題的有力武器。

邏輯解決的是數學問題,可能計算機的信息計算和算法等也是純邏輯,但計算機領域最著名的大師之一圖靈給出了算法所能夠解決的問題的邊界,他證明了計算機是不能做出來驗證是否會死機的程序的。其實這個也就是告訴你,算法解決的是邏輯問題,解決不了的是發現問題,這個也是人工智能的邊界,尤其是在人工智能大發展,越來越多的邏輯問題可以通過算法來解決的時候,就如復雜的圍棋也可以通過算法來解決的時候,算法解決不了的發現能力——洞察力,會越來越成為人類最重要的能力了。

我們要看到的是同樣的心理投射效應,對學不好奧數的,會認為奧數無用;但很多學得好奧數的,同樣的心理投射,又會過于夸大奧數的作用,對其他重要的因素視而不見,而且經常以奧數的好壞去否定其他人。這里也是數學家和物理學家彼此之間的不同和他們互相揶揄的來源。數學家比物理學家的邏輯能力強,但物理學家對自然的觀察發現能力和總結能力,是數學家搞數學研究不需要,同時他們能力也很短板的。但對兩個都非常重要的人類智慧能力,搞教育走兩個極端的哪一個,都是非常不好的。

奧數中學好的孩子,到大學所面臨的,其實更多是洞察力的挑戰,尤其是要學物理的,從經典物理到現代物理,從原來邏輯嚴密歐幾里得幾何下的經典物理,到出現了非歐幾何的相對論,再到不可確定的量子,到你不容易想象的多維空間,所有這些最后還要回到我們的現實和實驗,對純數學和純邏輯,就是不夠全面的。

奧數好的孩子,物理學未必好,而要奧數好又生物學好的,則一般極少見。因為很多生物的知識,是不講啥邏輯關聯的,需要的就是洞察力,就如西方讓孩子觀察蟲子培養洞察力一樣,要是到了生物學的昆蟲學者,那是要成千種的昆蟲基本特征記住還不算,關鍵是看到這些昆蟲,馬上就可以知道它是哪一類的,這個難度其實比記憶更困難,記得當時講過的笑話,就是某個名校學習植物專業的第一名,到了野外不認得桑樹,他把桑樹的特征都背下來了,照樣不認得桑樹。

對啥是文科學霸,啥是理科學霸,其實認識也是不同的。很多人對文科的學霸就是貝多芬(背多分)的死記硬背,對理科學霸就是題海、刷題和套路。其實文科理科學霸,除了需要邏輯以外,其實洞察力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文科更關鍵。皓首窮經的死記硬背不是學霸,是會多種茴香豆寫法的孔乙己。真正的文科學霸,我一直說是可以在浩瀚的各種文字資料當中,抓住核心要點和細節,而且時間超級快的那種,其實這個也是洞察力的。比如律師搞法律,法律是絕對的純文科,但律師的辯論首先就特別需要嚴密的邏輯分析,更重要的能力,其實還有一個就是在浩瀚資料當中怎么樣提取出有用的信息來建立你邏輯分析的基礎或者反擊別人的邏輯。經常的開庭沒有幾天,上千頁的案卷,你讀不完起碼是背不完,但你要能夠在快速瀏覽當中抓住需要的東西。文科學霸能夠治國當領導的,也是要在各種復雜的現象表面,能夠洞察到后面的關鍵因素,這個才叫政治家,我與很多高級領導交流,他們也特別認可我這樣定義文科學霸,孩子的洞察力就是要從小培養的。

我們還有很多的場合,在談人的情商和智商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的背后,是洞察力和邏輯能力的問題。你的智商概念里面,是否包括洞察力呢?講人有沒有情商,其實是你有沒有洞察力,是否可以洞察到他人和周圍事物的改變。你對周圍毫無洞察,你肯定是沒有情商的。你的邏輯分析能力再好,不能洞察到足夠的信息給你進行邏輯分析,也是沒有用的。而你洞察到了,卻不知道該怎么干,那么你其實是智商不足不是情商不足,同時也是你邏輯分析的能力不足。很多數學好的被當作書呆子,背后就是洞察力不足!

如果你的智商概念定義本身是包括邏輯能力和洞察能力的,那么你的智商高,就不會情商低了,情商與智商,是智商涵蓋的。所以我認為說智商決定還是情商決定其實是在探討的表象問題,更本質的是邏輯分析決定還是洞察力決定。而且二者不是對立關系,是需要二者結合起來才能夠達到最高的效率。成功的人,智商情商都高的才是大概率,也就是邏輯分析能力和洞察力都要好才更有機會。

這里邏輯分析能力和洞察力的不一樣,還可以從游戲當中去看,下棋則是一個復雜的純邏輯的事情,但打牌可不是純邏輯,能夠純邏輯算概率好的,只不過是專業專家高手,而頂尖的大師,更可以從對手的不同舉動當中,對手的反應當中,以及對手的水平習慣當中,洞察到其中的不同,從而取得比純概率更好的成績,這也是大師與專家高手的區別,也是為何中國科技在最頂尖的部分總是差那么一點的區別。

人類的洞察力培養,其實從孩子一出生就是開始了,如果知道好好培養孩子的,就是從小刺激孩子對周圍事務的敏感,給他各種色彩,給他玩具,給他探索玩耍。這個培養比邏輯分析的培養還要早,也確實更重要。對這個問題中國的教育的問題比邏輯教育要少很多,一直優生優育非常重視,唯一的問題就是矯枉過正,在獨生子女一代,過度的關愛刺激,大家對孩子照顧的過好,給的好東西過多,反而讓孩子對周圍的事物不敏感了。

這里還有一個需要注意的問題,是能力的區分度大小問題。一般情況下,人們的邏輯分析問題的能力,經常區分度更大。很多時候競爭是由區分度決定的,奧數的區分度是特別大的,邏輯能力的區分度是很大的,洞察力的區分度相對小或者不容易發現差別,但有些天才的孩子,會有驚人的能力。這里西方人比中國更重視發現那些洞察力驚人的孩子,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帶來科學上的重大發現和技術上的原創。

綜上所述,中國整體而言對洞察力的認識是不足的,過于強調了復雜邏輯的力量。中國的評價體系,很多時候是以復雜邏輯程度來論高下的,但這個評價的標準是不全面的。僅以各種競賽而論,肯定是奧數的邏輯最復雜,但不能簡單的以這個復雜否定一切,所有被推向極端的,就是要被妖魔化的!

【張捷,察網專欄學者,中信改革發展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政法大學客座教授。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拼娃”,作者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科技文明需要洞察力——為何奧數不是萬能的!